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一馨:平息情緒浪潮化作一汪清泉(《願我如花,綻放於你心》主角番外篇故事)

黃一馨:平息情緒浪潮化作一汪清泉

1532
Hr

我曾經是個脾氣很差的人,一點小事都可以讓我怒火沖天,而我也不是那種情緒來得快去得快的類型,所以一旦生氣了,必得好半天都沉浸在忿忿不平之中。我就這樣任由情緒支配自己,從少年到青壯年都暴躁不已。

繪圖:大Q

 

開始工作後,我也未曾收斂自身,反倒讓自己的憤怒外顯,四處灼燒他人。有一回,我應徵上了幼兒園娃娃車的司機,自認為應是個輕鬆的工作,只要大街小巷亂竄,四處接送學生。但路況不像我想得那般平穩,也會遇到天候不佳的日子,只要大雨一下,必得堵車。塞了一陣,本就心情煩躁,偏偏又遇到有輛車子怎麼也不讓我過去,不讓我過也就算了,他竟在開到我前面的時候,搖下車窗罵我!

當下我的怒火便開始燃燒,看他還被車陣堵在前方,我便將娃娃車開到一旁,也不顧車上還有孩子,就逕自下車,拿起一塊磚頭,追上了剛剛罵我的那個人,舉起磚頭,要從駕駛座的前方擋風玻璃用力砸他。車主被這個情景懗儍,立刻軟下了聲線,不斷地朝我道歉,對不起一聲聲地傳來,我兀自憤怒著。

後來開始認識情緒後,重新想起這一切,才發現自己是個如此惡劣的人,不僅不講理,也過於容易生氣,而我的脾氣不只衝著外人去,也讓最親愛的家人蒙受許多的痛苦。跟妻子發生爭吵時,我會直接翻倒桌子,小孩子在車上哭鬧時,我也曾惡言對他們說:「你再鬧我就把你丟下去!」

繪圖:大Q

 

真正的轉變契機,是直到有一次我因為報紙刊登的內容生氣了好幾個小時,我才不禁反問自己:「我怎麼了?怎麼會因為一點小事氣成這樣?」於是我開始慢慢試圖改善情緒,從深呼吸、遠離讓自己憤怒的來源開始,花了好幾年練習,才終於能稍稍克制自己。後來,因為審理少年事件的業務關係,有機會接觸心理輔導的課程,才驚覺自己因暴怒而產生的言行其實會對孩子帶來極大的心理陰影,那瞬間,愧疚充滿了內心。

「哥哥,你覺得生氣好不好?」我跑去問我的大兒子,他聽見這個話題,表情有些畏縮,不敢回應。
「生氣很不好對吧?」我繼續問,像是得到勇氣,他點點頭。
「生氣怎麼不好呢?是不是因為會像瘋子一樣失去理智?」面對我步步深入的問題,兒子低下頭,他或許也想到了我生氣的樣子,大吼大叫,如同瘋子。這讓我不捨、羞愧,但也知道自己不該逃避。
「爸爸知道自己脾氣很差,真的很對不起喔,我們做個約定好嗎?未來我們都不要生氣,如果爸爸生氣,請你提醒爸爸,叫爸爸不要生氣,如果是你生氣了,爸爸也會提醒你。」大兒子點點頭,我伸出手和他打勾勾,做下了約定。

繪圖:大Q

 

在大兒子小一的時候,他與女兒因為玩具而吵架,我看著他緊握拳頭生悶氣的樣子,蹲下來跟他說:「哥哥,你生氣囉!爸爸提醒你不要生氣。」

「但是我不能控制自己!」

他咬牙切齒的回應,卻不斷忍耐,看著大兒子的臉,其實我是高興的,因為在那刻他有意識到自己在生氣,努力在改變,才六、七歲的孩子,就可以對情緒有所認識。而身為父親的我卻被情緒役使了三十年,我慚愧又高興。

若將情緒比喻成水,憤怒的時候便是翻出陣陣巨浪,讓身在其中的理智被吞噬,我長期被浪潮淹沒,如果沒有認識自己的情緒,或許只會被不斷撲來的巨浪給吞沒,直到無法呼吸。幸好,我有機會平息浪潮,有機會看那滔天巨浪逐漸化為一汪清泉。

繪圖:大Q

 

 看【漫畫版】故事請至 ↓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