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喀巴大師的功德──善巧篇

宗喀巴大師的功德──善巧篇

411
Hr

宗喀巴大師的學習能力驚人,不僅能夠日背萬字,更是通達「五明」學處,而且在聞思教典、依師學法的過程中,也俱足了無垢的智慧,這些都是宗大師「善巧」功德的展現。

※本文摘選澈見《祖師傳》影片內容,以及《起信津梁——宗喀巴大師傳記合刊》導讀內文

日背萬字、五明俱足的宗喀巴大師

以下內容節選自澈見「《祖師傳》EP2-日背萬字的宗大師」、「《祖師傳》EP3-五明俱足的宗大師」影片

宗喀巴大師對於學習經論非常的善巧。宗大師從小在寺院裡面學習,有些經論不太需要別人教,稍微思惟一下就能通達,學習能力非常強,這是宗大師的「俱生慧」。

學習《現觀莊嚴論》時,宗大師先用十八天背完根本文與種種註解,稍加了解裡面的內容,老師再一講就完全通透。學習《戒經》時,宗大師曾經一天就背了十七頁箭桿數量的經文,換算成中文大概一兩萬字。

我們從自己的經驗去推斷這種背誦能力,會覺得匪夷所思,但以自己只能背幾十個字,來證明別人不能背一兩萬個字,這也不是正因,所以無法證成。如果對於寫在書上的事蹟不太相信,這時可以先保持客觀、中立的態度,好好地觀察。

我曾經遇到一位很會背書的學生,他已經將整本《菩提道次第廣論》背得滾瓜爛熟,無論抽考他哪一頁,下士道、中士道抑或是上士道,只要唸一句,他就能接著往下背誦。這讓我相信宗大師的背書能力是真的。

這位學生是如何背書的呢?祈求並正確的發心之後,打開書從第一句開始背,逐句地唸完一頁合起來,接著便能完整復誦,而且他每個月還會再全部複習一輪。

這個人真實地出現在我面前,不是書上的歷史,從這樣的經驗往前推,以宗大師這輩子的著作跟修行來看,宗大師的學習能力是真實不虛的。

宗大師不僅博聞強記,學習「五明」更是完全通達。宗大師在十七、八歲時,跟隨西藏有名的醫官袞卻加布,學習馬鳴菩薩的八支醫論,並牢記於心,只花一兩年的時間就成為當時在西藏醫術最厲害的大醫王。

此外,宗大師在詩詞、詩境、詩論的學習上亦是登峰造極,所以宗大師所造的讚頌及種種著作,文字都是無比地優雅,而且清晰易懂。

宗大師依止師長學習也非常善巧,能夠趣入師長教授的內涵。他有四十多位師長,其中恩德最重要的師長之一叫仁達瓦,教他《俱舍》、《中觀》等等,在當時的西藏可說是教《中觀》最厲害的主要師長。

仁達瓦講授的教法,宗大師只聽一次就能領會,而且善作提問。仁達瓦曾十分歡悅地說:「對你作指授,必須集中精力啊!若稍不注意,即會被問出破綻。」

正所謂「得天下英才而育之」,如果大家跟師長學習都能夠如此,學習態度認真,對教授內容嚴加思惟、觀察,師長肯定會特別歡喜,將所學傾囊相授。

 影音內容 
《祖師傳》EP2-日背萬字的宗大師
《祖師傳》EP3-五明俱足的宗大師

《起信津梁》導讀──宗大師的善巧功德

以下內容摘錄自《起信津梁——宗喀巴大師傳記合刊》導讀;性景法師撰

通曉五明一切所知。

在一切明處中內明為最,其中《般若經》是總攝一切佛法的經中之王,大師最初即專攻般若學,而後經過閱藏,把所有印藏解釋《般若經》及其釋論都進行深入研究。《起信津梁》:「住在蔡寺,仔細閱讀了所有藏文翻譯的經論,心中生出許多觀察一切經教內義的角度。也就是在那時候,大師開始撰寫一部關於《現觀莊嚴論》及其釋論的廣釋。」其他傳記說大師在蔡寺住了四年,筆者認為就是在深入研閲《大藏經》。在《金鬘論》跋文中提到,大師在收藏有《大藏經》的蔡寺開始著手撰寫《金鬘論》,最後在三十二歲那年在德哇巾完稿。

