四家合註入門 壹
作者:

哈爾瓦・嘉木樣洛周仁波切

譯者:

釋性柏、釋如行等

出版日期:

2016-06-01

書系:

四家合註入門

定價:

420

書籍購買:

Hr

書籍簡介

  • 關於本書

    本書為哈爾瓦‧嘉木樣洛周仁波切於2002年開始講授《菩提道次第廣論四家合註》之講記,由月光國際譯經院漢譯。

    《菩提道次第廣論》(簡稱《廣論》),是一部將佛法三藏十二部的扼要攝集為一,編為學者修習成佛次第的鉅作,被譽為藏傳佛教最重要的論典之一。《廣論》的註解中,最權威者即是《四家合註》。《四家合註》是由格魯派的四位祖師各自針對《廣論》所造的註解。其註解的內容普遍為教界所認可,加上四位祖師的註解形式,同樣都是箋註,並且各有各的側重點,不僅不相妨礙重疊,且能交相輝映、互為補充。這幾個特點的融合,促成後人將此四家彙為一編,以《四家合註》的面貌問世。

    書中以淺顯易懂之白話文呈現,搭配問答、註釋,令學者易於了解、思惟。對於有心參照《四家合註》學習《菩提道次第廣論》之學者,此書為不可多得之經典譯著。全套將依仁波切開示順序依次出版,於2016年7月正式發行第一冊(皈敬頌-講說軌理)。

    完整顯示

  •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哈爾瓦‧嘉木樣洛周仁波切

    哈爾瓦‧嘉木樣洛周仁波切(聯波活佛)1948年出生於青海久治縣。3歲時即被認定為哈爾瓦仁波切的轉世化身。1951年藏曆9月21日剃度,第二天正式在各莫寺舉行坐床儀式。8歲時,仁波切已能非常流利的背誦許多佛教典與法本,以優異成績通過寺院舉行的背經大考。1983年起,仁波切先後擔任中國佛教協會理事、四川省佛教協會常務理事。1987年仁波切參加由班禪大師主持之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的教材編寫工作;同年9月,作為首批學員正式進入佛學院進修,深得班禪大師的賞識與抬愛。期間師從夏日東活佛,完整聞習《菩提道次第廣論四家合註》。2013年,仁波切又從固嘉‧智華加措格西得受拉卜楞寺體系《菩提道次第廣論四家合註》傳承。仁波切以弘揚道次第傳承為己任,經兩次得受《四家合註》傳承之後,即為各莫寺僧眾傳授此珍貴傳承。翌年,又應邀至大覺佛學院傳授《四家合註》,透由仁波切辛勤地弘傳,此傳承得以傳給千餘名僧俗相續之中。

    【關於四家合註】:http://bwsangha.org/news/d/518-07009

    譯者介紹

    釋性柏、釋如行等

    月光國際譯經院,成立於2013年年底。總監真如老師為弘揚清淨傳承教法,匯聚福智僧團中修學五部大論顯乘法要之學僧,參考唐代玄奘大師的譯場,因應現況,制定譯場制度,對藏傳佛典進行全面性的漢譯與校註。

    本書由釋性柏、釋如行擔任主譯及主校譯師。翻譯過程中,先由初稿譯師複聽哈爾瓦‧嘉木樣洛周仁波切當年開示的錄音,逐字譯出;接著由主譯審核、確定譯文;主校譯師則彙整統籌校文與潤文之建議,向主譯提出修改建議。經過反覆校對、潤色,翻譯時所遇疑難之處,皆再次請示仁波切、真如老師,而作最後修訂。

    嚴密為學,窮究義理,祈願立聖教於千古,利有情於萬世。

    【關於月光國際譯經院】:http://bwsangha.org/news/d/523-07012

    完整顯示

  • 目錄

    四家合註簡介 4
    哈爾瓦.嘉木樣洛周仁波切簡介 6
    四家合註入門請法因緣 10
    翻譯及體例說明 20
    前言25
    箋註皈依頌 43
    皈敬頌49
    造者殊勝 91
    法殊勝 159
    講說軌裡 253

