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點燈光,匯聚燈海──關於福智「監獄廣論班」

點點燈光,匯聚燈海──關於福智「監獄廣論班」

2497
Hr

楔子

法律人,一群以維繫社會安定、伸張社會公義為己任的法律專業人士。

犯罪者,往往被視為社會秩序與法律的破壞者。

在福智團體,有一群法律人,從對立的兩端,跨越界線,用佛陀的智慧,走向另一端;以佛法的實踐,一步步靠近犯罪者。用慈悲化解對立,用智慧提升心靈。

2017 年秋,第一屆「法律人請法團」赴 PEI 請法,在與真如老師會面時,法律人們提出許多如何在工作與佛法實踐結合的問題。法律人的困擾多源於學佛之後,佛法的精神與原本價值觀產生衝突,不知如何調整。其中一個真實的案例來自於一位服務於新北市地檢署的觀護人。

所謂觀護人,主要工作是定期訪視假釋出獄的受刑人,了解受刑人假釋後的狀況並回報檢察官,觀護人具有撤銷受刑人假釋的權限。這一位觀護人,學佛之後發現自己面對抉擇是否撤銷假釋時,內心經常出現兩難的糾結:「再給一次機會」還是「撤銷假釋」?然而殘酷的真實是,受刑人假釋後很快再犯案,給予幾次機會,對方卻屢次重蹈覆轍。如何在這個境界中實踐佛法的慈悲與關愛,這位觀護人內心產生強烈的困惑與掙扎。

諸如此類的問題,在此次請法時,呈現在真如老師面前。真如老師思索後下了一個決定:啟動福智「監獄廣論班」(以下簡稱監廣班)推動計畫,指示性承法師擔任關顧法師,這便是監廣班成立的緣起。

2017年台灣法律人P島請法團。照片提供:監獄廣論班
2017年台灣法律人P島請法團。照片提供:監獄廣論班

 

師長的用心

法律系畢業的性承法師,從未料想 2017 年的秋天,帶領著法律人會見老師後,自己成為了監廣班的關顧法師。當時真如老師連問了四次:「你同不同意,你答不答應,你到底有沒有答應我……」性承法師回過神來才發現真如老師問的是自己。面對師長殷切的詢問,性承法師忐忑地承擔起這項尚不知如何開展的任務。

回憶這段過程,性承法師的體會是,真如老師洞悉他慣有的思惟,因此希望幫助他突破,練習關心這些處於社會邊緣的受刑人。性承法師說:「我本身的個性就不是太熱心助人,加上學習法律,過去我的很多想法跟大多數法律人一樣,都覺得犯罪了就應該要依法處置,罪犯必須跟大眾隔離開來,從未主動想過關懷受刑人。」性承法師強調,這是老師對我的期許,希望我能突破不想關心別人、只關心自己想關心的人的習性;去關心這群受刑人,就是要我練習關心師長所關心的一切有情。

關懷受刑人有很多方式,為什麼非得成立監廣班呢?真如老師的想法是,從法律人和犯罪者的身分來看,彼此是對立的兩方,但若能在這看似衝突的兩端之間找到突破點,那麼對於對立的兩方而言,便有機會去平衡價值觀所帶來的衝擊。從這個角度會發現,真如老師關注的是如何對他們的無限生命產生饒益,冀盼從根本上去轉化受刑人的生命狀態,經過學習讓他們改變造惡的習性,一來解決現世被監禁呈現出生命無依無靠、失去熱情的狀態,二來在他們無限生命中也能藉此因緣,種下善的種子。

與此同時,讓法師與志工走入監獄啟動生命教育的學習,久而久之可以減輕一線法律人的壓力,也可以引導法律人參與,讓他們用另一種視角看到自身工作的價值。

啟動監廣班的關鍵

監廣班成立後,第一步該如何走?「老實說,一開始我真的不知道……」性承法師坦言。在學習路上一直與性承法師相濡以沫、互相扶持的性特法師,提出了幾個關鍵性建議,並幫助性承法師擘劃推動方案。

