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家合註入門 貳
作者:

哈爾瓦・嘉木樣洛周仁波切

譯者:

釋性柏、釋如行

出版日期:

2018-10-15

書系:

四家合註入門

定價:

500

書籍購買:

Hr

書籍簡介

  • 關於本書

    次第深入學習《菩提道次第廣論・四家合註》的最佳指南!

    引領學人結合修持,趣入教典密意

    本書為哈爾瓦.嘉木樣洛周仁波切於2002年開始講授《菩提道次第廣論四家合註》之講記,由月光國際譯經院漢譯。

    宗喀巴大師所造《菩提道次第廣論》(簡稱《廣論》),統攝佛法三藏十二部的心要,引導從凡夫到成佛之間,完整無所缺漏的修行次第,猶如一把鑰匙,能開啟一切佛法寶藏,被譽為藏傳佛教最重要的論典之一。而在眾多《廣論》的註解中,最權威者即是《四家合註》。

    本書以淺顯易懂之白話文呈現,深入淺出,搭配問答、註釋,引領學者隨著仁波切的開示轉動內心,了解行持的下手處。對於有心參照《四家合註》學習《廣論》之學人,為不可多得之經典譯著。全套將依仁波切開示順序陸續出版,已於2016年7月正式發行第一冊〈皈敬頌—講說軌理〉。2018年10月發行第二冊〈親近善士〉。

    內心能出生一切善的根本,全仰賴於善知識。而在親近善知識時,對善知識修習信心是最重要的,這也是成佛之道的命脈。透過善知識的教誨,一點一滴滋潤我們的生命,讓我們了知生命的目標是要究竟離苦得樂,成就無上菩提。

    完整顯示

  • 作者介紹

    作者介紹

    哈爾瓦嘉木樣洛周仁波切

    哈爾瓦‧嘉木樣洛周仁波切(聯波活佛)1948年出生於青海久治縣。

    3歲時即被認定為哈爾瓦仁波切的轉世化身。

    1951年藏曆9月21日剃度,第二天正式在各莫寺舉行坐床儀式。

    8歲時,仁波切已能非常流利的背誦許多佛典與法本,以優異成績通過寺院舉行的背經大考。

    1983年起,仁波切先後擔任中國佛教協會理事、四川省佛教協會常務理事。

    1987年仁波切參加由班禪大師主持之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的教材編寫工作;同年9月,作為首批學員正式進入佛學院進修,深得班禪大師的賞識與抬愛。期間師從夏日東活佛,完整聞習《菩提道次第廣論四家合註》。

    2013年,仁波切又從固嘉‧智華加措格西得受拉卜楞寺體系《菩提道次第廣論四家合註》傳承。

    仁波切以弘揚道次第傳承為己任,經兩次得受《四家合註》傳承之後,即為各莫寺僧眾傳授此珍貴傳承。翌年,又應邀至加拿大大覺佛學院傳授《四家合註》,透由仁波切辛勤地弘傳,此傳承得以傳給千餘名僧俗相續之中。

    譯者介紹

    釋性柏、釋如行

    月光國際譯經院,成立於2013年年底。總監真如老師為弘揚清淨傳承教法,匯聚福智僧團中修學五部大論顯乘法要之學僧,參照古代漢、藏兩地之譯場,因應現況,制定譯場制度,對藏傳佛典進行全面性的漢譯與校註。

    本書由性柏法師、如行法師擔任主譯及主校譯師。翻譯過程中,先由初稿譯師複聽哈爾瓦・嘉木樣洛周仁波切當年開示的錄音,逐字譯出;接著由主譯審核、確定譯文;主校譯師則彙整統籌校文與潤文之建議,向主譯提出修改建議。經過反覆校對、潤色,翻譯時所遇疑難之處,皆再次請示仁波切、真如老師,而作最後修訂。

    嚴密為學,窮究義理,祈願立聖教於千古,利有情於萬世。

    【關於月光國際譯經院】:http://bwsangha.org/news/d/523-07012

    完整顯示

  • 目錄

    四家合註簡介
    哈爾瓦.嘉木樣洛周仁波切簡介
    四家合註入門請法因緣
    翻譯及體例說明
    一、所依善知識之相
    二、能依學者之相
    三、意樂親近軌理
    四、加行親近軌理
    五、依止勝利
    六、未依過患
    七、攝彼等義