此為德哇巾寺( 惹對寺) 中宗大師閉關即完成《金鬘論》的地方,圖中石板是大師當年著論的「書桌」。攝影:何順天
此為德哇巾寺( 惹對寺) 中宗大師閉關即完成《金鬘論》的地方,圖中石板是大師當年著論的「書桌」。攝影:何順天

 

不僅是聞思,大師還追求完全斷除內心對法性的疑惑。《起信津梁》說:「大師當時心想:聖龍樹父子究竟密意的正見、密集五次第,其中尤其是幻身的部分,特別難以證達。若能證達,意義非凡;若不能證達,則極有可能落入顛倒險處。想到在修習真實義,以及依靠無上密成佛的法都只剩下空談。便說:『如果有如同怙主龍樹父子的密意,能無誤開示這些的善知識,無論是在印度、藏地、尼泊爾,或在衛區、後藏、康區,不論何處,只要我能找到,即便為此捐軀、行任何難行苦行,都心甘情願,當下就可以出發。那時有著這樣極強的心力!』」

證得空性後,大師在沃卡認真修持空性見兩年。《起信津梁》中說:「這樣以正理斷盡對真實義的增益執後,大師精勤修持一心平等安住空性的三摩地,由於以真實的回憶識善加修習,其修持達到超勝,大師曾敘述其力量,說:『現在因為善加修習,在後得位時,各種行相,都會呈現為空而現有的如幻如化,幾乎不會岀現未經空性印證的凡庸顯現。』這是智者所歡喜而難以測量的行誼,是連佛菩薩聖眾都會以讚譽的花鬘來讚歎的對境,更遑論我輩!」

宗大師曾於沃卡地區閉關專修,此為沃卡曲龍寺宗大師閉關山洞。攝影:楊建興宗大師曾於沃卡地區閉關專修,此為沃卡曲龍寺宗大師閉關山洞。攝影:楊建興

不只對內明,大師對於聲韻修辭也是非常地善巧,文殊海大師《傳記附篇》云:「在沃卡等處,從博東派聲明學家虛空賢,聽聞了《迦羅波》及《旃陀羅波》等,而善為通達,但是大師沒有親口承認。大師還從那位上師聽聞、學習了《詩鏡》等諸多修辭論典,成為極其善巧者。當時所著的《妙音天女讚》『蜂眸湧動蓮花美容顏』等文,被稱道為體現了修飾法的感覺。隔年,慬哦名稱菩提上師示寂,由於僧俗有地位者等勸請為作傳記,大師因此著了《須彌傳》,被譽為無有更勝於此的修辭。後來修妙音天女,在桑普寺得見尊顔以後,恆時得其攝受,因此講論著的事業極其廣大。尤其是大師著的瑜伽部及無上密護法等聖眾的讚頌音調、道歌法頌等,都音聲悅耳、婉轉動人,比其他更為超勝。其中瑜伽等大讚音,已經達到究竟顯赫的程度。」

在工巧明上,大師對於密續中繁複的儀軌做法,都完全掌握嫺熟。《起信津梁》說:「此後,大師想要聽聞瑜伽部的誦授與講說,而想要在之前先學習儀軌做法。當初在夏魯,布敦仁波切最主要的儀軌侍者,是號稱於瑜伽部的做法極其善巧的壽王瑜伽師,他有一位高徒──怙賢瑜伽師,大師迎請了他一同前往娘區上下部的邊界,住在契雜康,向他學習《金剛界》、《吉祥勝》、《金剛頂》等瑜伽部大壇城的繪線、舞蹈、歌唱、壇城儀軌、手印等等,並極為嫻熟。」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