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允中:永恆的追隨與陪伴

【師心我心】王允中:永恆的追隨與陪伴

12296
Hr

王允中與師父(編按:日常法師)相遇之時,正是他對人生感覺迷茫無助之際,當時的他幾乎完全找不到可以求助傾訴的對象。

剛好,學習佛法的弟弟邀請王允中一起前往參加一場法會,也就是在那一天,他第一次聽到日常法師的開示。原本考慮退休後再跟著兩位弟弟學佛的王允中,在那一天聽到師父開示「增上生道」時,長久以來令他感到困頓的疑惑和痛苦,瞬間獲得釋放,就好像在一片黑暗中看見曙光。

「來上廣論班吧!所有的問題都會獲得解決的。」王允中在心中默默許下心願:「我要將自己歸零,變成一張白紙,讓師父的教授如畫筆般,在我這張紙上悠遊揮灑」,沒想到,這個心願一晃眼就是近三十年。

學習《廣論》時日漸久,王允中感受自己的覺察力和以往不同了。既欣喜自己成為一位善於觀察自心的佛弟子,但卻也因經常自我反省,導致發現諸多過失而把自己壓得喘不過氣。尤其當他覺察到自己對母親的態度與口氣,常常是不耐煩的,這般不孝的行為,令他實在無法接受。

為此王允中內心充滿自責,得知師父當時正在大覺蓮社,便鼓起勇氣去電詢問師父:「弟子心裡面有些很難過的地方需要向師父啟白。」「就過來吧!」師父慈悲應允。

一見到師父,王允中便淚如雨下,對師父訴說自己覺察對母親態度惡劣,邊說邊掉淚。聽完他的傾訴,師父輕聲地對他說:「舌頭跟牙齒在一起總是會咬到的;舌頭在牙齒旁邊,咬來咬去常常會咬到,總之不可能一點事都沒有啊!」師父這段話讓因自責而痛悔不已的王允中,從大石壓胸口的壓力中獲得釋放。

又有一次,在美國工作的王允中,遭遇強猛的境界煩惱,覺得快要學不下去了,就在想要放棄時,想到當時在洛杉磯的如泉法師,於是便請示法師,是否能從洛杉磯打電話回台灣向師父求救。獲得開許之後,王允中回憶,至今都還清晰深刻記得當時透過電話,清楚聽到鳳山寺的廣播:「常師父有美國電話……」

當師父一接起電話,聽到師父聲音那一刻,王允中揪緊的心便安定了下來,恭敬地聽師父教誡。「這樣子啊,你找一段有空的時間,面對著佛像開始觀想,右邊是父親,左邊是母親,前後冤親債主……」師父慢慢地、細心地一字一句教著王允中念誦。「這個內涵在電話裡也講不清楚啊,以後有機會一定細講。」

每一次,當王允中在懺悔時,一唸觀想文,都會想起二十多年前的那一通電話,當時師父的聲音至今仍迴盪耳畔,長伴在心,就連當時透過這通越洋電話,無比感動下抄寫的師父開示,他也常常拿出恭讀供養,憶念師恩。

王允中說,師父用悲心一次又一次地鬆開他拉得過緊的心弦,善巧地將其調整到鬆弛得度,讓他能重拾修行的決心,挑戰打敗煩惱,立下佛法無邊誓願學的決斷。師父用平易近人的比喻,耐心慈悲的聆聽,在他心中鑄造永恆的回憶,而他依憑著師父那顆永恆陪伴我們的心,一步步走在戰勝煩惱的路上,精進地朝著更光明的「增上生道」邁進。

師父與王允中(最後排最左)。照片提供:王允中
師父與王允中(最後排最左)。照片提供:王允中

王允中

  • 廣論母班:北10宗001班
  • 1994年親聆師父在美國南加開示並簡介廣論,隨即參加南加研討班。
  • 1997年回台,全心投入福智法人事業
  • 1997-2012年於管理部任全職(行政秘書業務),曾任各類研討班(一輪、增上、善行、備覽)班長。護持法會營隊,印度請法團、台灣請法團、迎請等身佛、印度供僧誦般若經活動、福智海外關懷。
  • 2012-2022年被調往P島(編按:愛德華王子島),護持P島法人事業與僧團
  • 最印象深刻的一段師父開示:「我自己美其名叫,『常敗將軍』,我永不投降!我是到那個時候心理面策勵我自己:你只有一條路!你只有一條路!可是我也曉得,我自己實在是一無是處,人家不僅僅聽你講,還要看你的行為,我自己看得清楚,不要人家來看,但是我覺得沒有第二條路好走,我要繼續的鬥下去。當初這個樣子,所以一次失敗再來,一次失敗再來⋯⋯但是我相信你們在座的,在家人,你們要走上去,一步一步都要經過這一關,將來你們走過去的時候,我肯定的告訴你們,你們都要碰到,碰到了縮回去了,也就回去了,我這根本算不了什麼,實在算不了什麼。」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