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纓勳專欄|眾生如夢何時醒,大師有夢得勝解

蔡纓勳專欄|眾生如夢何時醒,大師有夢得勝解

7143
Hr

作者─蔡纓勳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國文研究所博士,曾任國立台中科技大學老人服務事業管理系主任,專長生死學、生命教育、佛學等。大慈恩譯經基金會創始志工。在譯經院成立之初,便擔任《四家合註白話校註集》之眾潤以及訓詁職位。
閒來常與同修們參訪名山,閱讀古剎,朝聖禮佛,印證經論,同遊心靈無盡寶藏。「普願佛菩薩的法光,能夠攝受有緣,廣度眾生。」

作過夢嗎?作夢時會起念頭嗎?夢醒時,作如何思惟?想到夢,又會想到什麼?是《金剛經》的「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或是《廣論》說的懺悔業障後夢兆中的淨罪相,還是真如老師在《吾願無悔》中的開示:「現在沒事別執著於自己的夢兆,醒了白天還研究夢,那麼多書沒背,經典學得亂七八糟還研究夢,浪費生命!什麼樣的夢是要在意的呢?也不要說從來沒懺悔就忽然夢見。

佛教《善見律毘婆沙》卷十二說:「夢有四種,一者四大不和,二者先見,三者天人,四者想夢。」

四大不和夢的解釋是:「四大不和夢者,眠時夢見山崩,或飛騰虛空,或見虎狼師子賊逐,此是四大不和夢,虛不實。先見而夢者,或晝日見或白或黑,或男或女,夜夢見,是名先見,此夢虛不實。天人夢者,有善知識天人,有惡知識天人,若善知識天人現善夢,令人得善。惡知識者,令人得惡想現惡夢,此夢真實。想夢者,此人前身,或有福德或有罪,若福德者現善夢,罪者現惡夢,如菩薩母夢菩薩,初欲入母胎時,夢見白象從忉利天下入其右脇,此是想夢也。若夢禮佛誦經持戒,或布施種種功德,此亦想夢。」

夢有虛有實,虛是反映白晝的情緒,沒有意義,四大不和夢及先見夢二者便是虛而不實。天人夢與想夢,是實而不虛,二者往往是宿生乃至現世的善惡所感,善夢有提策作用,惡夢有警惕作用,這是我們應該在意的夢。因此夢時或夢醒,應該檢省自身的行為。

之前分享的範圍是《起信津梁》的第三「最初以顯教為主而遍求多聞」以前,大抵是以宗喀巴大師(以下簡稱大師)二十五歲受比丘戒以前的學習。此後大師的人生就進入到「以密乘為主而遍求多聞」。提到密乘,我們會想到什麼呢?對我們多數人來說,密乘是陌生而神祕的一個領域、一座壇城!

宗喀巴大師聖像。照片來源:傳燈寺GEBIS
宗喀巴大師聖像。照片來源:GEBIS傳燈寺

 

密乘,讓我想到本尊法的修學。本尊法中,行者可以跟本尊啟白、祈求、請益修學上的疑難。有時候,有些具有資糧的行者,夢中也會得到佛菩薩的指引,在拜讀阿底峽尊者等祖師傳記中,記載了不少這樣的故事。

無論凡夫或賢聖皆有夢,只是夢中所顯現的意義是不同的。凡夫的夢,多數是四大不調的黑白夢,朦朧不清,醒來往往不知意義何在;但有些夢則不然,是可以祈求的,醒來可以觀察、思惟。在宗喀巴大師的相關傳記中,有多處都記載了大師的夢,在大師的教化與示現過程中,每一個夢均具有非常殊勝、深邃的啟發。舉出一則,來跟大家分享。

大師年三十二時,嘗偕弟子語自在,往拉薩大昭寺大悲觀音聖像前,受大悲齋戒多日時,「有一夜殷重祈禱,求觀夢相。語自在夢有兩大海螺從空而落,墜於衣中。墜已,無間合而為一。取吹之,能發無量廣大音聲。(此夢相徵兆,彼於未來在康地賈絨宏揚正法之廣大事業。)大師則夢上昇那塘(地名)牙常牙拉(山名)之險巖,見一平潔白石板上有青蓮花一枝,其花盛開,顏色鮮美,瓣無萎相,莖幹具全。以手取之,念云:『此乃解脫母之三昧形,何以在此,抑是菩薩攝受相耶?』忽聞有聲云:『非也,是壽相也。』」

宗喀巴大師與弟子在拉薩大昭寺大悲觀音聖像前殷重祈禱。宗喀巴大師與弟子在拉薩大昭寺大悲觀音聖像前殷重祈禱。

宗喀巴大師師生的這個夢,帶給我們修行上的啟發與意義是什麼?

