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亮心靈之光,黑暗中不畏前行──福智心光廣論班

點亮心靈之光,黑暗中不畏前行──福智心光廣論班

866
Hr

有一群人,餘生都要在黑暗中摸索前進。

但他們心中仍然有光,是善念和向佛的心,牽引著黑暗中的人找到彼此,當存在心中的微光凝聚起來,會逐漸形成一股巨大的力量,帶領他們重新找到生命的價值。

最初點燃心光廣論班(以下簡稱心光班)火種的,是二十多年前圓根燈會上日常師父對蘇建銘說的一番話:「如果你願意,我希望你能去帶盲人研討《廣論》。後半輩子你可能都會為此而忙,但臨終回望人生,你會覺得很有意義與價值,此生沒有白過!」

蘇建銘心有感應,雖然不明甚解,仍然嘗試去推廣《廣論》,卻都是事倍功半。且作為後天失明的視障者,蘇建銘讀《廣論》的同時,也還在學習如何獨立生活,於是他將師父的話銘記在內心深處,多年來無論是在學佛還是人生方面,持續精進自己的能力,累積善緣。

在這段期間,蘇建銘開設過一般性的研討班,遇到視障朋友,也鼓勵他們加入研討班學習《廣論》,直到林淵博想為視障者製作《廣論》點字書,與其班長游經緯找蘇建銘討論,就在這一刻,長年的因緣水到渠成,蘇建銘連結起多年前應許師父的承諾,起心動念,眾人紛紛響應,歷經半年的籌備,福智的視障廣論班──心光一班於2015年底正式成立。

當年師父在蘇建銘心中播下的那顆火種,終於煥發耀眼的光芒。

心光班大家庭到向日農場參訪。照片提供:心光班
心光班大家庭到向日農場參訪。照片提供:心光班

 

做視障朋友的引領者,走上學佛的階梯

心光班的成立,最重要的就是兩個部分,一是學員,一是義工。

曾考慮過以辦福友會的形式,匯聚有心接觸佛法的視障朋友們,但蘇建銘和其太太曾美雲等心光班幹部開會討論後,還是決意開辦廣論班。除了實現蘇建銘對師父的承諾外,主要因為他們能夠同理視障者研讀佛法會遭遇的難處,《廣論》是學佛者的階梯,而心光班要做的就是引領視障朋友們走上這座階梯。

抱持著幫助需要的人為目的,心光班的第一步,是先找出現有廣論班中視力不好的學員,以及有志做義工的學員,幹部們一一聯繫,了解學員的需求,許多願意護持這個班的義工們也加入了進來,彷彿一點一滴的星光從四面八方匯集起來,「凝聚眾人心力的那份歡喜,是很難忘記的。」幹部曾美雲說。

心光班的學員及義工彼此間緊密相互扶持。圖為平時上課畫面。照片提供:心光班
心光班的學員及義工彼此間緊密相互扶持。圖為平時上課畫面。照片提供:心光班

 

透過普查台北地區所有廣論班的行動,也找到了擁有各項專才的義工,有從事視障教育巡迴輔導的老師,有擔任過廣論班班長的義工,也有教授盲用電腦的人才,眾多資源逐一串連,心光班也開始向外擴散開班訊息,招收更多的視障學員。

很多人慕名台灣視障界唯一盲人醫師蘇建銘,心光班報名熱烈,剛開班便有六十多人報名,因學員報名動機差異大,幹部們便設計以「幸福八堂課」為入門,配合口述影片等等教案,傳遞佛法。然而仍無法滿足所有學員,部分學員參加心光班其實是為了了解蘇建銘的生命故事,「你如何學會定向行動?你怎麼能夠獨立生活?你如何調適中途失明?」比起研讀《廣論》,視障朋友更關心這個問題,「如果你無法自主,你有什麼說服力去推《廣論》?」蘇建銘一點都不介意,他還主動打電話給退班的學員,只為了滿足學員聽其人生故事的要求,「『先以欲鉤牽,後令入佛智』,師父是這樣教的,《廣論》裡也是這麼說。」

