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家合註歡喜學二〉譯經院慎重改譯廣論漢譯原文

〈四家合註歡喜學二〉譯經院慎重改譯廣論漢譯原文

3276
Hr

《菩提道次第廣論四家合註》是《菩提道次第廣論》最富盛名且權威的註解,為巴梭法王、語王堅穩尊者、妙音笑大師、及札帝格西等四位祖師對《廣論》全文的詳盡註釋。月光國際譯經院的譯師團隊,在經過二十多年的學習和準備後,正式啟動《四家合註》之漢譯工程。希望藉由此書的出版,守護眾生的福祉,令無量有情有緣親近清淨傳承的正法。

對經典的翻譯、改正,何嘗不是重新學習,更是一場新的修行。事關每一位修行者的理解與學習大事,月光國際譯經院在翻譯過程中,更是戰戰兢兢,歷經無數的請教、相學、辯證,才敢於改譯法尊法師的原文。且讓我們透過法師的講說,一起瞭解慎重的改譯過程吧!

釋如法。2014年任月光國際譯經研究院執行長,兼任《菩提道次第廣論四家合註》主譯譯師。Photo Credit: 福智文化

 

本文依據如法法師課程內容編輯節錄,非完整原文。

改譯的緣由與方式

其實這次翻譯的過程當中,不只是翻譯而已,有註解、有改譯。法尊法師當年翻譯的過程,真是太刻苦了!他到了藏地之後學習。他學習的時候,先翻譯了《廣論》的前面若干卷,後來的若干卷,是他在回到中國的船上翻譯出來的。能夠在這種艱苦的條件之下翻譯出來,可見當年法尊法師學習的時候是多麼認真。

師父曾說:改譯這件事要慎重再慎重。以前格西也常說:很多校對的人,把這個經典看看覺得不太對,一校,不校還好,越校錯誤越來越多,所以校對這件事不能輕易做,改譯更是要慎重。

但是這次之所以有改譯,第一個是因為有兩位師長作為授義師。所以改譯的部分通通先請問過,確定這個意思是合乎原意的;第二個是因為這次參照了十幾種解釋,我們學五大論的法師也互相討論,確定是這個意思後才做改譯。

法尊法師當年的辛苦,還是帶給我們莫大的饒益,我也是用一種很尊敬的心,相信他如果有一天知道我們把它改過來了,他會無比的歡喜,因為他的心,就是想把這個教典,正正確確地流傳下來。

在改的時候,一定會先將法尊法師原本的譯文,在註解通通都標出來,理由盡量也都講一下,還是抱著一個很尊重、尊敬、感念法尊法師恩德的心,來做這件事情。所以雖然不想輕易動這個文字,但是還是要把它改正過來,否則所有講這部經典的人,沒有辦法按照祖師的原意講出來。

改譯之例說明

欲修習心餘少分時,即便截止

※請參考《菩提道次第廣論四家合註白話校註集》(一),第372頁

舉一個改譯的例子,有一句很有名的話—「有欲修心即便截止」。這句話我們常常用來規勸其他的修行人,已經很有加持力了,一規勸好像對方就滿聽話的,事實上不能說完全錯,法尊法師這麼翻,雖然不是《廣論》的原文,可能有它一定的道理。

但是真正宗大師的原意本來是什麼?

「有欲修心即便截止」本來的譯文是說,你有一股想要修行的心的時候,應該要緩一下、停下來。我當時聽了有一點點懸念:那什麼時候才可以一直修下去?當然比如說很衝動的時候,這句話有點用,就是質量、次第都沒有想就要去修了,這時候應該停一下,這個有一定道理。

但是宗大師的意思其實是:「欲修習心餘少分時,即便截止。」是對我們修行的狀態的一種觀察。

修行這件事情,是要你去趨向於善,要很歡喜。但是心力還是有不濟的時候,當修到感覺力量快沒了的時候,不要硬撐下去,因為有可能讓你作嘔。

很多事情真的都是這樣,比如說鍛鍊,你平常都不鍛鍊,今天突然來個跑步二十公里,包準你在一百天之內不會再跑步了。但是你每一次就在極限之前,先停下來保留你的歡喜心,你一回首發現這一次還是很成功的,得到一種很愉悅的感覺,自然會有動力下一次繼續去做。

當然這個欲修心,什麼時候會剩下少分?會隨著修行的功力越來越深,它會越拉越長。所以很多打坐的教授,都是這樣子,一開始不會叫你一坐一個小時,坐到心能夠沉靜下來,能夠專一、明現所緣的這個時間能維持多長,師長的教授就說:到這個時候你就該停下來。

所以這確實是一個實修的教授。比如說老師常常看我在讀教典的時候,他說:你眼睛就剩一條縫了,迷迷糊糊的。老師說:這個時候,你可以休息一下子,然後去經行,思惟一些讓心力能夠提策的法類。

所以大師這句話其實是說:我們的心力,自己要觀察。老師常說:反觀是很重要的。在很多經典中提到,你現在手放在什麼地方?身體是處在什麼狀態?表面好像在觀察身體而已,其實隨著這個粗分的觀察,慢慢會觀察到內心的狀態,也唯有知道內心狀態處在什麼地步,有一天才有可能做到「欲修心餘少分時」知道要截止。不然你可能以為自己一直有欲修心,但是事實上已經耗得很厲害了!這個必須要數數地觀察,才能夠做到這件事情。

 

※了解更多精彩內容,請參考以下福智文化出版書籍。

《四家合註入門》

 

《菩提道次第廣論四家合註白話校註集》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