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勇士楊澐坤:願做你一生寶貝心肝

心之勇士楊澐坤:願做你一生寶貝心肝

733
Hr

撰文/黃育上

 

§ 勇士心語 §

 

那些看似理所當然的存在,都有可能在一夕之間風雲變色,既然家人是我所愛,就應當加倍珍惜與守護。

─楊澐坤

我的名字從護理師的口中喊出,穿過候診間,到達我與母親的耳裡。我看了一眼身旁的母親,她起身,眉頭緊鎖,眼神透露出焦慮與不安,我跟著她,一同循著護理師的聲音來到診間門口。

腦中紛飛的思緒不經讓我出神片刻,直到身後的診間門砰的一聲關閉。原本候診間裡交錯的聲音,在門關上的剎那消失,而我發覺自己心臟跳動的聲音,此時清晰到仿若整個診間都能聽見。

我深吸一口氣,坐到了醫生面前,母親則伴隨於側,她面部的五官似乎更顯得糾結,憂慮之情溢乎眉宇之間。

「經過綜合評估後,弟弟的狀況和條件是符合捐肝資格的,如果弟弟這邊和媽媽討論過後沒問題的話,那我們就馬上安排爸爸的換肝手術!」隨著醫生的話音一落,母親懸在心上的那口氣一解,難得的笑容在她的臉上綻放片刻……

大約是一年前,父親因工作應酬的關係長期飲酒過度,被診斷出肝硬化,連心臟都出了些毛病。自此,父親的身體狀況每況愈下,彷彿比過去又蒼老了數十歲,皮膚因黃疸而呈現蠟黃,面頰凹陷了無生氣,腹部因腹水堆積而脹大,顯得突兀。

自從父親重病後,家中瞬間失去一大經濟支柱,我們家的經濟狀況本來就不太寬裕,再加上照護壓力,更使得整個家庭陷入另一層陰霾。回想當時,我一邊打工幫忙分攤家計,另外在下班或下課後的空閒時間,也到醫院和母親換班,幫忙照顧爸爸。

然而,過了一段時日,父親的狀況不但沒有好轉,甚至經歷了三次肝昏迷,病情十分危急,在鬼門關前走了好幾遭,最終和主治醫生商討後,決定替父親進行肝臟移植手術。母親在第一時間便跳出來,決定要捐肝,但經過詳細的檢查評估,發現她的身體狀況並不適合,而家裡兩個妹妹都還小,尚未符合捐贈的法定資格,因此捐肝救父的重責大任便落到了我身上。

家庭出遊時,澐坤父母親合照。照片提供:楊澐坤家庭出遊時,澐坤父母親合照。照片提供:楊澐坤

醫生的好消息沒有讓母親的喜悅在她臉上停留太久,當她將視線落在我身上時,笑容瞬間收斂,眉頭又再度深鎖。

從醫院回家後,母親默默走到我面前,說想問問我的意見,她一面為了性命垂危的父親焦急,一面又對我要動刀感到心疼與不捨。面對她支支吾吾、錯落不全的問句,我不假思索地,給了她一個無比肯定的回覆:「我決定要捐肝給爸爸。」

每每被他人問到為什麼會決定捐肝給父親,或是是否曾心生猶豫,害怕身體的病苦等等,其實想來當下並沒有思考那麼多,就是一個簡單的念頭:「我希望讓爸爸的身體趕快好起來,我希望可以緩解媽媽身上的壓力與重擔,我不要讓這個家庭支離破碎!」

楊澐坤捐肝給父親所留下的手術疤痕。照片提供:楊澐坤楊澐坤捐肝給父親所留下的手術疤痕。照片提供:楊澐坤

之後,移植手術的過程十分順利,將近三分之二的肝臟從我身上取出,並植入父親體內。一部分的我在他的身體裡重生,為他帶來新生,亦如當年我的降生,是父親賜予了我健全的生命。一晃十幾年,透過捐肝,我們重新定義了彼此的連結。

術後幾天,我感受到強烈的反胃感,幾乎快把整個胃都吐出來,但吃了藥,休息數日後,便逐漸恢復了元氣。父親的復原狀況也十分良好,他那大腹便便的肚子變小了,臉色也變得紅潤有光澤,除了必須終生服用抗排斥藥物外,他的身體機能運作已逐步恢復正常。

住院的過程中,醫院特地將我和父親安排在同一間病房,不只省去媽媽到處跑的麻煩,也讓原本枯燥乏味的療養,有了一些火花。在這段期間,父親時常和我聊未來人生的打算,以及做人處事的道理,也許是因為大病一場而有所體悟,我能聽到他話語裡的真切,好似想在短時間內將畢生經驗傳遞給我。

面對父親的熱絡,起先我反而顯得不知所措。父親因為工作的關係,經常早出晚歸,也只有放假時才能與他見上幾面,所以很少有這種長時間相處的機會,更遑論彼此交心。但是對我來說,能夠這樣子與父親深入交流,是非常值得欣喜的一件事。

這段期間,我時常走到父親的病床前,聽著他叨叨絮絮,並嘗試一字一句回覆他的熱情。我從話語揣測他走過的大半人生,一次次,我們又往彼此的心裡更加靠近。

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每次父親談到關於我們的家時,顯露出的神情與情緒。或喜悅、或愧疚、或擔憂,因為父親的真情流露,我才知道原來從過去到現在,乃至對於未來,父親始終將家中的每一個人掛在心上。

經歷了這次的捐肝,讓我真切地感受到家人的重要性,尤其是當主治醫生在術後跟我說到,若是我再晚一步捐肝,父親可能早已不在人世時,也使我更加確信當初的決定是無比正確的。那些看似理所當然的存在,都有可能在一夕之間風雲變色,既然家人是我所愛,就應當加倍珍惜與守護。

去年,經師長鼓勵報名,我有幸能榮獲福智文教基金會所頒發的尊親獎,但我想,得不得獎始終不是我在意的點,我唯一所求的,便是家人們一生的平安。

故事主角楊澐坤為尊親獎孝子,並獲得台北市政府所頒之感謝狀。

採訪後記:
側面觀察,澐坤在個人情感表達上較為內斂,訪談中談及與父親之間的互動時,澐坤的話語也略顯含蓄、平淡。然而,捐肝的選擇,似乎便足以看見澐坤對於家人深切的情感,他當時並沒有考慮自身可能承受的痛苦,一心只為了父親的健康著想,以及對於母親獨自承擔家計的不捨。

一切情深化作行動,勝過千言萬語,這是特別讓我感動的地方。透過澐坤的故事,也讓我回過頭來思考,自己與父親,或是和其他人的互動中,那些微小卻值得細細品嚐與珍惜的情感交流時刻。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