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共學系列】開啟空性智慧的鑰匙

【月光共學系列】開啟空性智慧的鑰匙

7832
Hr

在「廣論止觀初探0003」,真如老師策勵大家思惟菩提心之利益,並以大乘發心來修學止觀。為利眾生願成佛,幫助我們達成這個目標的關鍵鑰匙,就在傳承師長的言教當中!

福智僧團──如俊法師。Photo Credit: 月光共學
福智僧團──如俊法師。Photo Credit: 月光共學

 

以下內容節選自「這裡有開啟空性智慧的鑰匙,你還在等什麼?福智-真如老師講述《希望新生》.如俊法師導讀」影片

看到一個小生命,即使他不認識我們,也想要讓他離開痛苦得到歡樂,把這種心推而廣之,願所有的生命都離開所有的痛苦,願所有的生命都得到至極的快樂。那怎樣才能有力量荷擔所有眾生離苦得樂這件事?一定要成佛!

※請參考《希望‧新生【四季法語】》,第 194 頁,第 360 則

老師(編按:真如老師)在這段開示裡面講到,看到一個小生命,即使他不認識我們,也想要讓他離開痛苦得到歡樂。如同《菩提道次第攝修求加持頌》上面所說:「他之求樂亦如我,自他等視求加持。」如果我們對ㄧ個不認識的小生命,都可以認真地幫助他離苦得樂,就代表我們其實有能力可以對所有的生命這樣做。

要產生幫助別人的心,乃至於幫助一隻小昆蟲、小動物的心,其實並不難。舉例來說,夏天蚊蟲多,如果有ㄧ隻蚊子來騷擾,或是在清潔的桌面上,突然出現一隻螞蟻,可能會覺得討厭、不開心;本來想要粗暴地對待牠們,但是想到自己學佛,對眾生要有慈悲心,就會收手了嘛,對不對?

這時候只要常常進一步思惟、觀察,想到牠們跟我ㄧ樣,也正在努力地想要離苦得樂,如此就更容易完成幫助眾生離苦得樂的善行。

看到蚊蟲而生起厭惡,是因為將注意力擺在自己的離苦得樂,只要稍微想到牠們跟我ㄧ樣,也是為了離苦得樂才出現在這裡,這樣對待牠們的心就會不一樣。

捨自愛他,為利眾生願成佛

接著老師說:「把這種心推而廣之,願所有的生命都離開所有的痛苦,願所有的生命都得到至極的快樂。」我們平常都是為自己想,要多為一切眾生想不太容易,怎麼樣才能夠幫助我們把這種心推而廣之呢?常常思惟行持的勝利。

《入菩薩行論》云:「若僅思療癒,有情諸頭疾,具此饒益心,獲福無窮盡。」雖然還沒有到發菩提心的程度,但只是在自己頭痛的時候,也想到希望其他的眾生不要有這種頭痛,這樣的一念心就會產生無量無邊的福報與資糧,更何況是真的發起菩提心,為利眾生願成佛。

《廣論》上面也數數提醒我們,只要把「捨自愛他」做得越徹底,就會得到越大的快樂。但是平常我們有一個障礙──自性執,執一切法有自性,特別是執著在五蘊身心之上有一個「有自性的我」。如果解釋地清楚一點,五蘊身心之上的確有一個我存在,不過這是「緣起上的我」,並不是有自性的。

因為我們平常有自性執的關係,自然而然會在五蘊身心之上,執著一個有自性的我,也會執著跟我相對有一個「有自性的他」;透過身心在感受自己苦樂,對一切法都執著有自性,也會覺得自己的苦受、樂受是有自性的,因而認為:「有自性的我所感受到的有自性的苦樂,比有自性的他所感受到的有自性的苦樂,還要重要太多了。」這樣的自性執就會障礙我們無法徹底地捨自為他。

