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家合註達人】李靜和用《四家合註》帶班漸入佳境

【四家合註達人】李靜和用《四家合註》帶班漸入佳境

1932
Hr

「對廣大的經典要有一種歡喜心。」師長不斷地告訴我們,只要能夠以深信的心去閱讀這些經典,人人都有希望成為自己心目中景仰的覺者,因為經典引導的是一條邁向覺悟的路。

李靜和將《四家合註》帶進《廣論》研討班,發現裡面的內容能夠精準解釋《廣論》原文,與日常師父的開示相輔相成,是一部具有加持力的寶典。

研討達人 李靜和
身分:廣論研討班班長
學習廣論年資:9年

李靜和:「我相信《四家合註》有祖師師長傳承的加持力,所以這部精準的寶典,一定是研討廣論最好的教材。」

以前學《廣論》都是三讀通過,同學消過,副班長消過,班長再消一次,經過三讀反而不知道《廣論》在講什麼。自己在正式帶班時,很想跳出三讀通過的模式。

剛開始帶班時,班幹部們每周六、日幾乎全天共學備課,覺得我們已經相當努力,研討上課時自己也覺得相當白話,但似乎同學還是聽不懂。大家很想學,但學得很痛苦,也不知道怎麼學,我們做班幹部的,面對這樣的情況,內心其實是很痛苦的。

會去使用《四家合註》的原因,是希望帶著同學讀,讓同學不擔心消文,因為用《四家合註白話校註集》消文,可以突破學習障礙。

舉個例來說,以前當同學問到「教授」和「教誡」的問題時,自己根本不敢回答這兩個差異,然後就說:「來,翻開師父手抄稿的哪一段或幾段來比對。」自己也不是很有把握。《四家合註》就把這兩個定義得很清楚。直接用《四家合註》解釋名詞後,反而可以深入討論師父的教授、教誡的心相。

我覺得《四家合註》故事的部分特別有加持力,像是暇滿的法類、聽聞集、月王子這些內容,《四家合註》都有一連串的故事,對照《廣論》原文後,我才發現原來宗大師都在講佛陀故事,也在講法。

這本書,以佛法角度來說是有加持力,用世間說法來說,這是一部精準的寶典。

這個年代,學習佛法居然還能有譯經團隊願意投入經典翻譯。真如老師帶著福智僧團學習五大論,學成的法師,在老師的指導下,用全部的心力把《四家合註》翻譯完成,內心真的深深受到感動。因為體會到譯經事業的殊勝,所以當我拿到書的時候,我就一定要讓班上的同學用《四家合註》。

李靜和:「沒有使用《四家合註》之前,覺得《廣論》研討班很難,而且用自己的經驗帶,內容很空、心裡很緊張。使用《四家合註》帶班之後,漸入佳境,有倒吃甘蔗的感覺。」

我帶的《廣論》研討班,從2016年開始使用《四家合註》,上課時分成四組,第一次使用時,每組桌上我們會放二本《四家合註》,讓同學直接翻閱、消文、查名詞、看故事。全班消文就用《四家合註》,唸《廣論》原文之後,再唸《四家合註》,同學們很容易就可以理解《廣論》文言文的意思。

同學第一次用《四家合註》,當下就上手,沒有卡住的問題,還有同學說:「班長,這本你早該拿出來了」;連很久沒有上課的同學,也很安心地用《四家合註》的語譯消文。以前看不懂,會到處找答案,但也不知是不是正確答案,看《四家合註》可以直接得到正確的解釋。

同學都在問,班長這麼多書,我們該帶哪一本,很重耶,所以剛開始我會借《廣論》課本,或請同學帶小本的《廣論》。當大家覺得這些書好用之後,就願意帶三本書來上課了,沒有書重不重的問題。

通常我們帶《廣論》一輪班,會遇到的困難是,同學不看《廣論》、不聽音檔、不懂內容,班幹部解釋後同學還是不懂,感覺帶班很辛苦。

有了《四家合註》,我會先讓同學瞭解《廣論》段落架構,再聽師父講,瞭解師父的意思之後,《廣論》文義就變得非常清楚,同學討論容易對焦,還可以多聽師父講心中的行相。同學們會覺得時間過得很快,一下就下課,因為他們真實的研討過程中學到東西。

沒有使用《四家合註》之前,會覺得帶班學《廣論》很難,使用《四家合註》帶班之後,彼此間的學習漸至佳境,有倒吃甘蔗的感覺。

 

※了解更多精彩內容,請參考以下福智文化出版書籍。

《四家合註入門》

 

《菩提道次第廣論四家合註白話校註集》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