同理與陪伴,布施歡喜

當時在社福機構向日葵慈善協會工作的曾美雲,開班前即特地開辦專業的義工培訓課程,並且邀請師大特殊教育系張千惠教授、新北市社會局身心障礙科科長徐綺櫻科長等專業師資,為義工進行培訓。從前義工是憑著一腔的熱情與善心協助視障者,但心光班卻從引導動作、口述影像內容、社福政策等層面,讓義工學會如何幫助視障朋友,並做個案管理,深入關懷學員。

師大張千惠教授教導義工們如何協助視障者。照片提供:心光班
師大張千惠教授(持麥克風者)與兩位助教于宜宸老師(中間左)、林鈴祝老師(中間右),教導義工們如何協助視障者。照片提供:心光班

 

心光班不只有學員,而是有多少學員,就幾乎有多少義工,因緣雖然將這些人聚在一起,造業卻決定了一切,不是一個願幫,一個願受,便能相處和樂,兩全其美。

人與人之間互動了解並不容易,況且大部分的義工都是明眼人,要怎麼和不同性格、來自不同領域的學員互動,是相當大的挑戰。學員們因為看不見,心思較為敏感,義工一個動作,學員便會猜測:這裡是不是不歡迎我?要求多了,會不會嫌棄我是個麻煩?

曾美雲花費了很多心思引導義工,甚至帶著義工到學員家中訪問,藉由觀察視障朋友的日常生活,和深入的聊天,使得義工更能同理學員的所求和所需,同時也希望將學員的家人納入關懷對象,一起走出生命的光彩。「能夠立即體會佛法的人還是少數,而義工團隊的關懷能夠使學員們卸下心防,建立安全感。」曾美雲說。

至學員家中訪問及關懷。照片提供:心光班
至學員家中訪問及關懷。照片提供:心光班

 

從電話互動,到交通接送,以至上課期間,全程都有義工在旁協助,並細微到學員的部分生理需求、吃喝冷熱,都會在適當時候伸出援手,如此細心的關照,學員由衷地感動,自然對心光班有了歸屬感。

這是義工的體貼,也是義工的福報,但過多的付出,同樣也會造成負擔,心光班幹部備課之餘,常會收到義工的問題,不論是課程上還是生活上,總會有一些無法解決的困難,蘇建銘和曾美雲都會勸義工要放下,「布施和學佛都一樣,是長遠的志業,要量力而為,才能保持著歡喜心。」

用心傾聽是最好的學習方法

心光班上課最困難的地方,就是如何把視覺化為聽覺。「雖然學員看不見,但他們的心思單純,反而更能夠專注。」這也是蘇建銘自身的體會,2004年蘇建銘到印度請法,尊者擁抱了他,對他說:「一般人雖然看得見,但可能不是增長智慧而是增長煩惱;你雖然看不見,但煩惱可能會比較少。至於我自己是增長智慧還是增長煩惱,我自己也不知道,哈哈。」蘇建銘也是這樣告訴學員的,「用心傾聽,學習轉煩惱為智慧的方法。」

心光班會先將上課的教材提供給學員,文字檔、音檔、點字書一個不少,為了照顧到同時上課的義工,也會準備圖書和簡報。上課時,班長會先進行觀功念恩、善行點滴,再背書,帶大家念誦科判,聆聽師父音檔,也依課程設立題問,鼓勵學員思考及發言。進度雖然較淨智組規劃的課程還要慢了些,卻在這樣的過程中,建立了學員學佛的信心。

學員上課摸讀《廣論》點字書。照片提供:心光班
學員上課摸讀《廣論》點字書。照片提供:心光班

 

課程中不斷鼓勵學員勇敢發言,不僅能讓班上所有人了解彼此,增進情感,也能找出學員的專才,在心光班的聚會和活動中,分配工作,讓學員都有展現的機會,慢慢在班上找到自己的價值。

