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心之勇士林淑玲:戰勝自己是最大的成功

六月心之勇士林淑玲:戰勝自己是最大的成功

684
Hr

§ 勇士心語 §


教書就像接力賽,一棒傳一棒,幼稚園傳給國小,國小傳給國中,國中再傳給高中,而成功不必在我,不必在眼前,不必在當下,只要不放棄就不會失敗。

—林淑玲

「老——師——抱——抱——」小瀚奮力伸直臂膀,想搭上我的肩,但萎縮的肌肉讓他怎麼使勁也搆不到。我毫不猶豫地上前擁抱小翰,一邊鼓勵他今天做得很好。「小瀚你最——棒——了!今天學會了ㄅㄆㄇ,不怕慢,只怕斷,我們明天繼續加油哦!」

每天像打仗似地面對十多位有重度障礙的孩子,有時擔任母職,幫學生換尿布、洗屁股,甚至要忍受摸到大便的噁心;有時盡教育義務,一遍又一遍教導著ㄅㄆㄇ、123,得放下作育英才的心願,接受孩子茫然的神情,打起精神反覆教學。現在的我,在極其疲累的狀態下,方能真心喜歡這些孩子,多虧那年應好友的邀約,參加了學校的生命教育工作坊,與一群熱愛生命和教學的老師一起學習成長。

猶記得畢業時,我懷著滿腔熱血,希望成為照亮孩子前程的明燈。當時特教班非常稀少,所以我暫時被分發到普通班。但持續十年下來不僅喉嚨長繭、聲音沙啞,雙腳更是無法久站。考量長久下去不是辦法,我轉到只有八位學生、兩位老師的特教班。當時多為輕中度障礙的孩子,他們能自理生活,學習簡單知識,我教起來得心應手。然而因融合教育的推展,特教班開始出現重度或極重度障礙的孩子,我被迫提起心力接受各種挑戰。

照片來源:林淑玲老師提供。

 

在教室裡激烈地和有情緒障礙的孩子拉扯、嚷嚷是家常便飯;坐在桌前拿著湯匙毛巾,耐心地哄著孩子吃飯、隨時擦拭噴到臉上的口水飯粒也是常見光景;在樓梯間抱著腦麻的孩子上上下下、氣喘吁吁更是日常小事。隨著每天以不好使的身體全力與孩子奮戰,我踏入學校的步伐日漸沉甸,十六年前那初為人師、想與孩子共創美好未來的熱情早已消磨殆盡,取而代之的是看不見未來的絕望神情,及何時能歸去的渺小心願。想轉回普通班的念頭時不時地冒出,同事和家長也不斷鼓勵我離開。理智與感受止不住地日夜打架,離開特教班,我擔憂他人的閒言閒語,說我自私現實,但留在特教班,我卻看不見未來,只剩俱疲的身心與無盡的失落和無奈。

一個日常的午飯時間,我餵著腦麻的孩子飯菜,等待他使勁吞嚥下半口,我要擦拭流出嘴的那半口。口袋裡的手機鈴聲響起。

「喂——」「老師好,我是明偉的媽媽。不好意思打擾您,明偉他——(啜泣聲)過世了……」

一通電話震醒了我。我那死灰的雙眸像注入靈魂般,開始運轉了起來,但驚訝與茫然佔據了內心。明偉是我多年前的普通班導生,成績名列前茅,長相白淨,個性斯文。媽媽說他上大學後得到躁鬱症,日前敵不過病魔的催擾,上吊自殺。我想著聰明、有著光明前程卻衝不破內心難關的明偉,再望著眼前努力吞嚥、想活下去的腦麻孩子,不禁對生命產生極大的困惑,究竟生命是怎麼一回事?我,該何去何從?

照片來源:林淑玲老師提供。

 

正是在這一年,我開始參與生命教育工作坊。每次聚會的主題不一,有時討論生命教育,有時單純吃喝,舒緩我的壓力,得以有喘息休憩之處。爾後接觸到福智文教基金會,認識創辦人上日下常老和尚,開始參加廣論班、教師聯誼會等一系列課程。

老和尚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長者,謙虛、親切又富有智慧,多年來致力於教育與有機農業,以常敗將軍自稱,堅持為社會留一口元氣。老和尚教導的話語都令我感觸極深,鬆動麻痺已久的心靈。

有次上課,老和尚說:「很多人把失敗看成失敗,可是我把失敗看做成功的因。我亦常常失敗,只是不被打敗而已。」老和尚那堅強、鏗鏘有力的語氣,及深邃勇悍的眼神,深深烙印在我的內心,令我好生嚮往。我想起自己現在於特教班的處境,那蠢蠢欲動、想逃跑的心念,不禁覺得慚愧,無地自容。

還有一次上課,老和尚的比喻也令我印象深刻:「我們常說,學生像一張白紙,上面會被畫成什麼,他是做不了主的,端看老師您怎麼教?教育的結果,可以成為最上等流傳千古的一幅名畫,亦可能成為丟在垃圾桶裡的廢紙。」當年選擇教職的初衷、想竭盡所能成就孩子未來的宏遠目標,瞬間被老和尚喚起。我想再給自己和孩子一次機會,我不要當逃兵,我想重拾那份奉獻自己的心力,效學老和尚成為常敗將軍,讓生命發揮最大價值。

下定決心後,我更加認真地學習。我明白自己必須先成長和改變,才有能力面對一切挑戰。在專業上,我積極參加各種課程,了解孩子的特質與成因,提升帶領技巧,減少教學的困難與壓力。在心靈提升上,我持續在福智文教基金會學習,透由正向積極與樂觀的思路,重新看待生命的價值,認識孩子與我微妙的生命連結。

我發現,以前在教導孩子時,內心隱隱地會抱怨,總覺得自己卑微和辛苦,無法看見孩子的優點,時常被孩子不理性的行為激怒或厭煩,打包壓力與挫折回家。但是老和尚告訴我:「每個人都有善良柔軟的本性,只是被環境所染而遮蔽。」在一位調皮的唐寶寶身上,我應證了這句話。

唐寶寶的調皮程度難以招架,他會在美術課上用彩色筆把同學塗成貓熊臉,或把黏土卡進同學的牙縫中,或剪紙時故意剪斷老師的頭髮。但是有一次,我生病到無法發出聲音。唐寶寶知道後,又哭又叫又跳,非常傷心地說,「你講話、你講話!」他媽媽跟他說,「老師今天生病了,你要乖一點。」唐寶寶聽了之後,整天都很乖,偶爾抬起頭來問我,「你好了沒?」,放學時叮嚀我,「要去看醫生、要吃藥」。隔天一早他衝進教室問我,「你有聲音了沒?你病好了沒?」當下,我感動莫名。孩子如同老和尚所說,有一顆純真善良的心。那次之後,我較能心平氣和看待孩子的問題行為,也更認真實踐老和尚教導的理路,多發現孩子的優點,多讚美,如此孩子的心性也較穩定,進步迅速。

照片來源:林淑玲老師提供。

 

老和尚曾說:「父母的責任是把孩子養大,老師的使命是把孩子教成聖賢。」透由老和尚的教導,我找回了迷失的心志,讓老師這份職業具有崇高的意義;我也擁有了自由與堅強的心力,能不怕失敗地突破一個又一個的困境。每位在特教班相遇的孩子,我都想珍惜這份因緣,可能我不是孩子的貴人,能將他培養成聖賢,但我期許自己盡力陪伴孩子走過學習的階段,共同戰勝自己的內心,成為不怕失敗的勇士。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