其中最核心的,就是《廣論》中所說的:「隨作何事,有何所須,皆當供養啟白三寶。

推動監廣班任務的過程困難重重,法師們也曾數次現起想要放棄的念頭,有好幾次,由於即時向老師啟白困難後,老師親自對法師們說:「感謝您們,持續關心他們!」一句話,讓法師們又重燃起勇氣與心力繼續為監廣班的推動拼命。

再者,性特法師跟性承法師說:「法師,假使我們可以再邀請更多僧團法師加入,讓僧團的業力投入,這樣會有很多『活菩薩一起加持』。」於是兩位法師回台之後,便向如淨和尚及僧團執事法師們說明真如老師開辦監廣班的心願,許多法師在了解老師的心願後,陸續響應加入推動計畫。

此外,也擴大尋找廣論研討班中具有相關背景的同學加入,請他們協助引薦法務和監獄相關人脈,並邀請他們共同投入這項計畫。性特法師想,走入監獄、關懷受刑人,對福智團體來說是一個全新的計畫,團體過往從未有任何相關經驗,為減少未來推動阻力,同時在展開計畫前,先理解獄所的生態和現況,擁有公職、具影響力且有實務經驗的同學加入,將有助於計畫的推動和開展。

性特法師的建議,非常關鍵地串連起福智團體僧俗二眾共同承接師志的因緣。

依眾靠眾的力量

第一位自告奮勇加入的是如昱法師。如昱法師在家時曾為遠洋船員,在一次遠洋作業時,誤入他國國境,連船帶人被他國軍艦扣押、身陷囹圄。在聽完性承、性特兩位法師說明真如老師的心願後,如昱法師想到自己過往的經歷,馬上表明十分樂意一起投入,他強調,被關在監獄裡,內心是十分焦灼的,假使內心能夠有一個真實依靠的信仰,那麼對受刑人的生命一定有很大的幫助。

和性承法師一樣,出家前同屬法律人的還有宏一法師和性勳法師。宏一法師在家時曾任台中地檢署檢察官,他在學習《廣論》之後,決意捨俗出家;性勳法師曾擔任過法官助理而且律師高考及格,兩位法師聽了真如老師的心願後,內心深受震撼,義不容辭地投入推動監廣班計畫的行列。另外還有淨超法師、性服法師、性讓法師等多位法師加入監獄關懷的隊伍,這些來自僧團的大力支持,無疑是監廣班推動的堅實後盾。

此外,透過廣論研討班的管道,性特、性承兩位法師,成功邀請到現任法務部秘書處處長許啟義。在聽完真如老師開辦監廣班的開示後,許啟義感動又歡喜,立即向兩位法師表示,長久以來,他最大的心願就是,有朝一日可以將讓自己受益良多的《廣論》,帶到受刑人面前。當下滿心歡喜地表示願意共同投入推動。

許啟義的加入,無疑為福智監廣班跨出重要的第一步。許啟義成功引薦許多法務和監獄體系的人脈,讓監廣班有機會接觸到監所典獄長,促成後續讀書會、廣論班的開辦。

與受刑人面對面

2018 年,長期在屏東監獄經營關懷屏監太鼓班受刑人的楊韶如,在她的促成下,如昱、性承、性特、宏一四位法師前往屏監進行關懷。這是福智僧團法師第一次進入監獄,意義重大。性承法師回憶說:「出發前一夜,我緊張到幾乎徹夜未眠,不知道明日走進監所會是何種景況。」

2018年法師到屏東監獄讀書會進行關懷。照片提供:監獄廣論班
2018年法師到屏東監獄讀書會進行關懷。照片提供:監獄廣論班

 

當天在如昱法師的帶領下,四位法師和關懷志工們,在監所人員引導下,走過監獄的十三道森嚴鐵門,來到太鼓班的課堂上。受刑人們滿懷雀躍,認真地表演了太鼓迎接法師們。演出結束後,進入法師分組關懷環節,在這裡,性承法師聽到了一個令他為之動容的故事。

