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纓勳專欄|教法東流阿壩州,漢地建寺擦科巴

蔡纓勳專欄|教法東流阿壩州,漢地建寺擦科巴

8931
Hr
蔡纓勳教授

作者─蔡纓勳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國文研究所博士,曾任國立台中科技大學老人服務事業管理系主任,專長生死學、生命教育、佛學等。大慈恩譯經基金會創始志工。在譯經院成立之初,便擔任《四家合註白話校註集》之眾潤以及訓詁職位。
閒來常與同修們參訪名山,閱讀古剎,朝聖禮佛,印證經論,同遊心靈無盡寶藏。「普願佛菩薩的法光,能夠攝受有緣,廣度眾生。」

宗喀巴大師教法是在何時初傳漢地?漢地出現第一個格魯道場是何時?格魯五大論學制又是何時出現的呢?

完整道次第教法中每一個法類的修持與建立,都離不開淨罪、集資,皆須仰靠真實依止善知識。而宗大師的教法能東傳至漢地,也同樣有賴於歷代無數祖師們的悲願攝持,以及所有具緣信眾精勤地淨罪、集資,方能彼此相互感應道交而成就。在此,深深禮敬將大師教法宣弘至漢地的歷代傳承祖師們,也深深隨喜生生世世在漢地修學大師教法的同行善友們。

一年,我從川藏邊境的德格印經院經阿壩州首府馬爾康市,再南下成都,次日彷彿心有靈犀一般,撥個了空檔,參拜位於川西的石經寺,並在這座古老的寺院深思低吟,駐足良久。石經寺是一座古寺,史中記載,能海大師曾駐錫於此,並在此弘揚漢藏顯密教法。能海大師與法尊法師是同學,也都是以漢僧身份到藏地修學格魯顯密教法,「譯經法尊,說法能海」二位均為宗大師教法之東傳之先鋒,並為教法廣弘奠立基礎。法尊法師駐錫在今五台山及北京一帶,能海上師弘化以四川為主,擴及江浙、京城一帶。此外,與二師同輩,弘陽於川北一帶的是今阿壩州大藏寺的第七世祈竹仁波切。

三位法師均師承講述《掌中解脫》的帕繃喀大師(1878-1941年)及第七世康薩仁波切(1888-1941年)。帕繃喀大師、康薩仁波切都是清末民初藏傳佛教格魯派教法之大成就者,被譽為西藏之日、月二輪。有一說,帕繃喀大師,正是宗大師早期四位弟子之一:擦科本波,本名語王名稱(昂旺扎巴)的轉世

石經寺宗喀巴大師殿與藏經樓,是能海大師以漢僧於漢地弘揚格魯教法的道場。藏經樓供奉著石刻金剛經的勝跡。照片提供:蔡纓勳
       石經寺宗喀巴大師殿與藏經樓,是能海大師以漢僧於漢地弘揚格魯教法的道場。      藏經樓供奉著石刻金剛經的勝跡。照片提供:蔡纓勳

 

擦科本波.昂旺扎巴大師生平

擦科本波因早年便離開衛藏,有關其事蹟,以《起信津梁》為主的西藏古籍記載得不多,區區幾則。但在今川北阿壩州一帶的口傳歷史中,擦科本波的故事卻一直盛傳著。此處,略述其生平如下:

一、擦科本波大師生於十四世紀中葉的嘉絨(今四川阿壩州),幼年本信奉西藏的原始信仰苯教,並因資質聰敏及其才學幼年時便相當有名氣。稍長赴西藏拉薩學法3。

二、宗大師約二十五歲(1381年)時在乃東文地區白色佛殿的辯論法會,對擦科本波等許多三藏法師講授現觀、中觀、量學等眾多法義。

三、宗大師二十七歲(1383年)由擦科本波當侍者,來到拉薩具有五種天生特色的大悲觀音像前,進行多次禁食齋,猛力祈禱,然後觀察夢境。擦科本波夢見兩個大法螺從天而降,落入自己懷中,頃刻間合成一個。他拿起來吹奏,便發出了無量巨響。這似乎是他將來會在嘉莫隴(今阿壩州)下區大興佛陀聖教,事業廣博的徵兆。

四、擦科本波跟隨宗大師學習因明、般若、俱舍、中觀及律學等佛法,又受灌頂,修持各部密法,獲得顯密各種成就,得宗喀巴大師賜號「堪欽」(Khenchen,即「大方丈」之意)。

五、後奉大師命離開西藏回到家鄉阿壩州建寺弘法。在西藏的口敘史事中,宗喀巴在師徒告別時,把自己的唸珠贈予擦科本波,擦科本波便發下大願:「這串唸珠有多少顆珠子,我便當建立同等數目的寺院以報師恩!」。這個故事流傳很廣,在嘉絨一帶人人都深信。但卻未在正式的古文獻上讀過這種記載。