    完整顯示

  • 內容試閱

    四家合註入門請法因緣

    善知識是大寶庫藏,而有幸值遇,人生會突然富足,猶如貧人得至寶,心也彷彿從黑暗走向光明一樣,充滿希望。

    每個人都有此生一定要完成的事,而尋找善知識並追隨學法,那正是我最大的理想。

    我被一種痛苦擊中,那即是生死問題,爲什麼一定要有生老病死?這問題猶如火般的追擊著我。渴望善知識爲我解釋生死的心也變成長長的痛,不知他在哪兒,去何處尋覓。如果沒有這個人爲我解釋生死之結,該何以堪?懷著這樣的痛苦,膽小怯懦的我,也終於敢離開家鄉,踏上尋找善知識之旅。

    到了北京,猶如在滿天星辰中,尋找屬於自己的那顆璀璨之星。想藉著它的光明,在黑暗中也敢前行。一邊尋找善知識,一邊學習淨土念佛法門,一邊拚命地鑽研禪宗,從一切可能中探索著生從何來,死向何去。有一天,一位友人送給我一本《廣論》,那是我此生第一次看到《廣論》。捧讀之際,竟愛不釋手,看了一段時間後,被其中善知識、念死、菩提心等部份深深地觸動,所以就到處詢問有沒有哪位大德講《廣論》,幾經輾轉居然聽說有一位台灣的大德有講,問:「是每句都有講嗎?」答:「是。」聽後立即想得到那套講解的音檔。後來又到處尋找,終於一位法師幫忙借到了這套音檔,打開來迫不及待開始聽,一聽即是常師父的聲音,傾刻間眼淚就流下來了,彷彿一道陽光,照臨心上,獲救的感動瞬間充滿著內心,從此就再也離不開這樣的聲音。

    一個夏日,我和一群信佛並喜歡上早晚課的學生相遇,他們說要去拜見西黃寺的一位活佛,希望我也一起去。他們說不太容易見到,機會非常難得。終於來到了西黃寺,我的眼睛一下子就看到那位,威儀端嚴地捧著長函的經典,戴著眼鏡,慈愛熟悉的笑容。心裡頓時發亮,這場景竟是如此的親切,好像在哪裡見過?我立刻高興極了!就拜下去。說真的!那一刻,覺得眼前這位活佛怎麼那麼像我的親人!仁波切最先傳我的是,黃文殊、皈依發心、還有兜率衆神頌等等,還有金剛薩埵等珍貴傳承。

    有一次請問仁波切:「《廣論》有沒有註釋?藏地的大德有沒有寫註釋?」仁波切說:「道次第的註釋在藏地可多了!好幾百種。」我驚訝說:「居然有這麼多!那有沒有一本翻譯過來呢?」我說:「在各大流通處好像都找不到。」仁波切說:「看起來是沒有人翻譯過。」我說:「我好想好想有一本《廣論》的註釋啊!最著名的是哪幾本註釋?」仁波切說:「《四家合註》很著名。」聽到四家註,心中一震,忽覺千載難逢,不由自主跪下來跟仁波切說:「請您傳給我《四家合註》的講誦傳承吧!」

    仁波切說:「過去班禪大師在1987年創建了中國藏語系高級佛學院,我是第一屆的學僧,當時主要學習的課本就是《四家合註》。我在夏日東仁波切座前,經歷九個月的時間,聽完了《四家合註》的講誦。如果講《四家合註》,我想一方面是傳授傳承,一方面也可以用討論的方式一起學習吧!」從那時候開始,我就期盼著、渴望著,一有機會就跟仁波切啓白。

    後來就跟常師父說起:「跟仁波切一直希求但還沒有得到《四家合註》的傳承。」常師父就非常非常慎重地說:「唉呀!這個傳承非常非常重要,那你一定要求到,要以清淨的動機,不停地祈求,法緣才會成熟。」所以我又繼續祈求,有一天,仁波切打電話來,說他找到時間,可以講《四家合註》,聽了之後,真是欣喜若狂!