一位受刑人跟法師啟白,他犯傷害殺人罪,被判入監服刑,但他一心想要逃亡,逃跑之前他回到老家跟母親、大哥辭行。他的老母親勸他:「兒子啊!如果你這次真的逃了,這輩子我們可能都看不到了,所以你還是去服刑,進去後好好表現,以後還有申請假釋的機會,等到那一天我們全家就可以團圓了。」

在母親和大哥的鼓勵下,這位受刑人入監服刑,他的母親非常關心這個兒子,每周從台北搭火車到南部探望他,幾年來從未間斷,在家人持續關懷之下,這位受刑人也表現得很好。兩三年後,有一天受刑人發現這次前來探望他的是舅舅,他急問母親是否安好。當時舅舅回答他:「哎呀!你不要想太多,你媽媽今天早上出門身體不舒服,請我過來看你,你好好過日子。」

但持續四周都是舅舅前來探監,他察覺有異,於是在舅舅第四次來會面時,他乞求舅舅告訴他真相。後來得知早在一個月前,這位同學的母親,從台北搭車前往南部跟他會面途中,因車禍往生了。往生前,母親交代舅舅,無論如何每周都要代替她到南部探望在獄中的兒子。聽到母親往生的消息,往生前還惦念著自己,他不禁嚎啕大哭了起來。

料理完母親的後事之後,變成他的大哥每月固定來探監。因為大哥的探望與關懷,讓這位受刑人,慢慢地從喪母之痛中走出來。人世無常,豈料大哥某次在工地工作時不慎發生意外,從鷹架直接摔落下來,鋼釘直穿腹部,在嚥下最後一口氣時,交代趕往醫院的舅舅,留下希望舅舅繼續照顧小弟的遺言。短短五年間,連續喪失愛他的母親和大哥,這位受刑人幾乎崩潰了,他問:「法師,為什麼我的命運如此悲慘?最愛我的媽媽跟大哥都往生了,我該怎麼辦?」

性承法師說,聽著這位受刑人的故事,內心的緊張感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深刻想去關懷他的念頭,真如老師的教授也浮現眼前,於是他便對這位受刑人說:「當你思念你的家人時,請誦《心經》迴向給他們。」受刑人聽完之後,紅著眼眶跟法師說,他還有一位爸爸,在他很小的時候便跟媽媽離婚了,希求法師幫他爸爸回向,他說:他希望爸爸身體硬朗、長命百歲,可以活到他出獄的那一天。

這位受刑人的故事,深深觸動性承法師,讓他感受到,在他面前的已然不是一位十惡不赦之人,而是一位孝子,這些受刑人和你我一樣,也有著對家人的牽掛與不捨,對父母兄長滿滿的感恩。

如昱法師(手持麥克風者)每月一次至屏監讀書會上課。照片提供:監獄廣論班
如昱法師(手持麥克風者)每月一次至屏監讀書會上課。照片提供:監獄廣論班

 

這次入監與受刑人面對面後,法師們更加深入關顧。如昱法師發願要為這些受刑人安排長期的、以佛法分享為主的課程,每個月開車到屏東監獄,對太鼓班同學解說《俞淨意公遇灶神記》,課後親自批改受刑人的學習周記,逐一反饋同學們的心得,回覆問題,從無疲厭。

從屏東監獄開始,法師們的足跡遍及雲林、台東等各地監所,特別是 2019 年,如昱法師和淨超法師受邀前往台東東成技能訓練所宗教家庭日活動,為受刑人及其家屬開示佛法,更廣泛地關懷了受刑人和其家親眷屬。

以《希望新生》叩門

推廣初期,福智監廣班最大的挑戰是,相較於其他機構,福智算是監所教化工作的「新手」,起步較晚,因此各監所幾乎都有既定的課程,要重新安排福智的課程,必須要讓監所人員了解福智的理念。

「如何在最短時間讓各監所認識福智團體,理解福智能為受刑人帶來什麼?」法師們思考到以「贈書」作為叩門磚,但是對於是否能夠順利推展充滿擔憂,於是在 2019 年 2 月,藉著真如老師來到台灣的機緣,法師們將監廣班推動的總結供養給真如老師,並準備了九百多本老師的法語書《希望新生》,祈請老師加持。

