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勇士許麗淑:妳以血淚換我今世,而我以心伴妳餘生

心之勇士許麗淑:妳以血淚換我今世,而我以心伴妳餘生

350
Hr

撰文/黃育上

 

§ 勇士心語 §

 

對我而言,媽媽不只是珍貴的福田門,更是無限生命中一起走增上生道的同行助伴,從她身上展現出對師長的信心與皈依心,就是我效學的榜樣。因此,我想對媽媽說:「感恩您讓我盡孝,有您真好!」

─許麗淑

夜晚的聲音是靜止如湖面的,任何細碎的聲響在夜裡迴盪,便會如同水面被一陣風吹皺,波紋向外一圈圈擴大,經過耳朵,搖盪入夢鄉。

「扣咚!」意識還沒從進入夢鄉前的恍惚狀態回復,身體隨即受到這不尋常卻熟悉的聲響刺激而緊繃了起來,是媽媽枴杖的聲音。回想當初媽媽剛搬來和我們住時,也是需要拄著拐杖的。

十幾年前,媽媽重病,家人們焦急地尋求各種管道,甚至是到汐止一間特別靈驗的宮廟求壽,只希望媽媽的身體狀況能有所起色,然而,連神明都不給面子,預告媽媽的命數已盡。

正當一股低迷的氛圍籠罩於整個家族的上空,我想起了這幾年在福智團體學習的經驗。因為進入廣論研討班,依止善知識,對我的生命起了莫大的影響,也讓我了解到,解決問題的辦法,不應只是去向神明祈求,而是要從業果上開始轉變。

於是,我和先生與婆婆討論過後,決定將媽媽接過來住,並帶著她一起進入福智團體學習,慢慢接觸佛法。剛過來的那幾年,奇蹟似的,媽媽的身體狀況大有起色,走路逐漸不用拄著拐杖,還能每天精神抖擻地到團體內擔任義工。

許麗淑跟媽媽一起參加淨灘活動。照片提供:許麗淑
許麗淑跟媽媽一起參加淨灘活動。照片提供:許麗淑

 

直至近幾年,拐杖聲又開始出現,讓我意識到媽媽的身體終究不敵歲月。起初,每當拐杖聲劃破寧靜夜色,我都會起身幫忙,如此一晚反覆數次。後因媽媽總會心裡過意不去,加上每每不小心吵醒身邊的先生,我只好轉為在心裡替媽媽祈求。我必須聽到媽媽的拐杖聲「咚咚咚」一步一步從廁所回到房間,最後床墊陷下、身體的布料與棉被摩擦的聲音沒入黑夜,我才能放心。

然而此時此刻,同樣的拐杖聲,卻讓我有股不好的預感,隨即我起身,走向媽媽的房門,只見媽媽躺在地板上,我的心幾乎涼了一半。

「媽!你有怎麼樣嗎?」我飛步來到媽媽身邊,攙扶著她起身。

「沒事沒事!我才剛剛走下床,沒站穩,就不小心滑下來了,連頭都沒有撞到,妳放心!」媽媽一邊扶著我的手起身,一邊反倒過來安撫我的情緒。

媽媽雖然睡的是雙人床,平常睡覺時,身體卻總習慣靠著床緣睡,如此一來,媽媽下床也會方便一些。但同時也存在著另一種危險,媽媽若不小心翻身翻太過,就容易從床上跌下來,而這也是此次我一進門看見為何媽媽躺在地板上的原因。

此時看見媽媽沒有大礙,我也就放下心來,但說也奇怪,媽媽才剛起身便跌至床下,根本連拐杖都還沒碰到,那我剛剛聽到的拐杖聲是哪裡來的?此刻,我忽然憶起了師長的面容,心中不由得誠摯感謝師長的加持。

2019年,許麗淑跟媽媽到高雄參加憶師恩法會,與師父法照合照。照片提供:許麗淑2019年,許麗淑跟媽媽到高雄參加憶師恩法會,與師父法照合照。照片提供:許麗淑

人活到了一定的歲數,就像洩了氣的皮球,老化的速度飛快,一夜間頭髮如雪染而花白,腳步開始不穩而蹣跚,而身軀的衰敗是外顯可見的,然而內裡的凋亡卻是無法察覺的,因此,面對逐漸年邁的媽媽,除了身體的照護,我特別著眼於「心」的陪伴。

