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信津梁導讀|嚴謹持律顯密並弘的格魯派

起信津梁導讀|嚴謹持律顯密並弘的格魯派

1013
Hr

宗喀巴大師的諸多傳記當中,有幾個問題一直是被許多大德拿出來探討、抉擇的。本文從《起信津梁——宗喀巴大師傳記合刊》導讀章節摘錄部份與「格魯派」相關的討論項目,提供讀者解惑釋疑。

※導讀作者為性景法師;以下摘錄順序、文內段落、小標經福智文化編輯調整

「格魯派」名字的意思與由來

第司桑傑嘉措在《甘丹法源吠琉璃》中說,格魯派此名其實是甘魯派,意思即為甘丹寺的宗派,但叫作甘魯不好聽,所以就叫格魯。這種說法是錯誤的。

實際上甘丹寺建寺之初,就命名為格丹尊勝寺,「格丹」意為具善。

格魯派祖庭──甘丹寺,宗大師駐錫於此十年。攝影:蔡偉民
格魯派祖庭──甘丹寺,宗大師駐錫於此十年。攝影:蔡偉民

 

在宗喀巴大師的後期著作裡的跋文中,凡是有寫到甘丹寺地點的,都稱「格丹尊勝寺」;格丹寺所傳下來的宗派,即稱為格魯。

而甘丹寺是格丹寺的別名,甘丹義為具喜天,又稱兜率天,這個名字也是本尊上師所授記的名字。

洛扎大成就者虛空幢大師說:「寺院的名字是有緣起的意義的,由於你將從此處投生兜率天中彌勒座前安住,如果寺院名字也稱為甘丹,將會有如同你安住其中的緣起。」

甘丹寺宗喀巴大師圓寂的法座。攝影:葉舜仁
甘丹寺宗喀巴大師圓寂的法座。攝影:葉舜仁

 

格魯派又稱黃帽派,「黃帽」有什麼樣的緣起和意義?

黃帽並不是宗喀巴大師自己創造的。

過去在朗達瑪法難後,衛區、後藏地區已經找不到出家人,一時戒律講說中斷,僧眾行持無所依憑。藏地持律大德顯明密意上師,為了尋求戒律傳承,到了多麥,找到三位藏地比丘與兩位漢地比丘,終於把戒法傳承保住。

後來藏地來了五位出家人向他求比丘戒,其中一位叫作盧梅戒慧的大德,順利求得比丘戒後,即將返回衛區,顯明密意上師就交代他要戴黃帽,用以時常憶念自己的傳戒上師,所以黃帽是持律大德的象徵

大師非常注重以清淨戒律為基礎,開展顯密的廣大聞思與一心修持。另外,松巴堪布所著的《松巴法源》中提到:「在德哇巾時,金剛瑜伽母授記大師將來要穿戴黃帽。

為什麼格魯派強調「顯教」與「密法」並弘?

格魯派又稱為新噶當派,過去在阿底峽尊者、種敦巴父子期間,由於當時眾生根基條件不夠具足,阿底峽尊者大力宣講皈依業果,這點對當時西藏教法恩不可沒。

因為教法最初復興,如果不重視戒律業果的行持,則密法雖甚深,不能令眾生脫離惡趣。所以當時密法的傳揚,是以極其秘密方式對少數具器者宣說。

而到了宗喀巴大師時期,密法傳承透過噶舉四大八小宗派、薩迦派、覺囊派、希杰派、夏魯派,已經極其興盛,而大師自己從過去就已經是對密法非常具有希求心,所以在學完顯教後,即立刻深入密法,然後盡其一生深入修持。

後來針對要不要弘揚密法,也是經過請示文殊菩薩,在《傳記附篇》有這樣的記載:

「又透過了勇金剛請示了諸多此生來世一切規劃,諸如:單純只作顯教的講聞,或進行密法灌頂、教言密續的講聞,或者專一修持,哪個能利益聖教續流?我應該如何做?來世將往生何方淨土?特別是極樂世界與兜率天,哪個比較有緣?文殊都予以清晰回答,特別指示道:『要由顯密兩方面行聖教事業,不要進行灌頂教言之類,否則將會短壽,離成就變得遙遠,對聖教的利益會變小。』因此說大師住世時,只會傳一些隨許法,完全不傳灌頂的原因就是這個。」

雖然大師一生幾乎不傳授密法灌頂,但大師傳授比丘戒則是非常頻繁的。經過數十年深入密續教義,四十六歲以後才開始寫密續的撰述。《起信津梁》當中特別提到:「出自《吉祥密集根本續》及釋續,以及聖父子五人的論典當中,總體五次第的內義,特別是第三次第幻身的修法等粗分不共內涵。我自從完整善巧瞭解這些大要,至今已經十餘載,這之間不能宣講,從今以後才得以稍作宣說。

密法最核心在於吉祥密集,而打開《吉祥密集根本續》被六邊四理封印的五次第,卻是因為大師的明顯闡述,金剛持能仁的究竟密意才真正被世人瞭解,使眾多修持密法者,能於短暫的一生獲得金剛持雙運果位!

對於勝樂、喜金剛以及時輪為主的母續,大師也如實領悟其究竟密意,而詳細闡明於著作中,這是不分教派的具慧善知識都甚深讚歎的。

因此,要瞭解宗喀巴大師教法的殊勝,單單從顯教來看還是不夠全面的,因為大師的十八函著作當中,超過一半是闡釋密續的。大師將佛陀教法的心要徹底闡釋,顯教心要即是中觀正見,密續心要即是五次第當中的幻身。

若非大師父子三尊的開顯,恐怕無人能搭起這個圓滿善巧的次第,由顯入密,避開歧途;掌握上述兩個心要,成佛就如同探囊取物!因此《清淨雪山頌》當中說到,大師生生世世的宏願就是:不顧身命地弘揚結合中觀正見的密法!

甘丹寺揚巴金經院護法殿內宗喀巴大師靈塔,靈塔前供奉大師父子三尊。圖片授權:MOOK
甘丹寺揚巴金經院護法殿內宗喀巴大師靈塔,靈塔前供奉大師父子三尊。圖片授權:MOOK

 

雖然如此,對於密法的修持,格魯的傳規是非常謹慎的!文殊菩薩曾經教示大師:「在沒有生起出離心之前,儘管生圓次第是多麼深,也不能去修持,因為那只是成就三惡趣及輪迴的因而已。」

大師在《呈仁達瓦大師書》中提到:「如果沒有具備殊勝的顯教扼要,那種密法不共所化機是比顯教所化機更次等,因為光靠密法是不能成佛的,而靠顯教則可以成佛。

格魯派如此殊勝的教法,什麼原因會使之衰頹呢?

貢唐寶教炬大師的《具義讚釋》引據了許多佛經說明利養恭敬是放逸根本,然後說:「《月藏經》中講了許多教法衰頹的因,其中最主要就是喜歡嘈雜放逸。特別是違害格魯的教法最大因緣,就是被慾塵散亂所沖走,這是阿底峽父子所授記的。宗喀巴大師由於徹見這一點,所以將缽盂倒蓋,在那之上建塔,就是要壓制五欲受用太過豐沛,這是過去先賢所說的。

 

※了解更多精彩內容,請參考以下福智文化出版書籍。

《起信津梁——宗喀巴大師傳記合刊》
《起信津梁——宗喀巴大師傳記合刊》,宗喀巴大師圓寂六百年之殊勝時節,由大慈恩‧月光國際譯經院漢譯出版。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