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纓勳專欄|中觀的跨世傳承──師從至尊仁達瓦

因為大師的般若顯性之中觀與隱性道次第之傳承,來自於仁達瓦上師的教授,至尊仁達瓦和至尊宗喀巴兩位大師,不僅是這一生,而是多生的契合因緣,是無量劫所造下的殊勝宿願。有時仁達瓦作師,宗喀巴為徒;有時宗喀巴作師,仁達瓦為徒。同一時機中,行菩薩行,兩師同為至尊文殊的上首弟子,共同發願,如願而出現於此間雪域西藏。

蔡纓勳專欄|巡迴立宗美名揚,般若功德花果盛

巡迴立宗,是大師初到藏地的主要學習,將所學經論融入心續並綻放出種種功德花般若果。《起信津梁》一書中,記載宗喀巴大師「在十九歲時,前往桑普寺及德哇巾寺等地作巡迴立宗,以抉擇慧的鐵鉤,牽動著善士智者們的心意,智慧與法音圓滿的美名,從此遠播。」

蔡纓勳專欄|無盡燈的叮嚀──依止法的故事

在我多年朝聖及閱讀有關大師的傳記中,有一段故事,總是百讀不厭,無限感動、思惟與低吟,是幫助我起信大師教法的津梁,那就是大師十六歲時,準備離開夏瓊寺前往衛藏拉薩學法,上師義成寶法王的贈別、祝福與期待,像一帖千古的錦囊妙寶。

蔡纓勳專欄|乘大鵬翅翼翱翔,開啟格魯源流的夏瓊寺

夏瓊寺是元至正九年(西元 1349年),由義成寶法王創建,青海省最古老的寺院之一,位於海東市化隆回族自治縣查甫鄉最南端的—座山顛之上,傍依滔滔黃河奔騰,後邊巍巍群山簇擁。因為此處山形如展翅欲飛的大鵬,故取名「夏瓊」(藏語意為「鵬鳥」)。佛寺就修建於「鵬鳥」的左肩部,寓有乘風凌空,飄然飛翔之意。

蔡纓勳專欄|三歲受戒與授記,宗喀巴大師在夏宗寺

三歲時,我們會想什麼?我們可以做什麼?我們又會得到怎樣的祝福與期待?宗喀巴大師三歲時,那是 1359 年,由於出生具有諸多吉祥夢兆,出生後,無論身相行為舉止,迥異於一般小孩。因此,際遇自然殊勝。三歲的大師,際遇殊勝,靈光慧炬,閃耀於夏宗寺,因為夏宗寺正是第四世大寶法王特別為大師三歲時傳授五戒的道場。

譯筆下的朝聖路|專訪《起信津梁》主譯性景法師(下)

小至度量衡、大至譯文,耗時一年多詳細斟酌,為的是能夠跨越時空具現宗喀巴大師時代場景,同時表達出克主傑大師對宗大師的強烈信心和渴仰。「這不是一本普通的傳記。」對性景法師而言,來自祖師的思想猶如救命之恩,也是他希冀可以透由傳記帶給大家的感動。※專訪內容由大慈恩・月光國際譯經院授權刊登,採訪者為釋性揚,小標與圖片經福智文化編輯調整。

譯筆下的朝聖路|專訪《起信津梁》主譯性景法師(上)

每次校對前,都要念誦一千遍密集瑪;參考近百部文獻資料,只為還原出歷史的真實。《起信津梁》主譯性景法師是在什麼機緣下,開啟這部史傳浩大的翻譯工程?其中又有哪些來自師長傳遞的深厚信仰與譯經細節?透過這篇專訪,我們得以見證其中的全貌。※專訪內容由大慈恩・月光國際譯經院授權刊登,採訪者為釋性揚,小標與圖片經福智文化編輯調整。

蔡纓勳專欄|滴血化作菩提樹,禮塔爾寺栴檀樹記

那天,2013年暑假的一個日子,一行約 30 人再度朝禮塔爾寺。禮塔爾寺,最先想到的就是那一棵充滿傳奇性、故事性與啟發性的栴檀樹。今天我們在大金瓦殿前所見到的栴檀樹,並非直接就是當年宗喀巴大師臍帶血所長出來的那棵栴檀樹,葉面上烙印著獅子吼佛佛像的栴檀樹。而是延生自本尊的化身栴檀樹。本尊化身,不即不離,一而二,二而一。

大慈恩.月光國際譯經院介紹

2019年,宗喀巴大師圓寂六百年之際,「大慈恩.月光國際譯經院」(以下簡稱月光國際譯經院)的二本最新譯著——《妙音笑因類學》及《起信津梁——宗喀巴大師傳記合刊》,即將在12月正式出版。而此同時,月光國際譯經院之正式組織——「大慈恩譯經基金會」,也在今年於加拿大成立,以保存經典、翻譯經典與培訓譯師為主要使命,致力於傳持佛陀教法,為留下人類文明的珍貴遺產而奉獻熱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