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共學系列】唱讚頌憶念師長得加持

【月光共學系列】唱讚頌憶念師長得加持

3027
Hr

不論是在法會活動中,或者是在《廣論》研討班的課堂上,學習《廣論》的學員們,經常都會唱到〈曾記否〉這首讚頌,藉此來憶念日常老和尚。如俊法師在這講開示當中,將為我們解釋這首讚頌所要傳遞的意涵,並提策唱頌的要領。

福智僧團──如俊法師。Photo Credit: 月光共學
福智僧團──如俊法師。Photo Credit: 月光共學

 

以下內容節選自「20190810-1〈曾記否〉這首讚頌要傳遞什麼?/福智僧團-如俊法師」影片

曾記否|詞曲:真如

曾記否那一顆心從遠古走來
帶著他的慈悲穿越到現代
曾記否那一顆心 溫熱著你溫熱著我
曾記否那個聲音 呼喚著你呼喚著我
曾記否那一雙眼 洞悉著你也洞悉著我
曾記否多少春秋 他帶著我們走
無論苦樂 無論圓缺
風裡雨裡 他走在前頭
曾記否他的淚 震撼著你震撼著我
曾記否他的笑 燦爛著你燦爛著我

〈曾記否〉這首讚頌,對於《廣論》學員來說應該比較清楚,我們唱這首讚頌可以幫助我們憶念師父、憶念師長。為什麼憶念師長這麼重要呢?主要是因為法要真正地的傳遞,必須透過憶念師長,師長心續當中的教證二量,才能夠傳遞、加持到我們的心續當中。

法,是內心煩惱被對治跟調伏的一種狀態,這種狀態也是仰賴心跟心彼此之間的傳遞,光靠書本是沒辦法這樣傳遞的。但是經論一定要學,為什麼?因為只有透過學習經論,我們才會了解師長心續當中的這些教證功德,就是這樣一個特徵。

真如老師對師父的祈請,示現憶念師長要點

我曾經講過這個故事──在師父圓寂前跟真如老師最後一次的會面,當時候一見面,真如老師就供養給師父一串有108顆念珠的水晶珠鬘。收到供養後,師父就很認真地將珠鬘抓在手裡,一顆一顆地撥著念珠念。

真如老師當時對師父的祈請就是:這串水晶珠鬘供養您,祈請您賜與我您心續中一切顯密道次的證德。

我那時候在現場非常清楚地聽到及看到,師父很認真地把念珠一顆一顆地撥過、念完加持了一圈之後,就把那串水晶珠鬘,在真如老師完全沒有料想到的情況之下,重新掛回了真如老師的頸項上面,然後師父就很鄭重地講了一句話:「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

所以我們可以從真如老師對師父的祈請,學習到憶念師長的重要性。我們唱讚頌憶念師長,就是希望師長心續當中的教證功德,能夠加持我們的心續,生起同樣圓滿的教證功德。

至於為什麼平常要很仔細地學習教典、經論呢?因為透過學習教典、經論,可以讓我們更了解師長的心意。其實這個方法,真正有修行經驗的過來人都是這樣用的。

古今聖賢都在憶念師長;六祖大師與孔子公案

比如說在全球廣論 II 第117講中,真如老師帶著我們聽師父講六祖惠能大師的公案,故事中提到,六祖大師第一次聽到別人口中隨意唸的《金剛經》就言下大悟。

但是師父也說到,六祖大師當下的開悟,不是真正圓滿地了解,等到他親見五祖弘忍禪師,五祖親自傳法給他的時候,六祖大師才體會到究竟的內容。師父解釋的要點主要是說:一定要碰到跟自己具緣的師長,得到具緣師長的引領,才有機會達到究竟的證悟。

從這個公案中可以觀察到,五祖傳法給六祖大師,看起來像是透過語言、文字傳遞,其實是一個心傳遞給心的過程。所以唱讚頌,最重要的是憶念善知識,讓善知識心續當中的教證功德的加持,也能夠流入我們的心續當中。