    完整顯示

  • 出版序

    四家合註入門請法因緣

    善知識是大寶庫藏,而有幸值遇,人生會突然富足,猶如貧人得至寶,心也彷彿從黑暗走向光明一樣,充滿希望。

    每個人都有此生一定要完成的事,而尋找善知識並追隨學法,那正是我最大的理想。

    我被一種痛苦擊中,那即是生死問題,爲什麼一定要有生老病死?這問題猶如火般的追擊著我。渴望善知識爲我解釋生死的心也變成長長的痛,不知他在哪兒,去何處尋覓。如果沒有這個人爲我解釋生死之結,該何以堪?懷著這樣的痛苦,膽小怯懦的我,也終於敢離開家鄉,踏上尋找善知識之旅。

    到了北京,猶如在滿天星辰中,尋找屬於自己的那顆璀璨之星。想藉著它的光明,在黑暗中也敢前行。一邊尋找善知識,一邊學習淨土念佛法門,一邊拚命地鑽研禪宗,從一切可能中探索著生從何來,死向何去。有一天,一位友人送給我一本《廣論》,那是我此生第一次看到《廣論》。捧讀之際,竟愛不釋手,看了一段時間後,被其中善知識、念死、菩提心等部份深深地觸動,所以就到處詢問有沒有哪位大德講《廣論》,幾經輾轉居然聽說有一位台灣的大德有講,問:「是每句都有講嗎?」答:「是。」聽後立即想得到那套講解的音檔。後來又到處尋找,終於一位法師幫忙借到了這套音檔,打開來迫不及待開始聽,一聽即是常師父的聲音,傾刻間眼淚就流下來了,彷彿一道陽光,照臨心上,獲救的感動瞬間充滿著內心,從此就再也離不開這樣的聲音。

    一個夏日,我和一群信佛並喜歡上早晚課的學生相遇,他們說要去拜見西黃寺的一位活佛,希望我也一起去。他們說不太容易見到,機會非常難得。終於來到了西黃寺,我的眼睛一下子就看到那位,威儀端嚴地捧著長函的經典,戴著眼鏡,慈愛熟悉的笑容。心裡頓時發亮,這場景竟是如此的親切,好像在哪裡見過?我立刻高興極了!就拜下去。說真的!那一刻,覺得眼前這位活佛怎麼那麼像我的親人!仁波切最先傳我的是,黃文殊、皈依發心、還有兜率衆神頌等等,還有金剛薩埵等珍貴傳承。

    有一次請問仁波切:「《廣論》有沒有註釋?藏地的大德有沒有寫註釋?」仁波切說:「道次第的註釋在藏地可多了!好幾百種。」我驚訝說:「居然有這麼多!那有沒有一本翻譯過來呢?」我說:「在各大流通處好像都找不到。」仁波切說:「看起來是沒有人翻譯過。」我說:「我好想好想有一本《廣論》的註釋啊!最著名的是哪幾本註釋?」仁波切說:「《四家合註》很著名。」聽到四家註,心中一震,忽覺千載難逢,不由自主跪下來跟仁波切說:「請您傳給我《四家合註》的講誦傳承吧!」

    仁波切說:「過去班禪大師在1987年創建了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我是第一屆的學僧,當時主要學習的課本就是《四家合註》。我在夏日東仁波切座前,經歷九個月的時間,聽完了《四家合註》的講誦。如果講《四家合註》,我想一方面是傳授傳承,一方面也可以用討論的方式一起學習吧!」從那時候開始,我就期盼著、渴望著,一有機會就跟仁波切啓白。

    後來就跟常師父說起:「跟仁波切一直希求但還沒有得到《四家合註》的傳承。」常師父就非常非常慎重地說:「唉呀!這個傳承非常非常重要,那你一定要求到,要以清淨的動機,不停地祈求,法緣才會成熟。」所以我又繼續祈求,有一天,仁波切打電話來,說他找到時間,可以講《四家合註》,聽了之後,真是欣喜若狂!

