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偉:將感恩之心唱入母心

98
Hr

「輕輕的一個吻,已經代表我的心……」

看著台下的母親,我的歌聲鯁在喉頭,許多的情感湧上來,讓我幾乎要落淚,伴奏的琴聲依舊悠悠進行著,卻再沒有歌聲陪襯。那瞬間,我像是失語一般,只能凝望著她。

從小,在母親心中我便不是個安分的孩子,總讓她操心,我以為是母親不了解我,從沒想過是因為木訥的我與她不擅長說愛。只因為和母親的心結,讓我不斷向外出走,試圖讓自己離家越遠越好,但性格中的高傲因子卻讓我在學校、社會像是隻帶刺的刺蝟,常常傷害別人,卻不知該如何放下防衛。若不是母親依舊堅定的照料、親友溫柔的關懷與婚後妻子的耐心體諒,我想,我一定還在幽深的孤獨中深深痛苦著,也一定無法感受到自己其實備受關愛。

所以,我將今年的生日,獻給我希望感謝的所有人。

我決定舉辦一場音樂會,以【情.歌.佳年華】作為音樂會的命名,希望藉歌聲唱出對親情、友情以及愛情的感謝,並以六十歲(對我而言美好的年華)生日的名義,邀請大家參與這個聚會,藉由音樂傳遞我的感謝,也希望藉此拋磚引玉,讓所有不擅以言語表達感謝之情的人明白,其實只要我們願意,感謝可以以任何形式傳達。

【情.歌.佳年華】演唱會主視覺。 圖片提供:莊偉

 

會選擇用音樂表達感恩,是因為不善言辭的我只有在唱歌時能讓情感任意奔流,只有唱歌時,我能將所有感性、謝意、喜悅、悲傷……所有的感情揉雜在歌聲中,透由悠悠的旋律傳遞。透由歌唱,我希望感謝成長過程中陪我一路走來的家人朋友,更要感謝媽媽給我人身、撫育我成長,因為有他們,才有今日的我。

有了想法,執行起來就快了,我租借了場地、邀請編曲者、製作海報……為了讓演唱會更加圓滿,我更邀請長年住在美國的兩位弟弟和我合唱,希望當天,母親不只因為我的歌聲快樂,更因為家人團圓喜悅。約莫一年光陰的努力,終於在我六十歲生日那天,為了所有我愛的、感謝的人獻唱。

莊家三兄弟。 照片提供:莊偉

 

這場音樂會,加上安可曲,整場總計唱了十七首歌,其中有三首歌曲是特別獻給母親的。

第一首<Amazing Grace>是由二弟領唱,這首每年會被撥放或演唱一千萬次以上的名曲,在我心中有不同的解釋,這首歌像是提醒我,要看到他人的付出、母親的恩惠。唱到「I once was lost, but now I’m found. Was blind, but now I see.」的時候,總會想到自己,曾經迷途,在生命的歷程跌跌撞撞,盲目而不自知,若非母親總拉著我,或許我將無法如今日,能睜開心眼看到他人的付出。

為尊重智慧創作請勿轉載

 

第二首<You Raise Me Up>由三弟領唱,一般人總覺得是一首鼓舞的歌,我卻想將raise表示成撫養,這是一首感謝母親拉拔我們長大的歌。歌詞中提到:「When troubles come, and my heart burdened be.」我便想到小時候得中耳炎的過去,面對因疼痛而鬧脾氣的我,母親卻耐心而溫柔,她沒有因此斥責我,卻將我揹起,帶著我一步步向前。當唱到:「I am strong, when I am on your shoulders.」母親用她瘦弱的臂膀,扛起了一個家,帶著我們前行的畫面也隨之浮出。母親的付出,值得我們歌詠一輩子,我卻花了近五十年,才真正體會。我覺得感慨,卻也慶幸。

為尊重智慧創作請勿轉載

 

最後一首<月亮代表我的心>由我演唱,在演唱會尾聲,唱出對母親的愛。這首歌原唱為陳芬蘭,卻由鄧麗君唱紅,歌詞呢喃似地娓娓問到:「你問我愛你有多深,我愛你有幾分。我的情也真,我的愛也真,月亮代表我的心。」通常人們將這首歌視為給情人的話語,但我每次聽到這首歌,就覺得是母親在對我說:「我愛你。」

為尊重智慧創作請勿轉載

 

母親對我的愛就像高掛在天空的圓月,沉默而溫柔地散發著光輝,等著我抬頭看一看,體會她的真情真意。是的,我真的感受到了,母親的愛,以及她對我的用心。我很幸運,多年的埋怨沒讓我從此遠離母親,反而找到一條能夠理解、親近她的路。

唱到「輕輕的一個吻,已經代表我的心……」的時候,我開始哽咽。我想到,媽媽小時候也曾輕輕吻在我的臉上,這些輕吻都是承諾,她承諾將一生奉獻給我。我藉由這首歌重溫母親的愛,感謝這些年來總無怨無悔愛著我的母親,也透由歌詞用力地唱出了:「愛」

莊家人齊聚音樂會。 照片提供:莊偉


歌曲尾聲,我走下了舞台,將花獻給媽媽,並給她一個深深的擁抱。多少年了,我從未送她禮物,這是第一次,我終於能開口說愛,終於能給她一個感謝的擁抱。

 

 

 看【漫畫版】故事請至 ↓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