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共學系列】師父嘗試精力湯的故事

【月光共學系列】師父嘗試精力湯的故事

11200
Hr

在人生當中,我們會面對各式各樣的抉擇,何處應行,何處不應行,需要一雙智慧之眼幫助我們辨別方向,而善知識身語意功德的示現,就能夠引領我們了解佛陀的智慧,進而鍛鍊出窮盡千里的眼目。


 

以下內容節選自「20191123-3 師父與法師的小故事(四) 福智僧團-如俊法師 」影片

我曾經說過,善知識身語意功德的示現,猶如鑰匙,能夠更深廣地幫助我們開啟諸大經論的奧義……有一個師父與我的故事,就讓我印象超級深刻。

有一次師父的舌頭開刀,這是很稀有的情況(師父較少開刀)。因為當時師父不小心咬破舌頭,舌頭上面腫起一個血包,但是血包一直沒有消退,只要師父講話或吃東西,就容易不小心咬破、繼續流血,加上師父那時候年紀也大了,身體比較弱,所以醫生建議師父將血包切除。師父請示他的師長之後,最後就決定要動這個手術。

血包切除掉後,由於那時師父的體力不太好,所以回到鳳山寺靜養了大概兩個月。靜養期間,師父跟我說:「我現在舌頭剛動完手術有傷口,不能吃那些硬的東西,只能吃比較溫和的、流質的東西,所以你可以幫我打精力湯。」

師父還特別提醒,要找一些有機種子來孵芽,等到芽尖剛剛冒出來的時候,種子的能量最強,這時打精力湯效果也最好。

其實當時聽到師父這樣講,我內心十分緊張,因為我從小受到父母親的照顧,一直在學校念書,畢業後出去教了一年書,再來就出家了,所以基本上不太會做家事。打精力湯、孵芽聽起來好像很簡單,對許多家庭主婦來說也很輕鬆,但是我卻從來沒有做過,所以備感壓力。

師父看出我有點猶豫的樣子,就鼓勵我去嘗試,並且次第地教導我方法:第一步先找到有機種子,然後再詢問別人如何孵芽等等,於是我也只好硬著頭皮去做,請教了非常多位法師,最後終於順利找到有機種子,泡進水裡開始孵芽。

師父(日常老和尚)。照片來源:福智僧團全球資訊網
師父(日常老和尚)。照片來源:福智僧團全球資訊網

 

過了兩天,種子真的冒出白色的芽尖,我將冒芽的種子呈給師父看,師父告訴我現在正是能量最強的時候,可以打成精力湯了,因此我就再去學習精力湯的製作方法。後來完成的成品,師父喝下去似乎感覺還不錯,也跟我說這樣子做很好。

結果又隔了幾天,有一位師父認識的中醫師前來探望師父,當他幫師父把脈時,師父就跟他提到最近在喝精力湯,醫生一聽,立刻臉色凝重地叮囑師父不能喝精力湯,因為師父的體質偏寒,而精力湯也屬寒性食物,所以師父並不適合食用精力湯。

聽到醫生這樣講,師父馬上就說:「對啊!我也一直滿反對精力湯這個東西。」我當下在旁邊聽了,頓時感到腦袋發脹,因為兩個衝突的東西同時進到我的腦海中。我非常尊敬師父,可是這兩句字面上截然相反的話,都是從師父口中講出來的,導致我當時不知道該如何理解,心裡也一直帶著這個疑惑,只是後來沒有機會請示師父,幾年之後,這件事情也就暫時忘卻了。

後來有一次,師父跟如起法師討論到洗澡的方式,我剛好也在旁邊一起聽,師父問如起法師現在是如何洗澡的,如起法師表示他的洗澡方式是父親所教,先將毛巾用水洗乾淨,然後擦拭身體的髒污,再將毛巾重新洗淨;第二步將身體抹上肥皂,然後用洗淨、扭乾後的毛巾,把身上的肥皂擦掉;最後將毛巾洗淨,再擦拭身體一次,這樣就完成了。

師父聽完後,點點頭說:「其實我以前就是用尊大人(師父尊稱對方父親的說法)的那種洗法,但是我現在因為忙,還有體力的關係,所以我就是用一般的淋浴,可是我內心裡還是比較認同尊大人的洗法。」

我當時聽到師父這樣講,心裡有一些觸動,剛好那幾天師父在說法的時候也提到:整體的道次第,前面是依止善知識,後面就是與甚深空性相應。這幾個隨機及正式的開示綜合下來,突然讓我感覺幾年前心裡的疑惑,似乎有點解開了,所以我就將內心的想法跟師父報告,師父也說既然我肯老實講出來,就告訴我怎麼回事。

師父說:「因為我一直不太喜歡現代醫療裡面很多會傷害人體的方式,像是使用很多的化學藥劑,所以只要是跟老祖宗那種天然、自然,比較不傷身的方式相應的醫療方法,我都很願意去嘗試,希望能夠嘗試成功,也推薦給別人,大家就可以用這種比較溫和天然、不傷身的方式來保養身體,這是我願意去喝精力湯的理由。」

精力湯示意圖

但是師父又說:「我也是一個皈依三寶的弟子,皈依都教我們正皈依法,所以我真正碰到生命離苦得樂問題的時候,我一定是用法來做標準,我不可能只去倚靠這些世間的方便,這是我反對它的理由。」

師父的解釋令我豁然開朗,也讓我理解到我們一般凡夫的相狀就是:一旦有了成功經驗之後,就會非常耽著。比如說,我今天試過精力湯,感覺很有效,就會覺得精力湯可以適用在任何情況;或是我認為自己的洗澡方式最省水,可能就會覺得任何時候都該這樣洗澡,別人不用這種方式就是錯的。

不過師父並非如此,師父面對每一個要體驗的東西,都無比用心地體驗到淋漓盡致,卻完全沒有任何耽著。師父並不會因為試驗成功、獲得成就之後,就對原來的經驗非常執著,甚至強加在別人身上,師父是完全沒有這種耽著的。

透過師父的示現,也讓我比較能夠理解《般若經》上面所說,菩薩摩訶薩修四無量心、修四無色定、修五神通、修三十七菩提分法……,極為認真地修行,又完全無所得,完全跟沒有修一樣──沒有修的人,沒有所修的法,也沒有修這件事情。

大家讀《般若經》是否經常看到類似的內涵,卻覺得無法理解?從師父的示現,我們可以稍微看懂一點點:修行會很認真地修,但是對這些經驗不會有任何耽著,完全觀待因緣。因緣條件適合的時候,這些經驗可以拿來運用;因緣條件不適當的時候,這些經驗也可以完全保留。

至於完全跟沒有修一樣,傳承的說法則會解釋:沒有有自性的能修的人,沒有有自性的所修的法,沒有有自性的修這件事情。有自性──認為一定本來就實質地存在於那裡──這一點並不是這樣。

對我而言,《般若經》裡邊不容易理解的那一段內涵,因為師父的慈悲示現,幫助我比以往再多懂一點,所以我們透過學習經論,能夠認識到善知識殊勝的功德;另外一方面,善知識示現的身語意功德,也會回過頭來幫助我們更深入地理解經典的內涵,就像鑰匙一樣,幫助我們開啟諸大經論的奧義。

▼▼影音內容▼▼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