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志明:隨日曆撕去的年少輕狂

101
Hr

我走進高中的校門,不過前進了幾步,就看到高中導師站在行政大樓的前方等待著我。老師堆滿了笑容,眼神好似流動著欣慰,那瞬間,回憶如潮水一般湧上。

他不再是記憶中那個木訥的中年男子,滿頭的髮絲早已花白,一身過於寬鬆的西裝讓他看起來也帶著瘦弱,歲月已在他身上留下了許多痕跡。

繪圖:大Q

 

高中的我一直不是個乖孩子,而青春的心不甘於安逸,讓不知從何而來的憤怒在心中流淌,於是面對老師時,我也總是帶著刺,常常覺得老師想要刺探我的隱私。尤其交了女友後,被他帶到家中,諄諄教誨要守好界線時,憤怒更為鮮明,認為他會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安排了間諜在監視我。

當然,現在想來,總覺得十分慚愧,那時的我從不遮掩,高調的行為加上躁動的心,幾乎讓那段戀情毫無隱私地攤在老師的眼前,又怎麼可能不被發現?只是當時的我不曾如此思考,不斷假設自己是一個被害者,讓我完全不想要理會老師。而他也是一個不太會表達關心的人,於是我和老師的關係就這麼僵持著,心的距離極度遙遠。

雖然我盡量讓自己跟老師保持涇渭分明的的關係,但還是在畢業前,上演了最叛逆的行徑,我在週記上寫滿了批判他的話語,將所有的憤怒都投注在上面,然而他卻沒有生氣,甚至將全班的週記撕了下來,珍藏在家中。我不置可否,完全無法理解。

繪圖:大Q

 

長大後,我成了一名教授,也許是因為「教授」這個頭銜,高中通知我,要頒一個傑出校友獎給我。走進高中的校門,卻沒想到老師在前方等我,為了說不清的思緒,我緩緩地放慢了腳步,慢慢地、慢慢地,我走到他的面前。

老師伸出了手,用力地握住我,像是嘆息一般對我說:「很辛苦齁。」那瞬間,我很激動,但也不曉得該說什麼,只能靦腆地笑著並用盡全身的力氣忍住那在眼眶中因被理解而湧出來的淚水。

繪圖:大Q

 

開始頒獎時,我朝台下看了一眼,老師已經坐到第一排,木訥的他竟是淚流滿面,那樣的景象讓我幾乎要忍不住淚水,只得匆匆轉移視線,不敢看他。明明以前是完全不會表達情緒的老師,卻為了我得到榮耀而哭得一蹋糊塗,那模樣讓我明白,在老師的心中,一直都掛念著我們這些學生,只是他的情感太隱晦,而我過於叛逆。

或許,我不是沒有體會,只是我不願承認也不願接受老師的心意如此美麗而動人。我讓青春過得張揚,不願正視我有過溫情,直到歲月流逝、光陰磨平了稜角,我才終於有所共感。

我很謝謝我的老師,在三十年的光陰過去了,我還有機會可以體會到這些珍貴的感情,還有餘力替自己叛逆的青春染上溫柔的色彩。

他讓我知道,有一名老師,願意如此無私地想要關懷自己的學生。

繪圖:大Q

 

 看【漫畫版】故事請至 ↓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