心光班更投入大量人力,完成《廣論》點字書的校對,一校就花了整整兩年,主要負責的徐百香,是啟明圖書館的點字員,由一個明眼人逐字朗讀,徐百香或是其他協助的視障學員進行點字版的製作與校對,為了統一格式,頁數行數和標點符號皆嚴格規範,以符合明眼《廣論》書的頁數與行數,方便明盲同步學習。前後共有二十多名的視障學員和明眼義工參與,自2015年至2019年,才算大功告成。

此外,針對其他《廣論》學習參考用書,舉凡《廣論》手抄稿、《四家合註》雙經典等,心光班也用心對文字檔進行編排,如此學員在使用電腦語音報讀軟體或聽書機報讀文字檔時,便能聽清楚文字段落,也可以辨別字詞與字義,有助於閱讀理解。

點亮心靈之光,煥發生命光彩

蘇建銘學《廣論》,知道最重要的就是淨罪集資,他從不因自己是視障者,就為自己設下了許多限制,多年以來嘗試了許多從事義工的方式,也以自己的專長,幫助了許多人。

開始帶領心光班後,他同樣勉勵學員們累積資糧,「心光讚頌團」、「心光按摩小站」以及「心光樂團」,便在幹部和學員的共同討論下應運而生,除了按摩小站的固定據點,學員們也走入大型法會營隊,擔任醫療保健組的按摩義工。

2019年,心光班參與「苗栗月稱光明寺—温馨傳月情」活動,為鄉民提供按摩服務,以及表演讚頌。照片提供:心光班

2019年,心光班參與「苗栗月稱光明寺—温馨傳月情」活動,為鄉民提供按摩服務,以及表演讚頌。照片提供:心光班
2019年,心光班參與「苗栗月稱光明寺—温馨傳月情」活動,為鄉民提供按摩服務,以及表演讚頌。照片提供:心光班

 

早期心光班曾到護理之家、日照中心、失智據點等作音樂演出及按摩服務長者,近年,心光班更組織團隊走進校園,以音樂演出生命故事,以及生命教育的分享,讓年輕學子學會如何與視障者互動,實際讓學生們模擬若是看不見了,該如何行動?藉此傳遞正向的人生觀,也期許孩子們能夠更珍惜現時所有。

「這才是學《廣論》的真諦,不只是從文字上佛法而已,學《廣論》一定要有資糧,如果可以幫助到別人、服務法師,那不是更好嗎?」曾美雲說,而為眾人的善心,找到了一個實踐的方式,就算只是一點小小的付出,都是一份善業。

「其實護持心光班,對我來說,是一種學習的過程。」心光一班成立一年多,曾美雲便開辦了心光二班,並親自擔任二班的班長。先是心光一班,而後是讚頌團,再到心光二班,及按摩小站,幾乎都只間隔半年的時間,主要仰賴師長的加持,以及眾人的發心、眾志成城,才在這樣短的時間內,達成了這樣的成果,但所有的事也不是一步到位的,而是所有人相互扶持,一步步往前邁進。

心光班克服諸多困難,在2018年踏上P島請法。照片提供:心光班
心光班克服諸多困難,在2018年踏上P島請法。照片提供:心光班

 

在2018年,心光班學員與義工一行十餘人,更是飛往P島請法,除了現場供養讚頌外,也發願生生世世追隨師父、老師,學弘宗喀巴大師清淨圓滿正法。在老師與法師的攝護之下,心光班也請得後續學制的法寶文字檔,學習順緣開敞。

曾美雲就覺得,當年雖是蘇建銘承諾了師父要帶心光班,但師父所說「後半輩子你可能都會為此而忙,但臨終回望人生,你會覺得很有價值,此生沒有白過!」的那番話,彷彿也在跟她說似的,不只是她,還有為心光班付出的所有人,都在這一路上,拓展了生命的格局。

心光班從無到有,需要一群人不斷地磨合調整,這一份屬於視障朋友的法人事業,每個人都走出了自己的生命光彩。未來心光班更將建立完整的視障者學制,學法的路上還很漫長,唯有齊聚眾人的力量,才能走得又遠又穩。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