在接過來住的十幾年間,不識字的媽媽,進入了正音班以及廣論研討班學習,逐步浸潤於佛法之中,也多少減緩了她面對自己軀體老化的痛苦,但她的心中仍有些罣礙懸置心口,無法釋懷。

媽媽時常提起她的養父,也便是我的阿公,她始終想不明白,從小家境便十分富裕,為何當她出嫁時,阿公卻半分嫁妝都沒出。為此,我請教了廣論班有著相同經驗的同修後,對媽媽開解到:

「媽媽,妳要想喔,阿公他也很可憐,沒有學佛,而且當時的觀念就是那樣,然後妳看,阿公也是很辛苦的把妳養大的!」

起初媽媽不以為然,仍時常將此事,掛在嘴上嘮叨。但後來想想也是,這件事影響了她一輩子,她心中的陰影早已長成盤根錯節的大樹,想要移除,需要的是時間。於是一次又一次,每當媽媽又提起阿公,我便聽著她訴說,有機會就帶著媽媽對阿公觀功念恩,直到某次我問她,還會怨嘆阿公沒有給她嫁妝嗎?她先是沉默了幾秒後,平靜地回我一句:「不會了。」

103年哥哥意外往生,對於媽媽來說無疑是另一重大打擊,她總是偷偷躲在屋裡的角落流淚,看見媽媽如此痛苦,我的心亦如刀割。對此,我都以無限生命的角度來安撫媽媽:「媽媽,人家師父說,人的心續是不會死的喔,所以哥哥的心沒有死,只是換另一個身體,我們以後一定還會遇到的喔!」

漸漸的,媽媽緊皺的眉頭得以舒展,笑容也重新回到臉上微綻,而且能夠在談到哥哥時,堅定地說道:「我們以後一定會相遇的!」更大的轉變是,隨著了解到無限生命,媽媽不再忌諱談論生死,甚至還會自己與我討論臨終的準備,讓我打從內心感到敬佩與讚嘆。

許麗淑每週都會與先生一起準備有機玉蘭花給媽媽插花供佛。照片提供:許麗淑
許麗淑每週都會與先生一起準備有機玉蘭花給媽媽插花供佛。照片提供:許麗淑

 

《廣論》裡有一句話影響我很深,它提到父母在生死輪迴中如臨懸崖,渴望自己的孩子前來拯救,若此時自己的孩子都不來救了,那還有誰會去救呢?也因此媽媽對我來說,始終是個責任,沉重卻甜蜜,我急切地想要給予她最好的,正如同小時後她不辭辛勞地將我撫養長大。我陪伴著她學習佛法,不僅僅是為了現世安樂,同時也是希望她能夠生起歡喜心,為來世種下增上的善因。

曾經,我也擔心媽媽上了年紀,身體多有病痛,這樣子耗費極大的氣力堅持學習、完成定課,或是參與各種義工,是否會覺得疲累或辛苦?但媽媽卻不這麼覺得,而且總是堅定地說:「師父、老師說的,就要做!」

對我而言,媽媽不只是珍貴的福田門,更是無限生命中一起走增上生道的同行助伴,從她身上展現出對師長的信心與皈依心,就是我效學的榜樣。因此,我想對媽媽說:「感恩您讓我盡孝,有您真好!」

閱讀更多麗淑與媽媽一起學習的動人故事

故事主角許麗淑為尊親獎孝子,並且在2021年5月甫獲頒嘉義市孝行楷模。許麗淑總結孝行,特別要感謝師父、老師及父母的教導,也感謝婆婆李碧英、先生蔡湯鎮,大女兒蔡湯慧、二女兒蔡湯瑩(現已出家,法號 法舵師)、三女兒蔡湯圓(現已出家,法號 法峰師,曾得102年全國孝行獎)、兒子蔡湯寶與妹妹許麗捐,一起護持、傳承孝行精神。願將共業與功德供養予師長,以及福智文化的讀者。

許麗淑一家人到福智教育園區懇親。照片提供:許麗淑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