六、宗大師四十三歲(1399年)時,在掖區德鄔惹寺。在此收到擦科本波在嘉莫隴(今阿壩州)建立寺院的回報,並與回信。

七、據《廣傳》記載:宗大師的首要弟子擦科本波‧昂旺扎巴按照以前他前往康區時,應允在嘉絨地方建立一座寺廟的諾言,在昌哇的邊隅,修建了達昌寺,然後將所有情況,致書於大師。大師在復信中,訓示他應當嚴守戒律,並寫作了《三主要道》隨函寄給他。在書信的結尾中說:「昂旺扎巴具慧徒,我之信教汝追蹤,一切生中諸行願,相應而行成佛時,首份甘露賜汝用。」

大藏寺佛塔,是整座寺的標竿,也是宗大師教法的一個精神堡壘。塔內珍藏諸多佛教聖物,包括昂旺扎巴的舍利。照片提供:陳亞玲
          大藏寺佛塔,是整座寺的標竿,也是宗大師教法的一個精神堡壘。         塔內珍藏諸多佛教聖物,包括昂旺扎巴的舍利。照片提供:陳亞玲

 

八、《廣傳》所謂「達昌寺」,就是今天川北格魯總寺大藏寺(又譯作答倉寺、大澤寺、達倉寺、達昌寺等)。大藏寺的藏文,全名是「甘丹大藏恒周林」,即「兜率信滿任運成就洲」之意。「大藏」是藏文「圓滿的信心」或「圓滿足數」的意思。根據《安多政教史》記載,昂旺扎巴在阿壩州建立了一百零八座寺院。達昌寺就是圓滿108座足數的最後一座寺院10

九、據《廣傳》記載11:昂旺扎巴勸請宗喀巴大師著出《獨勇能怖金剛現觀修法》。在康區,大師的事業極大,而且建立了殊勝的五大寺。在這些寺院中,建立起顯密講說和聽受之規,及清淨的戒學。

十、在宗大師成就的弟子中,昂旺扎巴列為大志雄心者。這或許是指其回家鄉建諸多佛寺廣弘宗喀巴大師之教法12,首先建立了現今稱為「安鬥寺」的道場(此寺亦稱「雅各寺」,即「第一間寺院」之意,據口語相傳其命名是因為此寺乃昂旺扎巴所建之108寺中之第一座),再建立了曲爾登甲寺、冬日寺、南木甲寺、羅若寺、毛爾蓋寺、桑登寺、彌勒寺、康貓寺、鬆多寺及茶谷寺等。最後建立大藏寺。

十一、昂旺扎巴建成大藏寺後,把住持任務交予第二任方丈卻吉札巴(Choje Drakpa,即「自在法王」之意),自己則繼續雲遊弘法,將格魯教法在當地弘揚開來。最後,他在離馬爾康縣城不遠的茶谷寺圓寂,其遺體被供奉於塔內,至1930年代被毀。13

十二、1983年,第十世班禪大師為大藏寺捐資,重新把昂旺扎巴遺體倖存的一部份封入新塔,此塔至今仍在。昂旺扎巴大師的頭蓋骨上有一個天然顯現的藏文「唵」字,清晰可見,這塊聖骨現在被尋回而供於大藏寺內。在茶谷寺內,除昂旺扎巴靈塔,還供有大藏寺第二代方丈卻吉札巴的靈塔。寺外的林中,有一棵巨大的柏樹,據說這棵樹本來是昂旺扎巴大師的手杖,在五百多年前被大師插在地上而長成了今天所見的大樹。

大藏寺已故法台祈竹仁波切的舍利塔。第七世祈竹仁波切與能海大師、法尊法師同屬帕繃喀大師徒孫。照片提供:陳亞玲
  大藏寺已故法台祈竹仁波切的舍利塔。第七世祈竹仁波切與能海大師、法尊法師同屬帕繃喀大師徒孫。 照片提供:陳亞玲


於漢地建立正法幢,對眾生起真實饒益

總之,昂旺扎巴生於四川阿壩州,少年即赴西藏跟隨宗大師,學法有成,奉宗大師之命回到故鄉阿壩州一帶建寺弘法,廣度有情,可說是第一個將宗大師教法帶到漢地的祖師,是宗大師教法東傳的先鋒。在拉卜楞寺(始建於1709年)尚未建立的年代,在十五、六世紀時廣弘大師教法,攝受有緣眾生,雖只侷限於漢地的藏族、藏語文化地區,仍可見昂旺扎巴的偉大貢獻。14

到帕繃喀大師(1878-1941年)時示現了樹立法幢、信眾廣布。法尊法師更是一生專注於譯經,漢譯出諸多宗大師教授論典及西藏史書,而能海大師透過講說宣弘,建立起儀規等,二位漢僧更將大師教法進一步灌注到神州大地上,讓具緣的漢族信眾得以親近修學。時至今日,我們能夠用孰悉的語言歡喜地跟隨日常師父、真如老師學修宗大師清淨圓滿教法,此時大因緣,真是百千萬劫難遭遇。雖說種族有漢、藏之分,但在無限生命中卻不分種族,因為有善知識,讓我們一樣能得大師攝受。

