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勇士潘春葉:虔心祈求帶來的勇悍力量

心之勇士潘春葉:虔心祈求帶來的勇悍力量

108
Hr

§ 勇士心語 §


在彷彿無盡延伸的痛苦中,我只能透由祈求尋求支撐。當靜下心來堅定地祈求時,總能感受到一股力量,不斷帶來力量與勇氣,讓我能繼續努力。

—潘春葉

「稽首三界尊,皈命十方佛。我今發宏願,持此金剛經……」我跪坐在室內,虔誠地低聲輕念,平緩的聲音在室內滑開,將肅穆的氛圍沖淡。念誦的過程,心中的哀慟開始消逝,我低頭斂目,無暇悲傷,只能專注地祈求,希望將祝福的心意透由經文傳遞至另外一個世界。

身體並不硬朗的父母親已經很久都沒有下床了,長年受糖尿病所苦的母親不良於行,而意外中風的父親則左側癱瘓,再也站不起來。面對家中兩老的病痛,恰好結束一段工作的我決定毅然擔起照顧父母的重擔。

父親88歲大壽時,父母合影。 照片來源:潘春葉。

 

以前的我,不太能體會父母照顧孩子長大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直到年紀漸長,才明白拉拔一家九個小蘿蔔頭成長是一件多麼不易而艱辛的事,因為理解這份辛苦,我更不能在父母需要人照顧時,棄之不顧。我和兄弟姊妹達成共識,不希望讓父母感覺老而無依,於是,一家人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共同擔荷起這個家的擔子。

然而,雖然有家人的協助,自己也早已下定決心,要全心照顧父母,但在完全沒護理知識的情況下,要照護兩位不便行走的老人,依舊帶來艱鉅的挑戰。

相對健康的母親照護起來還不至於太困難,然而面對完全無法動彈的父親,照護,成了一座聳立的大山,怎麼也無法克服。身材嬌小的我光要替他翻身就得耗費九牛二虎之力,靠蠻力想替父親翻身的結果,是自己都滿身大汗了,他卻還沒翻過來,兩人互相折騰,累得不輕。一段時間下來,腰部產生強烈的痛感,我實在擔心父母都未照料好,我就成了另一個病號。

身體的勞累是一回事,更大的困擾卻是來自心裡,既要擔憂照顧不好父母,又因為自己好似被綁在這個家,再無自己的時間而煩惱。有時即使要出去幾個小時,都會因為沒人可以接手照顧父母而作罷。我好像,再也不屬於自己,生命的重心圍繞著兩張病床打轉,無法停歇。

在彷彿無盡延伸的痛苦中,我只能透由祈求尋求支撐,當靜下心來堅定地祈求時,總能感受到一股力量,由內而發,不斷帶來力量與勇氣,讓我能繼續努力。而且祈求時閉上眼,好像能看到佛菩薩就在眼前,他們展現巍峨的背影,像是表率,令人心生嚮往,我想和他們一樣,充滿慈愛的關照身邊的人,能充滿力量地幫助需要協助的人。

除了祈求,我也研讀、聆聽經典,在師父平和的語調中,試圖聆聽生命的解答。透由佛法,我安定了身心,不再如浮萍般惶惶無依,而是找到了能停靠的港灣,在洶湧的痛苦中,堅守自心。

心境平穩的同時,困境也慢慢得到解套。

屏東的民眾醫院針對長照的家人,開設了一個照顧服務員的班級,參加後,本來欠缺的照顧病人的技巧、方法得到補足,更重要的是,我學會在日常照料中,去關注父母心中的痛苦。照顧員疲累,然而生病的人就不累嗎?每位病人都有他的自尊心,他們也因為疾病感到痛苦、無助,這些都是我們不該忽視的。透由課程,我開始學習不只照顧父母的身體,更照顧他們的心靈。

在他們不舒服的時候,我放他們喜歡的讚頌曲,希望透由音樂撫慰心靈,有時和父母一起聆聽日常師父講解廣論的錄音帶,當他們有所不解時,替他們翻譯。在照顧的這個期間,我也因此學習到許多佛法的內涵。

再加上和家人討論過後,我得到更多的支持,想出去時,會有其他家人來支援,沒有人抽得出時間時,我也可以申請政府提供的喘息服務,請看護來照顧。自己不再只能綁在家中,心情也不再沉悶。我終於找到方法去平衡自己的生活與照護父母的日程,也在照護的過程中,學會安定自己的內心,從中感受喜樂。

我照顧父母近十年的時間,重新想來,我是很幸運的,十年的時間,我能有機會24小時陪伴在父母身邊,雖然過程或許辛苦,但很值得,這段日子,至少我不曾有任何遺憾,也從未後悔自己的選擇。

母親緊緊握的父親的手,感情相當深厚。 照片來源:潘春葉。

 

後來母親、父親相繼安然離世。服喪的過程中,全家人除了討論事情,並不太閒聊,大部分的時間,我們都在誦經迴向,願在另一個世界的父母,未來可以有更好的生活,希望他們來世不再受病痛所苦,而能歲月靜好。難過時、思念時,我們都在誦經,或許是因為全副心力都投注在經文中,反而很大程度的減輕了內心的哀傷。

誦經成了一個療癒內心的方法,藉由誦經,我們可以減輕思念親人的痛苦,減少悲傷的同時,更能沉澱自己的心靈,那怕只是一句佛號,都能從中得到慰藉。

「稽首三界尊,皈命十方佛。我今發宏願,持此金剛經……」我展開金剛經,低聲念誦,哀傷不再盤據內心,而是化為溫暖的心意,盤旋而上,直達天聽。

那年父親88歲大壽,子女齊聚一堂慶祝,父親感動落淚的畫面依舊深深烙印在我心。 照片來源:潘春葉。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