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勇士蔡建華:從菸酒傍身到佛法常隨

心之勇士蔡建華:從菸酒傍身到佛法常隨

1908
Hr

 

§ 勇士心語 §

 

因為有師長、有《廣論》,還有身邊的一群同行善友,讓我的生命有了依靠,更找到前進的目標。縱使生死、病苦如此寒冷,但是有了師、法、友的光明能量,讓我不再害怕心靈的苦楚,也不再擔憂眾多外在的困境。我相信,這就是幸福的起點,而且每一個人都能夠擁有!

─蔡建華

許是因為年紀大了,近幾年,身體開始出現一些問題,也為此進出手術房好幾次。第一次被推進去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就像一頭待宰的豬,身體被固定在病床上,只能將生命交付給他人。那種什麼都無法掌握的恐懼,無比深刻。

若是以前的我,應該會慌亂到不知所措,但是因為學習了《廣論》,我懂得在手術前做前行、手術後迴向,更會時常誦念佛號,這讓我在面對手術時,不至於被恐懼主宰,依然能夠記得提持正念……。

──

我的父親是名老兵,母親是漁村姑娘,加我共有四個孩子,一家六口的生活本就不富裕,加上兄姊全盲,為此我從小就要協助父母照料兄姊,還受到村鄰的排擠、欺負。這樣的成長環境,讓我的內心早早出現一個聲音:「我要賺大錢,我要有權力和影響力!」

我對於只有讀書才能出人頭地的說法十分不以為然,所以早早就開始尋覓各種機會,增加各色能力。因為明白自己的性格,所以我從五專時期,就開始投入主持、授課、演講的工作,外向與能言善道的特質讓我在當時累積了一些成就,十分意氣風發。

蔡建華主持經驗豐富,圖為主持2017年世大運柔道賽。照片提供:蔡建華蔡建華主持經驗豐富,圖為主持2017年世大運柔道賽。照片提供:蔡建華

但我並不因此而滿足,為了博得更高的地位,決定北上到台北打拚,輾轉在各行各業間,我從百貨公司做到唱片公司,再從唱片公司轉到企業的棒球隊,無論在什麼產業,都能夠順利爬到高位。然而儘管賺足了錢財與人脈,幸福卻並未因此到來。

每當我的事業如日中天時,往往便會因為一些「意外」而驟然結束──比如因為公司貪汙而決定離開,或是經歷老闆被槍殺導致公司倒閉等等──這些意外都讓我一再經歷爬至頂峰再跌落谷底的痛苦;轉而投入慈善公益事業,又經歷許多至親好友的離世,幾乎每年都要面對。不斷出現的無常,讓我漸漸不知道人生該何去何從。

直到遇見《廣論》,才讓我找到生命的宗旨。

剛開始接觸《廣論》,真的就像是捧著一本有字天書,每個字都看得懂,湊成一段話,卻一句也不理解。那時無論是我自己,或是廣論研討班的班長,都不覺得我能夠堅持學習,但每當要放棄時,心裡就會莫名升起《廣論》裡有生命答案的念頭,這支持著我繼續上課,結果就這麼學到現在、全勤未斷。

《廣論》的學習,對我來說就像經歷一場震撼教育,讓我從懵懂無知中走出來,去迎向生命的真實。其中影響我至深的,便是「離苦得樂」的概念,記得師父(編按:日常老和尚)在宣講《廣論》時提到,一切有情都有離苦得樂的趨向性,而且是真的可以走上徹底離苦得樂的那一天,更有機會鍛鍊出一顆廣大的心,乘載更多有情的離苦得樂。

這個概念深深地打進我的心裡,因為一直以來,我都在找讓自己離苦得樂的方法,也總是期望能夠讓深愛的家人快樂,甚至可以將快樂帶給更多的人。《廣論》指引了我,讓我明白該如何達到這樣的目標。

第一次穿上黃背心。照片提供:蔡建華
第一次穿上黃背心。照片提供:蔡建華

 

最先改變的是長年以來抽菸、喝酒的習慣。記得某一次課程的休息時間,我在外面抽著菸,不知怎地,卻在盯著手上那根還剩一半的菸時,想到它帶給自己與身邊親友的負面影響,更想不到為什麼還要繼續抽它的理由,於是就把它扔掉了。從此,我再也沒碰過一根菸,連喝酒的習慣也一併拔除。

這樣的改變連自己也無比驚訝,原來一個人的轉念可以這麼快,這麼徹底,這是上《廣論》前從來沒有過的體會。而且戒掉這些壞習慣之後,我發現家人也非常的開心,讓我真切地體會到《廣論》中說的:在利他之前,要先改變自己;唯有改變自己,才能影響他人。

此外,因為有機緣參與「念佛共修班」的學習,也讓我看見了佛法提供不同應機者離苦得樂法門的力量。在這個班級中,我們會跟著法師學習如何正確使用法器、了解各種法會中儀軌作法的差別、不同偈誦的唱誦方式等等。但是最重要的,是在這些過程中,不斷地增長至誠皈投禮敬三寶的心。

這個班級中,長者居多,病者也有,「送走」的人更不少。曾經有同修在往生前幾個月,仍依然堅持背著呼吸器來上課,他在生命旅途的最後這段時間,表現出來的精進、歡喜,還有不被死亡無常所佈畏的勇悍,真實地彰顯出佛法改變人心的功德。

因為有師長、有《廣論》,還有身邊的一群同行善友,讓我的生命有了依靠,更找到前進的目標。縱使生死、病苦如此寒冷,但是有了師、法、友的光明能量,讓我不再害怕心靈的苦楚,也不再擔憂眾多外在的困境。我相信,這就是幸福的起點,而且每一個人都能夠擁有!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