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心我心-趙秋陽

【師心我心】趙秋陽:全宇宙最幸福的人

12240
Hr

「師父是把我們每一個弟子都放在他心上,只要是面對到師父的眼光,那全宇宙的關愛都在你身上,所以我有了師父,我就是那全宇宙最幸福的人!」

問起趙秋陽與師父(編按:日常老和尚)相處的點點滴滴,趙秋陽直呼真的講不完,但每一次與師父的互動中,感受到唯一不變的就是師父珍視一切有情的那顆心,「師父真的是將我們都視為心中的獨一愛子,時時刻刻地呵護著!」

趙秋陽值遇師父的因緣要從1990年2月說起。當年,師父因弘傳《廣論》,在台中清水蓮社為學校老師開示《廣論》的「業決定理」內涵,趙秋陽應同學之邀一起去參加,領受師父親自發予的《廣論》課本,自此開啟了跟隨師父學法的日子。

趙秋陽回憶,師父早期經常到各地廣論研討班開示,關心大家的學習狀況,提醒大家要好好學習《廣論》、建立生命的正知見。有一次師父來上課時,趙秋陽因為感冒、身體不適,忍不住在上課時咳嗽。原先趙秋陽心想自己是無名小卒,師父一定不認識她,沒想到課後師父竟關心她說:「趙秋陽,你感冒了!要好好照顧自己。」這讓她大為驚訝,也觀察到師父利益每一個弟子的心,真的是對境任運現起

有段時間,趙秋陽常去鳳山寺整理錄音帶,那時師父也會常來關心義工。某一天,師父要和全體僧眾拍大合照,大家都興高采烈地準備照相,唯獨趙秋陽內心悵然、準備離開,因為她心想自己不是鳳山寺的常住眾,應該無法一起合照

沒想到,師父竟然請法師來告訴趙秋陽,可以跟僧眾一起拍照!直接圓滿了她想成為師父所攝受大家庭中的一份子的心願。在趙秋陽眼中,師父就如同慈父一般,細膩地呵護著她的心,如此讓人感動的行誼與恩德,讓她永遠銘記於心。

此外,過往每到中秋節、除夕過年等家人團聚的日子,師父都會特別關顧在法人的單身全職學員。讓趙秋陽記憶深刻的是,當時師父布達可以報名去寺院一同過節的標準,就是「以趙秋陽為例」,著實讓她受寵若驚,也因此那時已無家人的趙秋陽,每年都是跟著師父、僧團過節。這份關愛,真實地溫暖了她寂苦的心

趙秋陽深切地感受到,師父的慈悲與智慧就如宇宙般廣闊無際,只要我們願意打開自心向師父,浩瀚的光明便能灑進你我的心。如是不可思議之深恩,讓趙秋陽堅定地發願:「生生世世,緊隨至尊恩師學弘宗喀巴大師聖教!

師父(著僧服者)與趙秋陽(右下扶眼鏡者)。照片提供:趙秋陽
師父(著僧服者)與趙秋陽(右下扶眼鏡者)。照片提供:趙秋陽

趙秋陽

  • 廣論母班:園區13宗05班
  • 1990年,師父在清水台中港佛教蓮社舉辦的教師營開示《廣論》,趙秋陽應同學之邀一起去參加,開啟跟師父學法的因緣
  • 1991年,參加台北大安路研討班,同年皈依法會時正式皈依師父
  • 早期喜歡跟隨著師父,到各地聽師父開示,後被師父當面教誡:「不要只是跟著,你要去幫忙推廣研討班。」因此發願承擔,曾協助台北金山南路郵局、仁愛路電信局、新北、桃園、宜蘭、花蓮等成立廣論研討班
  • 1992年,獲得師父給予的學習機會,住進早期台北復興南路的弘法中心,承擔各項行政義工
  • 現已退休,居於湖山退居寮持續學習。
  • 印象最深刻的一句師父開示:「我把你們看成大師,我向你們祈求,我很清楚一件事情,離開師沒有法,同樣的用這個法,離開友沒有法,大家只會尊重師長,不會尊重同行,逆緣的增上老師沒辦法給我們的,只有周圍的同學,如果這個你排拒了以後,你沒用上法,那請問在這個情況下,你看見的師,看見的佛,真的嗎?是我們騙我們自己而已,所以我想,我能真正的體驗,我都供養給你們。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