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音繞樑的嗓音:高音C之王帕華洛帝

2035
Hr

作者 — Sunny
興趣廣泛,但最割捨不下的還是閱讀,從散文、小說到漫畫都是涉略的範圍。總在腦內上演很多小劇場,任思緒奔騰跳躍,然後化為片段的字句用筆尖留下痕跡。

 

季節來到夏季的尾聲,每每這個時節,總讓人想到那首流傳甚廣的義大利民歌《我的太陽》,隨著一句「O sole mio」一同追逐普照的陽光,感受風雨洗滌的空氣。歡快的旋律,勾起的不僅是喜悅的心情,更喚起記憶中那位帶著頑皮笑容,捏著一條白手帕引吭高歌的男高音——帕華洛帝(Luciano Pavarotti)。帕華洛帝在舞台上一直是最閃耀的存在,善於使用圓潤而醇厚的高音,帶我們走入他用歌聲構築的世界。然而或許是他在歌劇界的成就實在太高,導致大家關注了他的歌聲與成就,卻容易忽略帕華洛帝那正向而受人尊敬的性格。

交織苦樂,成就精彩人生

帕華洛帝出生於戰爭的年代,三歲便經歷二戰,朝不保夕的生涯在他年幼的心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永遠記得戰爭的慘況,無情的機關槍,一整晚沒有停歇。」然而戰爭卻不是他離死亡最近的經驗,十二歲那年,他因為破傷風,差點送了命。生死交關的經驗帶給帕華洛帝的卻不是痛苦、畏懼,反倒讓他此後學會熱愛生命,並且開朗生活。

當你曾經死裡逃生,就能以倖存者的角度看待一切。這種時候(即瀕死之時),有些人會對自己喊話;我會說,我將享受生命萬物,享受太陽、天空與樹木,享受一切。」他的確實現了自己的諾言,幸運撿回一命的帕華洛帝學會享受生活,無論是苦是樂,總以最樂觀的心態看待一切。認識帕華洛帝的人總用開朗來為他定義,而他的開朗卻不是沒來由的,因為見證過真正的痛苦與憂慮,才能更珍視得之不易的每一天。

人的一生不可能沒有風霜,苦樂總是交織著上場,就像一齣好的歌劇,必得有高潮迭起,最痛苦的瞬間,往往伴隨頓悟。帕華洛帝這一生不全然是順風順水,也並非總是痛苦難耐,但喜憂參半,才讓他的生命得以精彩。他在自傳中如此總結:「儘管有這些生活中無法避免的痛苦與悲傷,整個衡量起來,我的快樂還是遠遠超過痛苦。沒有任何事情曾經讓我消沉不振,我珍愛我的生命。

2015年6月2日,帕華洛帝於法國韋洛德羅姆球場 (Orange Vélodrome)演唱會。 圖片來源:Wikipedia

 

放下恩怨,搭起信任的橋樑

「盧奇亞諾很喜歡開玩笑,怎麼說呢……有『小伙子氣』,我會用這個詞形容他。有點長不大,像個大孩子。」女高音瑪德琳.瑞妮回想起帕華洛帝,用「大孩子」三個字精準描述了這位名留青史的男高音的人格特質,但他的孩子氣並不膚淺,而是睿智的、純樸的,令人會心一笑的。

孩子氣,意味的不是長不大,而是始終保有純真的靈魂。即使身在紙醉金迷的上流社會,帕華洛帝都不曾變過,始終真摯、友善、慷慨,他或許會生氣,但從無隔夜仇。「我不斷學習如何愛人,這樣說可能很奇怪,因為人與生俱來就要愛人。我選擇全然信任身邊的所有人,如果少了對人的信任,我將不復存在。」

這份友善有時會害他被利用,但就算遭遇共同籌辦者將公款全部帶走,導致他面臨窘境,甚至必須全數賠償。帕華洛帝還是能不記仇,大方且友善地向那人打招呼。畢竟人生苦短,與其讓那些不快樂長存於心,不如喜悅而溫暖地與他人相處。

熱心公益,用愛回報社會

「如果我還不承認自己已經非常有名,未免就謙遜得太過虛偽。我希望能利用在這個領域的好運道,做些建設性的工作。」帕華洛帝在陳述成名的好處時這麼說道,而他也的確做到了自己的承諾──熱心公益並盡力付出。

帕華洛帝在世時多次舉辦慈善演唱會;推行「拯救亞馬遜雨林」的公益活動;捐款給骨髓移植中心;在各地建立援助機構,也因為熱衷公益,獲聯合國任命為「和平大使」。有句話說「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他深知自己的榮耀皆是由於社會大眾的喜愛,於是也以廣博的愛來回報。

帕華洛帝於1998年12月10日在聯合國舉辦的世界人權宣言五十週年紀念活動上演唱。 圖片來源:United Nations

 

所謂「種如是因,收如是果」,帕華洛帝對公益的熱忱源於其慷慨及自謙的個性,而這樣的個性使他從不自滿,因而能發憤努力,才得以有所成就,他也樂於將這份成就與大眾分享——像是一個由謙虛到愛人的循環鏈,善意在此間流轉,不曾止息。

帕華洛帝一生像是驗證了尼采在《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中寫過的那句話:「人類的生命,不能以時間長短來衡量,心中充滿愛時,剎那即永恆!」他風趣的個性,美妙的歌聲,以及慈悲的善心被記錄在歷史的洪流中,儘管光陰荏苒,依舊被深深銘記。

 

參考資料
《帕華洛帝自傳:我的世界》/魯奇亞諾.帕華洛帝, 威廉.萊特/足智文化有限公司
《我的朋友帕華洛帝》/Candido Bonvicini/世界文物
《帕華洛帝:世紀男高音》/朗·霍華(Ron Howard)/車庫娛樂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