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卷系列】有善知識教導的幸福

【開卷系列】有善知識教導的幸福

9287
Hr

您學習《廣論》多久了?對於教導的師長有什麼樣的感覺呢?日常老和尚從找到《廣論》傳承、開始宣講至今已三十一年,回首過往磕磕碰碰,老和尚始終以強大心願力和歡喜力,用身教帶頭實踐《廣論》,我們才能堅持學習、不退心。現在就讓我們隨著真如老師在《廣海明月:菩提道次第講記淺析》的開示,一起對老和尚修信念恩,總結自己的學習成長吧!

真如老師,全球廣論第二輪主講者。 照片來源:福智全球資訊網。

 

以下摘自《廣海明月:菩提道次第講記淺析》第二冊,第80講;
本文標題、小標經福智文化編輯調整

修行必須仰賴善知識指導

大家都知道師父是非常勇悍的一個人,他是不怕困難的。在師父的日記裡,師父寫到某一天上早課之前,他突然胃痛,痛得非常非常嚴重,這個時候師父不屈服於這個胃痛,繼續起來把該做的事做完。還有的時候會寫到師父病了,在病中,師父每天不間斷地誦《大般若經》。師父有一次生病,誦《般若經》的時候他會加大量,誦了三、四卷。因為生病的時候沒有力氣,還要加大誦經的量的話,實際上是會很辛苦的,但是在師父的日記裡還寫說他得到了無比的加持,他內心感到無比地歡喜。那時候看到身體示現的苦受,和內心感到的歡喜和清涼,好像是了不相干的樣子。

這樣一位勇悍用功的善知識,他示現的行為就是每天對自己的善知識祈求,他會認為:哎呀,修行不可一日無師啊!必須老老實實地跟著善知識學,跟著過來的人學,因為過來人的指點非常重要!看!在《菩提道次第廣論》的講解中,他在第二盤磁帶處處強調一定要傳承、要師承,我們在修行的過程中不能過分地憑藉自己,比如說自己很用功,自己好像頭腦很靈光、思路很快。正因為思路很快,有的時候可能就想到別處去了;正因為很用功,所以幾天不見就跑得很遠,跑到哪兒?可能跑到錯道上去了。

所以在修學佛法的過程中,能有一個善知識引領我們,我們是何等地幸運!像師父在《廣論》裡,透過講一些公案啊、講一些故事啊,比如說那個修般舟三昧的出家人,他是做了充分的準備去修的,而且有非凡的毅力,還有正確的辦法,這裡邊就對比出:沒有做準備的那兩個人根本就是會半途而廢。所以當我們去做什麼的時候,我們會不會注意到條件?比如修學佛法很重要的一個條件就是:一定要找到傳承,找到傳承的善知識指導我們,而且我們要對這樣的善知識修信。這是一個必要條件,然後才能修行!

有善知識守護,避免誤入歧途

很多人在用功的時候,可能會特別習慣自己指導自己——自己想一想,比如這段時間可能在一些地方承擔,發現:哎呀!最近煩惱越來越重,跟別人的關係也處理不好,然後就下個定義:我學了二十年《廣論》,怎麼樣?煩惱越來越重了吧!越承擔煩惱越重。他把觀察到自己煩惱重的因,歸結為學了這麼多年還這麼重。這樣一討論的話就變成:那學《廣論》對我們生命的利益到底是什麼?二十年都辛辛苦苦地學習,利益到底何在?所以這很顯然是一個非常打擊自己的想法。

我們聽一座《廣論》、聽一座法,從前行、到正行、到結行,實際上它對我們身心的饒益,應該從聞法勝利上去看,而不能說看我煩惱這麼重,所以我聞法就沒有功德,不能這樣子看。但是如果沒有善知識在旁邊提點著我們,在守護著我們、觀察我們,給我們一些及時的提醒的話,我們常常會自己做一些很奇怪的總結、很奇怪的結論。這種結論看起來是那麼真實、是那麼有理有據,而且我們都是直接有經驗的。所以學習了很久的人,就會認為:喔!學了這麼久到底有什麼用?我煩惱還是這麼重!

沒學之前知道煩惱重嗎?可能是不知道。那麼知道煩惱重了的時候,為什麼會認為是學了這麼久沒用,煩惱還是這麼重呢?也可能是自己的觀察力變明晰了,看到越來越多的煩惱。就像陽光照進了一個屋子,我們看到了越來越多的塵埃;這個屋子如果是在地下、沒有燈的話,灰塵一寸厚也看不到,也不知道是什麼。

有善知識引領,給予正向思路

再一個,比如說聽聞很多年教典,算一算自己每聞一座法,它所產生對自己的利益。尤其是沒有虛度光陰這樣的二十年喔!到這個時間就來聽法,我們會累積親近正法、親近善知識多少殊妙的善業?這樣算一算是不是內心會比較歡喜?我特別特別地發現師父會在我們遭遇的很多很多看起來沒什麼歡喜心、沒什麼收穫的事上,幫我們總結出特別特別多亮麗的、讓我們身心振奮的那些點。這些點為什麼師父能夠看到,我們看不到呢?可能這就是我們必須跟師父學習的原因。

這些其實都是在學《廣論》的過程中,師父慢慢地幫我們養成的一個習慣。也就是一定要得到師父的攝受、師父的引領,我們這樣在修學的過程中才能少走彎路、多集資糧,尤其是用一種振奮、樂觀的精神,在一切境界中都能夠看到希望、看到光明,也就是看到解決問題的辦法。一旦有辦法之後,我們就設法去改變,而不是在經過的事上,總結消沉、灰暗、無助。因為我們的心是有作用的,一旦我們朝向著能夠積聚資糧,能夠有所作為,能夠運用佛法、運用教理來觀察內心的煩惱,來對治內心的煩惱,我們就不會對痛苦感到無能為力。我們是可以對治它的!因為痛苦是有原因的,把痛苦的原因去掉,痛苦的果就不存在了。

一旦長久地這樣在師父的教誨中反覆地練習的話,我們就會慢慢地養成習慣,當苦現起的時候我們就會去觀察:苦是什麼?因是什麼?我還有什麼可以解決的?就不會糊里糊塗地沉在苦受的感覺裡,甚至泡了很久,越泡越深、非理作意越來越多還不知道出離,還給自己痛苦找很多理由,讓自己陷入越來越深。我們就會覺照:生命的這種狀態實際上是苦的,而且是越來越苦的,這樣方式是不對的。我們就會想起師父教我們的理路、想起:喔!在我們的生命裡,有那麼溫馨、親切、和藹的善知識,他在《廣論》裡,處處教我們如何觀照自心、如何對付煩惱;我們的生命不是孤立無援的,我們有佛菩薩、善知識的攝受


 

真如老師曾說:「如果有善知識在旁邊指導的話,就會知道自己是在什麼境界——在風中、在雨中,還是在霧中,還是在黑夜裡,善知識都會告訴自己。」我們多麼幸運能值遇日常老和尚、得到他手把手的教導。而《廣海明月:菩提道次第講記淺析》是真如老師依著老和尚講記的引導,這珍貴的師承能引領我們少受苦、走直路,期盼我們用心珍惜,時常研閱。

 

《廣海明月:道次第廣論講記淺析(第三卷)》

廣海明月:道次第廣論講記淺析(第三卷|皈敬頌二)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