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勇士廖春昭:利益他人,收穫純淨的快樂

心之勇士廖春昭:利益他人,收穫純淨的快樂

2458
Hr

 

§ 勇士心語 §

 

以前我只知道服務他人是快樂的,卻說不出為什麼,也不知道怎麼做才是真正對別人有益的;在學佛後,我才明白快樂來自於善業,而要有效地助人與造善,更要注意動機是否清淨,不是為了一己之私或名利而做。

─廖春昭

三十多歲的我,便已經過著在外人眼中,令人羨慕不已的生活:長輩都十分善待我、兒子健康地成長著、富裕的夫家看似從不缺乏物質、婚後我開了自己的美術補習班,也相當順利。那時我們常掛在嘴邊的,不外乎是這個禮拜要去哪吃大餐、下個禮拜要去哪玩、今年又要到哪個國家旅行……好像生活什麼都有了、什麼都不缺,但是,我並不快樂。

某日,趁著補習班沒開課的空檔,我獨自坐在偌大的房子裡,環視著我身邊的一切,一邊回顧著我的人生。我思索著:是在何時開始,我不再無憂無慮,反而臉上掛不住一絲笑容,快樂好像從身邊流失了,纏著我的只有苦澀,心中彷彿有一顆石頭壓著,怎麼也挪不開。

哪怕是做著自己擅長的工作,卻感覺都是為了生計而庸庸碌碌;即使工作上小有成就,賺到的錢讓我們不愁吃喝玩樂,也絲毫沒感到喜悅。每個禮拜我都很努力地思考,為什麼我丟失了快樂的能力?

我想起了小時候在農村的生活。那時候不比現在,吃好穿好、還能時常出國,但那時候的我,每天都很快樂。我經常會到爺爺打理的廟裡做義工;因為資源匱乏,鄰里間總是互助合作。那份守望相助的情感是那麼的溫暖,即使沒有豐厚的獎勵,甚至連一句稱讚也不曾有,卻依然讓我感到十分充實和滿足。

這段回憶讓我像是看到了一道指路的曙光:或許當我像小時候一樣為他人服務,我就能如幼時那般容易滿足和喜悅。於是當看到鄰近的小學正在招募義工時,我便報了名,每天清晨去幫忙指揮交通。看著小朋友們帶著笑容、安全無虞地進到學校,我的內心也跟著快樂了起來,也因為忙著服務他人,當下比較不會盯著自己痛苦的點看,壓在心頭的那塊大石也似乎因此而減輕。

擔任小學義工幫忙指揮交通。照片提供:廖春昭
擔任小學義工幫忙指揮交通。照片提供:廖春昭

 

只是每當面對生活中各種大大小小的境界,原先以為已經放下的苦受,又會如長浪般不斷襲來,讓我覺得自己就像苦海中的一艘的小舟,隨時可能被浪覆沒。正當無能為力之時,或許是想到小時候到廟裡做義工的往事,也或許是冥冥之中有所牽引,我決定尋找佛法的依託,後來在一位朋友的邀請下,我開始學習《廣論》。

《廣論》裡邊立刻幫助到我的理路之一,便是「業果」。在還沒開始學習《廣論》之前,我雖然相信惡有惡報、善有善報,也會以此提醒自己,避免做壞事,要多做善事,但是並未了解過背後更深刻、細緻的道理。隨著學習的深入,我才知道:原來生命中種種的煩惱與過患,是無限生命中造下的惡業所感得的結果,而且我們的每一言、每一行,乃至於當下的每一個念頭,都在造業,如果沒有學習去思惟觀察、提起正知正念,只會陷入惡性循環。

當我依循師長及《廣論》的教授,開始練習調整看事情的角度時,我才發現自己的心經常偏離,落入負面的迷途中。現在因為學習到佛菩薩對事情的思路與看法,讓我獲得了前進的指標,可以不斷地調整正確的方向,漸漸地,我發覺自己的脾氣居然變好了,心也變得沉穩,不再像以往一樣經常掉入情緒的陰霾中。

廖春昭(後排右二)參與慈心義工。照片提供:廖春昭
廖春昭(後排右二)參與慈心義工。照片提供:廖春昭

 

生命的真實改變,讓我對師長與教法的信心越發堅定,也因為一個深刻的緣起,使我決志投入團體的慈心事業中。有一次,我帶著患癌的母親到南部休養,在一天的清晨,我們到溪邊去運動,走著走著,一股難聞刺鼻的農藥味鋪天蓋地地湧來。我感到很奇怪:「怎麼一大早就有人在噴農藥?」媽媽說,那是前一天傍晚噴的。我覺得相當震驚,心中馬上浮起了一個想法:這些農藥殘留一整個晚上都散不去,這樣還得了?

這讓我體會到師父決定推展慈心的重要,於是在慈心招募義工的時候,我第一時間便去了報名。那時慈心才剛起步,許多資材都很匱乏,連宣傳的海報都只有一張,好多人想借東西,從大老遠跑來好幾次,卻多半空手而回。我心想著,大家都是為推動師父的理念而奮鬥,我不能讓他們的發心被消磨,於是我便將辦公室變成了畫室,每天舞弄著畫筆製作海報。儘管花了很多時間、也花了很多心力,但只要想到不論從多遠前來的人,都能順利拿到海報,我便覺得,這些付出都是值得的。

此外,在法人事業的歷事練心,也讓我的心被磨地更加圓融。起初加入時,總習慣依照過往的經驗埋頭做事,卻經常受挫、碰壁;透過反覆聽聞師父的開示,我才逐漸了解到其中的宗旨,必定是安立在教法的發展與眾生的福祉上,沒有一定是自己要做什麼,而是如同師父說的:「哪裡欠缺什麼我就做什麼。

推廣關愛教育。照片提供:廖春昭
推廣關愛教育。照片提供:廖春昭

 

以前我只知道服務他人是快樂的,卻說不出為什麼,也不知道怎麼做才是真正對別人有益的;在學佛後,我才明白快樂來自於善業,而要有效地助人與造善,更要注意動機是否清淨,不是為了一己之私或名利而做。

現在的我不僅過地快樂而知足,更能在做義工、為人奉獻的事業裡修利他心,皆是緣於師長功德,內心彌足感恩!

採訪後記:
廖春昭早期投入於慈心義工,後來決定全心投注法人事業時,服務於福智文教基金會,主要致力於推廣關愛教育,希望能將真如老師利益眾生的智慧,傳遞到大家的心中。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