如果真的發了誓言,為利眾生願成佛,想要像老師所講的「荷擔所有眾生離苦得樂」,要讓這個誓言變得堅固不退的話,就必須學習空性的道理。因為學習空性,才能夠真正地對治障礙我們發菩提心、障礙我們堅持著利他誓言的自性執,所以空性對於學習大乘的人來講,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

依止傳承師長,開啟空性寶庫

在《大般若波羅蜜多經》第 430 卷中提到:「彼諸如來應正等覺,皆依般若波羅蜜多而出生故。」平常我們說佛陀及一切佛的大威神力,還有大慈、大悲、大智等所有的功德,都是從甚深般若波羅密多當中產生的。

《般若經》解釋的是甚深般若波羅蜜多的內涵,它直接顯示空性的道裡、間接顯示現觀的道次第。不管是《般若經》,或是直接解釋《般若經》空性內涵的〈毘缽舍那〉,它們的內容都非常地幽微深廣,所以一定要依止有經驗的傳承師長的教導,才能夠真正了解《般若經》及〈毘缽舍那〉裡邊深邃的內涵。

此外,《廣論》上面也提到四個法殊勝,第三個法殊勝──易於獲得勝者密意,它的意思是說《廣論》的教授,可以讓我們比較容易地去了解勝者密意,也就是佛陀的心意。

宗喀巴大師解釋,因為佛陀的教導是最殊勝的內涵,想要自己去了解是做不到的。但是「若能依止尊長教授,則易通達,以此教授能速授與決定解了經論扼要。」如果依止傳承師長的教授,就容易獲得密意。

照片提供:GEBIS傳燈寺
照片提供:GEBIS傳燈寺

 

在《宗喀巴大師傳》裡面也有一段描述,當時大師正在全力以赴地聞思修空性的道理,希望能夠證悟空性,因為那時候大師的修行已經可以親自見到文殊師利菩薩,文殊師利菩薩就跟大師講說:「以我所說的口訣作為鑰匙,去開啟諸大經論的奧義吧!」

諸大經論的內涵就像一個豐富的寶庫一樣,而打開寶庫之門的鑰匙在哪裡呢?就在傳承師長的教授當中。老師與師父教導我們的這些教授,也如同鑰匙一般,可以幫助我們把《廣論》、一切經論的寶庫打開,如此才能夠易於獲得勝者密意,關鍵就在這裡。

我以前有一個小小的經歷,在我剛出家沒多久,有一次師父在僧團裡面講海倫‧凱勒的《我的信仰》,其中有一段剛好提到儒家裡面所講的《中庸》內涵。如果對儒家稍微熟悉的人就知道,《中庸》的內容其實滿深的,它是《易經》的濃縮,而《易經》更是六經當中最難理解的一部。

那時候師父講到這裡,也稍微解釋了一下《中庸》,就只說了一句話,我聽到的當下非常震撼。師父說:「《中庸》上面所講的內涵,就是我們佛法裡面所說的緣起性空的道理。」

在我還沒出家之前,我曾經遇到一位學問、德行都很好的儒家的老師,但是當時在跟他學習的過程中,講到《中庸》的部分我就覺得許多地方難以理解,那位儒家的老師也不太容易解釋得清楚。可是那次聽到師父就講這麼一句話而已,我回去再打開《中庸》以及那些出家前的學習筆記看一看,發現很多以前學習上的問題,似乎就有一點想通了。

所以我對於文殊師利菩薩對宗喀巴大師講的那句話,特別有感覺。《廣論》之所以易於獲得勝者密意,也就是因為它極為重視這一點──學習經論必須要依止傳承師長的引導。傳承師長的引導就是鑰匙,可以打開佛陀教導及諸大經論的密意寶庫。

這也是為什麼祈請老師宣講止觀非常重要,因為如此深邃的內涵,透過老師的講述,我們就有機會了解到其中真正的精髓,所以要常常在心裡希求、迴向。

▼▼影音內容▼▼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