這點就連孔子也是這樣做的。當年孔子向著名的琴師師曠學琴,不斷地反覆練習、彈奏所學的琴曲,並且認真地聽聞及領會,直到樂曲作者的形相清晰地浮現出來,包括其音容笑貌、身形、事業與功德,知道這首琴曲乃周文王所作。

師曠一聽十分地訝異和震驚,避席再拜,離開座位恭敬地對孔子行禮,告訴孔子這首曲子就叫《文王操》。孔子心續當中之所以能夠生起如此的相狀,也是因為孔子常常憶念周文王。

《論語》中也記錄了孔子晚年講的一句話:子曰:「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復夢見周公。」孔子說自己已經衰老了,好久沒有夢到周公,這句話代表孔子以前經常夢到,因為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孔子常常想著如何向周公學習。這就是我們剛剛講的要訣:常常憶念師長,師長心續當中的教證功德的加持,就會流入、傳遞到我們的內心。

所以唱〈曾記否〉的時候,我希望大家能夠用這樣子的意樂及心情去唱,感覺肯定會不一樣。此外,這個過程當中學習經論也不能少,即便心跟心之間的傳遞是書不能代替的,但是透過學習經論,我們才會真正知道師長心續當中的功德內涵。只要對這些功德了解得越深,當我們祈求、依靠師長的時候,這個信心跟加持的效果也會越強大。

勤學經論的必要性;寶賢譯師公案

阿底峽尊者剛到西藏的時候,有一位資格很老的寶賢譯師,自身的學修、教證功德都很好,雖然他知道阿底峽尊者是印度的大善知識,但是他還沒有對阿底峽尊者發起完全的信心,直到他跟阿底峽尊者討論過佛法裡面的一些要領。

當時寶賢譯師有一棟三層的閣樓,初夜在第一層樓修小乘法,中夜在第二層樓修大乘的法,後夜在第三層樓修密乘、金剛乘的法。阿底峽尊者就問他有沒有一種方法,可以總攝小乘、大乘跟密乘法,合在一座當中一起去修學、完成的。

寶賢譯師沒有這樣的修法,阿底峽尊者便跟他講說了修行的教授,寶賢譯師因此對阿底峽尊者發起了非常強大的信心。他對阿底峽尊者的讚嘆中有一句話:「我以教理炬,照見汝密德。」我用教理的火炬,照見你的祕密功德,所以要了解師長心續當中的功德,必須要很認真、正確地去勤學經論,這是很重要的一點。

但是最重要的還是憶念師長,得到師長心續當中的教證功德的加持,我們心續當中才能夠生起同樣圓滿的教證功德。如同在《廣論》道前基礎的親近善士內涵中提到:「能令學者相續之中,下至發起一德,損減一過,一切善樂之本源者,厥為善知識。」就是這一點。

所以我再解釋一次,師父所講的六祖大師公案,是一個很特別的例子。雖然六祖大師第一次聽人家誦金剛經,就已經言下大悟了,可是直至遇到跟他具緣的師長五祖,親自獲得五祖的教導及傳授,才達到究竟、圓滿的證悟。真如老師在這邊也有講到,六祖大師自己當然要具足條件,才能在師長點化的時候,對法的核心產生真正突破性的領會,一定是這樣一個特徵。

這樣說明大家清楚嗎?我們一起把〈曾記否〉再唱一次。

曾記否|詞曲:真如

曾記否那一顆心從遠古走來
帶著他的慈悲穿越到現代
曾記否那一顆心 溫熱著你溫熱著我
曾記否那個聲音 呼喚著你呼喚著我
曾記否那一雙眼 洞悉著你也洞悉著我
曾記否多少春秋 他帶著我們走
無論苦樂 無論圓缺
風裡雨裡 他走在前頭
曾記否他的淚 震撼著你震撼著我
曾記否他的笑 燦爛著你燦爛著我

有感覺到自己唱第二次的狀況比第一次進步嗎?

▼▼影音內容▼▼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