真如老師當時在書前很殷重地發願:「願這些書能真實地利益到他們,撫慰他們的心,帶給他們希望!」跟隨著老師的誓願,監廣班團隊開始贈送《希望新生》給全台五十一個監所的典獄長和受刑人,藉此機會介紹團體和老師,讓典獄長多認識福智;透過贈書的因緣,希求典獄長,給予入監開辦讀書會、導讀《希望新生》的機會。

最直接讓典獄長認識福智的方式,莫過於師長的言教,唯有監獄管理者覺得受用,蘊含佛法內涵的智慧法語才有機會進入獄中,到受刑人面前。用這個方式跟典獄長結下法緣,即便當下無法順利開辦讀書會或廣論班,但也可能成為未來順利開班的助緣。

2019年監獄廣論班到高雄監獄贈書。照片提供:監獄廣論班
2019年監獄廣論班到高雄監獄贈書。照片提供:監獄廣論班

 

《心之勇士》點亮心燈

開啟監廣班之初,真如老師便指示,接引受刑人們學習佛法,必須循序漸進地引導,最終希望他們都可以學習到《菩提道次第廣論》,為宗喀巴大師清淨圓滿教法所攝受。

有了之前贈送《希望新生》法語書的成功經驗,2019 年真如老師的第二本法語書《心之勇士》出版後,這兩本法語書成為福智團體接引受刑人的「核心教材」。性承法師說:「真如老師寫《心之勇士》時,有感於世界上愈來愈多人深受憂鬱症所苦,而憂鬱症在台灣六萬三千多名受刑人中,罹患者眾多,受刑人陷入憂鬱症,因此自殺的案件層出不窮。老師的這兩本法語書,用簡短的文字,將深廣的佛法內涵巧妙置入其中,並連結轉化到生活之中。尤其是《心之勇士》,這一本法語書,對於很多受刑人來說,恰似點亮他們內心黑暗的一盞燭光,讓他們看到光明和希望。」

2019 年第一批九百多本《希望新生》送入監獄,2020 年 5 月第二批八千本《心之勇士》監獄贈書成功圓滿達成,福智監廣班的推動持續著,愈來愈多福智人,隨分隨力響應這個計畫,從 2017 年秋正式啟動,截至今日,福智團體在全台各地監所,已成立了十八個讀書會與五個廣論班。

2020 年 5 月台中監獄為了彌補新冠肺炎疫情所帶來的課程停滯,特別邀請福智團體錄製廣播節目。為此,法師們祈請真如老師為廣播節目命名,節目名稱《希望新生》旋即楷定下來。目前《希望新生》廣播節目已完成十多集錄製,廣播節目已啟動,未來可以因此受益的受刑人人數勢必倍增。原本一堂三十人的實體課程,現在將擴及到整個監獄的五千多人,關懷受眾多達數百倍之眾,實在非常振奮人心。

從一開始的忐忑不安,到如今四處奔走、全心投入,性承法師走在師長期待的道路上,沿途雖不盡是坦途,但卻收穫諸多良善風景。「老師讓我接下這個任務,是要幫助我看見那些看似黑壓壓的、沒有任何希望的受刑人們,即便他們的人生遭逢陷落,但他們的內心仍舊可以擁有希望。」

點點燈光,匯聚燈海

真如老師說:「善業就是我們生命中的光明啊!哪怕是一點點,既能照己,又能照人,亦可暖心。更何況,那點點燈光,光光相映,即成燈海。燈海所在,還會有黑暗嗎?

福智監廣班,在真如老師的悲心策動下,從最初的幾位法師,到現在的法律人團隊;從法律人們的糾結和不安,發展出彼此相互支援,進而擴展,成為造就更多人生命福祉的一項行動。

當我們內心那盞燈被點亮,一盞一盞的燈慢慢就都亮了;而這一片亮起來的時候,就沒有黑暗了。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