法尊法師第二次入藏前,曾記載了一段至深感人的對話15。1931年,一位退位的格登持巴(甘丹赤巴)大師,曾經教授法尊法師說:「你在三大寺,就熬到第一名格什(格西),漸次升到格登持巴,像我這樣頭上打著一把黃傘,這也是乾枯假名,對於佛法並無多大的益處。你如今先回去把宗喀巴大師的《菩提道次第廣論》翻譯出來,在你們漢地建立起正法幢,那才是對於佛法和眾生做了真實的饒益。你若能設法將絳熱仁波卿(安東恩師之名)迎接出去,把宗喀巴大師的顯密教法建立起來,那比考格什升格登持巴的功德,大得多哩。」

大乘增上生道的過程,就像這位甘丹赤巴教誡法尊法師回漢地建立教法一樣,其中有著無數祖師之悲願力,一代又一代;一個道場到另一個道場,從衛藏到漢地,轉變娑婆世界的塵土為金沙,讓我們一點一滴地蒙受道次第的法語甘露。宗大師的教法能在漢地開花結果,從大師的弟子擦科本波‧昂旺扎巴肇始,在青藏邊陲的川北,再傳入川西的成都乃至山西北京江南,經帕繃喀大師、能海大師、祈竹仁波切、法尊法師,以至今日創立福智團體的日常法師及真如老師等,從點、線的基礎開展,到今天以五大論學制為根本,作全面多元的攝眾,真是道不盡的禮讚與感恩,深深地讓我們禮敬、讚仰與效學,似乎也是一道依止法的精神流淌,同時也預示宗大師的教法必定能在這個時代燦爛發光,照亮無盡無邊的眾生。

近慈寺,本是能海大師當年駐錫宣講格魯教法的漢地道場,惜文革遭毀壞,如今重建的觀音殿。照片提供:馮時敏
   近慈寺,本是能海大師當年駐錫宣講格魯教法的漢地道場,惜文革遭毀壞,如今重建的觀音殿。   照片提供:馮時敏

 

註釋

 

1.石經寺:根據宋大魯居士著能海大師傳,宗喀巴大師在成都弘法根本道場是在文殊院所屬近慈寺。原址因文化革命時,被工廠強佔強拆,經僧俗弟子積極反映,後來將成都市郊建築宏偉之石經寺作為拆毀近慈寺之補償,這是石經寺作為能海大師根本道場,相關文物均移到寺中。
2.帕繃喀大師轉世說:帕繃喀大師,是擦科本波,本名語王名稱(昂旺扎巴)的轉世。這個說法是出自大藏寺前法台祈竹仁波切自傳《浪丐心淚──大藏寺祈竹仁寶哲自傳》。又有以為是章嘉大師轉世。
3.至拉薩學法:參見《浪丐心淚──大藏寺祈竹仁寶哲自傳》。
4.宗大師對其講授法義:參見《起信津梁》頁104。
5.夢見法螺:參見《起信津梁》頁105、《廣傳》頁144。
6.賜號堪欽:參見《浪丐心淚──大藏寺祈竹仁寶哲自傳》。
7.阿壩建寺:參見《浪丐心淚──大藏寺祈竹仁寶哲自傳》。
8.宗大師在德鄔惹寺說法見《起信津梁》頁136、282
9.修建達昌寺見《廣傳》頁224。
10.昌寺見《廣傳》頁224,及《浪丐心淚──大藏寺祈竹仁寶哲自傳》。大藏寺建立於1414年,建寺過程,當地苯教信仰極為盛行,其法師具有很大的神通能力,給昂旺扎巴建寺很大的阻礙。這時,昂旺扎巴便透由烏鴉帶信請求宗喀巴大師開示解決困難的方法,宗喀巴大師為大藏寺特別寫成《怖畏金剛儀軌》及修持法王護法幻輪之要訣,仍由烏鴉充當信鴿帶回昂旺扎巴處。昂旺扎巴依儀軌修法,便降伏了當地四十多位苯教術士,順利建成大藏寺。這部《成就怖畏金剛十三尊儀軌》,本為大藏寺僧人修持,後廣泛流傳至所有派中寺院。在此儀軌的跋文中,宗喀巴特別說明儀軌乃為東方森林中之大藏寺而著。此由宗喀巴大師親書之手稿原存於大藏寺,後遺失。
11.在康區的事業參見《廣傳》502頁及《浪丐心淚──大藏寺祈竹仁寶哲自傳》
12.廣建寺院弘揚宗大師教法:參見《廣傳》502頁及《浪丐心淚──大藏寺祈竹仁寶哲自傳》
13.大師圓寂:本段與下段,參見《浪丐心淚──大藏寺祈竹仁寶哲自傳》
14.拉卜楞寺未建前廣弘教法:當拉卜楞寺建立後,根據大藏寺史話,嘉木樣大師及貢塘仁波切都曾當過大藏寺法台。
15.法尊法師翻譯《菩提道次第論》的因緣:參見法尊法師著《西藏與西藏佛教》頁131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