    約定好了時間,正好那時,常師父也來到了我身邊,所以白天跟仁波切上四個小時,上午兩小時,下午兩小時,下課後再跟常師父彙報一下我聽到什麼,每次常師父都非常非常開心,常師父說:「我年齡大了,身體又不好,你們有這個福報學習要好好珍惜啊!這傳承從來沒有傳到漢地過,這是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龍天歡喜啊!」並且一直勉勵我說:「你一定要認真地聽,一定要好好地學,善知識難遇,教法難逢,不能辜負仁波切費這麼多心血來爲你講課。」

    也就是在那個時候,仁波切和常師父見面了,非常歡喜,常師父讚美仁波切說:「能在寺院裡有這樣嚴格的規矩,在這個時代很不容易,用清淨的心在傳持教法,又如此重視聞思修,令人感動。」還教誡我說以後要去藏地各處求法的話,不要冒然自己就去,一定要跟隨一位有經驗的善知識去學、去求,一定要去請問仁波切,要多請問。

    那時有得到講誦傳承,但是主要以討論的學習方式。之後因拉卜楞寺果洛・智華格西爲仁波切傳授了《四家合註》講誦傳承,所以仁波切就擁有了拉卜楞寺及嘉瓦仁波切的傳承。又過了一段時間,仁波切也在加拿大的佛學院傳了《四家合註》的講誦傳承,自此很多僧衆也擁有了這珍貴傳承,而我又完整聽了一遍,所以我前後得到兩次《四家合註》傳承。

    討論學習的時候,最開心的是仁波切開許問問題,隨時可舉手提問。又像上學一樣,我是一個會有很多問題要請問的麻煩學生,而仁波切居然能用這種方式來教導我們,真是太開心了!有疑就問,有問有答,仁波切慈悲聽著我的問題,一一解釋。每天上課像在天上飛著一樣歡喜感動,開心自由啊!

    最初決定開始聽傳承的時候,原本想請仁波切用漢文講,但仁波切說還是有翻譯的會比較精準,所以常師父就派鳳山寺一位法師來翻譯。緊鑼密鼓的學習結束後,很想再有時間繼續學,也想說如果能有精力把聽過的部份整理出譯稿,並且出書的話,對自他的利益一定會很大。

    可是不幸降臨,常師父示寂!在可怕的打擊和悲痛中,鳳山寺的法師們開始了五大論學制,長達十多年的學習。在這十年之中,大量的藏文學習、大量的典籍背誦,還有辯論,已經完全沒有餘暇的體力和時間再來整理譯稿。這麼珍貴的法寶,結果沉寂了十多年。

    直到前年,鳳山寺的法師剛一完成了五大論的第一輪學習,隨即開始準備譯稿。花了大量時間重新逐字逐句地聽,逐字逐句地譯,逐字逐句地校。也就是前年同時開始翻譯《四家合註》的原文,所以費了這麼多年的時間,才有機會把《四家合註》的原文,與仁波切的《四家合註》的講稿全部對起來,終於完成了第一本譯註。

    每天每天法師們聚在小小教室(小小桌椅,那是從其他學校退下來不用的桌子和椅子。雖然有些破舊,有些椅子還很小,因爲是給小朋友坐的,但是大家已經很感恩,這就是最初的譯經院啊!)就這樣開始逐字逐句地翻譯,從春日翠柳扶疏到冬日白雪飄飛,一邊譯、一邊學習討論,感動於仁波切的講解深刻入心,有極大的加持力。在此世間能值遇如此謙虛而又深邃的智者,引領著我們趣入教典的密意,何幸之有!思及此珍貴法源,每每淚盈雙眸,不知以何語詮說此心啊!

    生死之痛當你不去覺察,也許還感到些許安全自在,彷彿沒什麼感覺。但一旦覺察,是如此怵目驚心,出離苦輪怎能沒有善知識引導?

    一位引航者,在黑暗中舉著火把走在我前面的人,甚或我知道前行的方向,可眼前的深坑,卻無力穿越。而那總是持著火把,回過頭來伸手相救,大力使我們脫離眼前乃至究竟險境的——即是善知識!我深恩的師長!我永久的皈依處!我將永遠禮敬並矢志追隨的至尊上師們啊!