夢是可以「殷重祈禱,求觀夢相」的,「殷重祈禱」是指睡夢前的作意,殷重的加行是「受大悲齋戒多日」;「求觀夢相」是夢時或醒後的思惟。

現實人生,夢本就是心識的反應,往往是不自覺的自然感應,所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所思的大多是情緒作用,昨天的情緒或者是今天白晝的情緒,這種現象,緣於身心不協調所致,如同《善見律毘婆沙》卷十二所講四大不和的夢或先見夢。但其實,夜夢是可以經營的,可以在意的,可以戮力的。

修本尊法尚未成熟時,或者有些特殊因緣,夢給了我們在調伏心續或修行上很大的啟發和助益。當然,重要的是我們如何面對自己的夢,夢醒後如何作意思惟,即所謂「求觀夢相」是也。只是我們都很少去求觀夢相,因為求觀夢相的前提,是對佛菩薩的祈求,或是跟自己內心的互動。

有夢,意謂著思緒起伏,所以作夢醒來,宜先觀察白天的思緒或最近的心情,尤其是剛躺下去所作的夢,往往是接續白天時內心的續流。白晝沒有淡下的執取,容易出現在夢裡,醒來時容易感覺模糊或驚嚇,這是給我們提策警省。

如果有意義的夢,往往是二、三更所作,拂曉醒來時印象深刻。這種夢,類似人天夢、想夢等。以前我有個大學同學,考完碩士班後,有一天作了個夢,夢中有高大、著黑袍的人,像天神一樣在對他宣榜單。他問我這夢吉凶,我說這應該是吉祥的夢,代表會考上研究所,後來放榜他也真的考上了,拜周何教授(國學大師,西元1932-2003)為師,學習古文字及禮學。

我自己考碩士班時,覺得考不好,考後幾天作了一個夢,夢中二個人在唱名,唱到名就通過去,我被唱到,而且所有科目中,我的專書《論語》考最高分。後來放榜時,我真的錄取了,論語也確實是考科中分數最高者。考前,我有跟觀音菩薩祈求,請菩薩加持我考上研究所,讓我能夠撰寫佛教論文,將來護持三寶。夢,多少反應了我們內心的祈求與未來的吉祥勝事。

大師與弟子語自在的夢,是請示大悲觀音菩薩指點修行的方向與工夫,這個夢我讀了好多遍,仍不得其深旨。法王周加巷在《至尊宗喀巴大師傳》提到:「仔細尋思時,一種行相是此生事業廣大的象徵,這是無可懷疑的,但似乎並非僅此一種。」

法王周加巷進一步詮釋:「登上險峻的岩山,這表示從輪迴越出而來到解脫道上。極細膩柔滑的白石板,是表示不被只為自利的想念污垢沾染,而且已遠離煩惱的粗行而成柔妙,即標誌原來具有文殊(文殊譯意即柔妙吉祥)的心識。盛開的青蓮花,色彩明朗,是表示觀見如所有和盡所有一切法理的不相混雜的妙觀察智盛大開展而且明朗。花瓣未萎是表示以卓越智慧的功用滌除對教法無知和邪念的垢穢,而重新開展佛教心要,並住持純金般的宗風。帶有花柄是表示教法住世並非短暫,而是直至長久時間中,都能成為眾生福田而住世。宗喀巴大師取花持於手中是表示這樣的清淨教法,將大宏而長久住於世間,並且這必定是由一切智宗喀巴的悲心和事業成為手中物一般而來的(教法大宏能長久住世)懸記。」

文殊菩薩聖像。照片來源:傳燈寺GEBIS
文殊菩薩聖像。照片來源:GEBIS傳燈寺

 

這個夢,大師本人並未多加解釋,夢中以為是度母攝受的表徵,也有人對他說這是壽徵,二說應該都有其道理,所謂「並非僅此一種」是也。夢相字字珠璣,蘊含無限法義,就像本尊對大師的授記。這種對大師的授記,大師本人未多言的自謙,是可以約略體會到的。此種意涵,就像常師父說善知識的重要,並未說善知識是指自己,待老師開示直指善知識可以收攝於自己的師長,反覆不斷地叮嚀點醒,讓我們對依止法方有深刻的信心與定解。

《起信津梁》記載,大師42歲時,抉擇應成自續兩派見解,夢中親見聖龍樹五父子獲得加持,隔天研閱《佛護釋》,證悟空性,即著《緣起讚》。

53歲時,在拉薩大昭寺舉辦祈願法會過程中,一位善妙悟境的修行人,夢見一位巨大的女人以雙手抱住大昭寺以防火災的夢境,隔夜真的發生燈芯所殘留的布塊與酥油燃燒起火,熊熊火勢,令大家恐怖。大師立刻入寢室修法,隨即寂靜無風,火勢得以控制。又法會結束後,弟子們祈請希望能建立根本道場,大師為了觀察何者最合適,就在覺沃佛前祈禱,觀察火焰及夢境等徵兆,在一切選擇當中,選定卓日沃切山最吉祥,在此建立今天的甘丹寺。

夢,是護法神的一種提策,是佛菩薩的一種引導,可以觀察,作為抉擇事理的因緣。

總之,夢,常常是自己情緒的反應,但如果精進修學及殷切祈禱後所作的夢,也有可能是師長的啟示教誡,是聞思修的學習感應。然而如果夢境未經師長印可,隨自心意解讀為感應,終日為此汲汲而求,亦非殊勝緣起。應以諸大經論與師長教授為指南,引領修行道上的每一步,最是吉祥。願與大家共勉之。

 參考資料 

  • 《吾願無悔:三十五佛懺講記》。第178頁。
  • 《善見律毘婆沙》。卷十二。
  • 《起信津梁——宗喀巴大師傳記合刊》。第102-105頁、第122頁、第149-157頁。
  • 《宗喀巴大師傳》。第四節,〈受具及遍學密法〉。
  • 《至尊宗喀巴大師傳》。第145頁。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