    約定好了時間,正好那時,常師父也來到了我身邊,所以白天跟仁波切上四個小時,上午兩小時,下午兩小時,下課後再跟常師父彙報一下我聽到什麼,每次常師父都非常非常開心,常師父說:「我年齡大了,身體又不好,你們有這個福報學習要好好珍惜啊!這傳承從來沒有傳到漢地過,這是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龍天歡喜啊!」並且一直勉勵我說:「你一定要認真地聽,一定要好好地學,善知識難遇,教法難逢,不能辜負仁波切費這麼多心血來爲你講課。」

    也就是在那個時候,仁波切和常師父見面了,非常歡喜,常師父讚美仁波切說:「能在寺院裡有這樣嚴格的規矩,在這個時代很不容易,用清淨的心在傳持教法,又如此重視聞思修,令人感動。」還教誡我說以後要去藏地各處求法的話,不要冒然自己就去,一定要跟隨一位有經驗的善知識去學、去求,一定要去請問仁波切,要多請問。

    那時有得到講誦傳承,但是主要以討論的學習方式。之後因拉卜楞寺果洛・智華格西爲仁波切傳授了《四家合註》講誦傳承,所以仁波切就擁有了拉卜楞寺及嘉瓦仁波切的傳承。又過了一段時間,仁波切也在加拿大的佛學院傳了《四家合註》的講誦傳承,自此很多僧衆也擁有了這珍貴傳承,而我又完整聽了一遍,所以我前後得到兩次《四家合註》傳承。

    討論學習的時候,最開心的是仁波切開許問問題,隨時可舉手提問。又像上學一樣,我是一個會有很多問題要請問的麻煩學生,而仁波切居然能用這種方式來教導我們,真是太開心了!有疑就問,有問有答,仁波切慈悲聽著我的問題,一一解釋。每天上課像在天上飛著一樣歡喜感動,開心自由啊!

    最初決定開始聽傳承的時候,原本想請仁波切用漢文講,但仁波切說還是有翻譯的會比較精準,所以常師父就派鳳山寺一位法師來翻譯。緊鑼密鼓的學習結束後,很想再有時間繼續學,也想說如果能有精力把聽過的部份整理出譯稿,並且出書的話,對自他的利益一定會很大。

    可是不幸降臨,常師父示寂!在可怕的打擊和悲痛中,鳳山寺的法師們開始了五大論學制,長達十多年的學習。在這十年之中,大量的藏文學習、大量的典籍背誦,還有辯論,已經完全沒有餘暇的體力和時間再來整理譯稿。這麼珍貴的法寶,結果沉寂了十多年。

    直到前年,鳳山寺的法師剛一完成了五大論的第一輪學習,隨即開始準備譯稿。花了大量時間重新逐字逐句地聽,逐字逐句地譯,逐字逐句地校。也就是前年同時開始翻譯《四家合註》的原文,所以費了這麼多年的時間,才有機會把《四家合註》的原文,與仁波切的《四家合註》的講稿全部對起來,終於完成了第一本譯註。

    每天每天法師們聚在小小教室(小小桌椅,那是從其他學校退下來不用的桌子和椅子。雖然有些破舊,有些椅子還很小,因爲是給小朋友坐的,但是大家已經很感恩,這就是最初的譯經院啊!)就這樣開始逐字逐句地翻譯,從春日翠柳扶疏到冬日白雪飄飛,一邊譯、一邊學習討論,感動於仁波切的講解深刻入心,有極大的加持力。在此世間能值遇如此謙虛而又深邃的智者,引領著我們趣入教典的密意,何幸之有!思及此珍貴法源,每每淚盈雙眸,不知以何語詮說此心啊!

    生死之痛當你不去覺察,也許還感到些許安全自在,彷彿沒什麼感覺。但一旦覺察,是如此怵目驚心,出離苦輪怎能沒有善知識引導?

    一位引航者,在黑暗中舉著火把走在我前面的人,甚或我知道前行的方向,可眼前的深坑,卻無力穿越。而那總是持著火把,回過頭來伸手相救,大力使我們脫離眼前乃至究竟險境的——即是善知識!我深恩的師長!我永久的皈依處!我將永遠禮敬並矢志追隨的至尊上師們啊!

    真如

    完整顯示

  • 詳細資料

    ISBN:9789869325776
    規格:軟精裝 / 360頁 / 19 x 26 cm / 普通級 / 全彩印刷
    出版地:台灣

    完整顯示

Hr2

推薦閱讀文章

有話要討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