    完整顯示

  • 詳細資料

    ISBN:9789869325721
    規格:軟精裝 / 440頁 / 19 x 26 cm / 普通級 / 全彩印刷
    出版地:台灣

    完整顯示

  • 內容連載

    前言

    首先必須調整自己的心態。我們接受這個法的意義是什麼?要有一定的皈依、發心,才能成為大乘的佛法。所以聽法之前必須要調整自己的心態,這在《廣論》前面講得很廣泛。一方面,我們必須認識六道輪迴的一切痛苦,而要脫離六道輪迴的痛苦,必須進入佛門修學佛法;另一方面,不僅只為了自己的利益,還要為了他人,甚至一切有情的解脫而來修學佛法。我們今天在這裡一起學習《菩提道次第廣論》的主要意義,就是為了幫助眾生解脫而希望自己成佛。來學習這個法,要用這個心態,這是很重要的。所以我們每次傳法之前,為了等同虛空際的一切如母有情,為了一切眾生,我要成佛,要有這樣的心態,這就是發心。

    發心具備兩種條件。《現觀莊嚴論》裡面講:「發心為利他,欲正等菩提。」發心有兩種意義:其一是為了一切眾生,其二就是要達到成佛的境界。自己達到佛的境界來救度一切眾生,要有這樣的心態。為了實現這樣的目標,我們今天到這裡來學習這個教理。所以這個心理的狀態必須調整好,這是很重要的。聽法的人也好,傳法的人也好,同樣要有這樣的心態。不能用煩惱的心情來接受這個法,至少都要觀察一下自己的內心。觀察一下自己的內心,這是很重要的。

    所以,首先如同在至尊一切智宗喀巴大師的《道次第攝頌》中說:「此暇滿身勝於如意寶,能獲是身亦僅有此次,難得易失如空中閃電,思惟此諸道理即了知,世事猶如簸揚穀糠秕,故應晝夜攝取心要義。」所以不論晝夜,我們應該為了後世義利、為了獲得解脫,以及一切智智的果位而精進努力。

    我們所學習的,即是《菩提道次第廣論》。其著名的解釋及箋註有很多,我們現在主要學習的就是《四家合註》。

    《四家合註》第一家是克主傑的弟弟巴梭‧法幢法王的箋註,他是甘丹寺無等文殊上師宗喀巴大師的第六世法台。

    第二家是卡若‧語王堅穩尊者,如同宗喀巴大師的「宗喀」是地名,「卡若」和前面的「巴梭」都是地名。他的註釋是根據著名的至尊妙音達隆札巴傳下來的講規,達隆札巴是一位大法師,後來第三十五任甘丹赤巴妙音珍寶法增將他的教言記錄下來。實際上是妙音達隆札巴對妙音珍寶法增講述,妙音珍寶法增再傳講下來,語王尊者把它作成筆記,就成為語王尊者的註解,知道了吧?這是三代相傳。實際上不是語王尊者自己註的,而是根據妙音珍寶法增所講的記錄下來;妙音珍寶法增則是根據他自己的上師妙音達隆札巴傳承而來。

    第三家是至尊妙音笑大師,他是果芒學院教材的作者,也是果芒學派的創始人、安多拉卜楞寺的開山祖師。

    第四家是札帝,大寶義成。札帝是地名,我們也稱他札帝格西。

    巴梭法王是第六任甘丹赤巴,語王尊者和第三十五任甘丹赤巴同年代,至尊妙音笑大師則是第五世法王的時代,札帝格西與妙音笑大師時間相近,時代背景大致如此。

    前三家箋註──巴梭法王的箋註、與王尊者的箋註、妙音笑大師的箋註,主要是註解《廣論》下士、中士、上士道;札帝格西的箋註則以「毘缽舍那」為主。四家之中前三家完整地註解《廣論》三士道,再配合第四家「毘缽舍那」的箋註,於是稱為《四家合註》。

    完整顯示

Hr2

有話要討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