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羿汝:關愛是學生最溫柔的陪伴(《願我如花,綻放於你心》主角番外篇故事)

林羿汝:關愛是學生最溫柔的陪伴

2196
Hr

我不是一名「成功」的老師,我懦弱、愛哭,從來就不堅強,直到我遇到了花花,才明白成為老師不代表要成為一位強者,而是要很勇敢、很堅定地當一個陪伴者。

花花在學校是一個很受歡迎的孩子,她講話條理分明、做事果斷、能力又強,儼然是位小領袖。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對於身為導師的我非常沒有好感,上課時常常斜眼瞪我,只要我說話,她就一副很不以為然的樣子。慢慢的,我發現,只要我想和班上溝通,她就會趴下來睡覺,甚至摔課本、踢椅子,有時候還會踹桌子,一臉就是要讓我知道她不喜歡我的表情。有時找她一對一談話,她也不曾給我好臉色,總是冷淡地回應,也會直接用強烈的措辭批評我,好像非常想讓我知道她不喜歡我!

繪圖:大Q

 

以前如果有學生這麼激烈地表達厭惡,我便會想辦法逃避,假裝沒有這件事。但那時的我恰好在學習關愛教育,學習時,聽到一個新的思惟:「要堅定幫助學生的心,始終如一地關愛他、陪伴他成長。」因為花花對我的不喜歡,反而讓我不斷的思考這個思惟的內涵,我不斷的去想:「到底堅定是什麼意思?到底要如何堅定?」

繪圖:大Q

 

終於,我明白了,堅定是──不論她心情好或心情不好,我都要站定我的位置。

以往的自己,自以為很了解學生,但卻沒考慮過學生到底要什麼,所以當學生無法接受我的關心、甚至反抗時,原有的高傲就讓我痛苦不已,我不想面對自己的困難,只想逃避。我沒想過,想要帶領學生本來就是困難的,學生都有著自己的「心」、自己的想法,想要引導心前進並不容易,只能反覆琢磨,不斷堅定自己的位置。當我放下高傲,才有空間與力量去關心學生。

我轉為以花花為出發點去思考,反覆想著她到底怎麼了?有甚麼困難?自然而然,自己的內心就會出現力量,能夠堅定勇敢地站定位置。

想清楚了之後,我常常在進教室前,先將這句話念一遍,提醒自己一定要堅定;有時被她的情緒影響了,我也會拿起來念一念,反省自己是不是有什麼可以改進的地方。時間久了之後,反而不會覺得花花叛逆,而是可以開始思考:她為什麼要這麼的生氣?她為什麼要這樣努力讓我知道她不喜歡我?她到底怎麼了?經過不斷的思考,我的內心反而變得平靜。

高二那年,花花還是冷冷的和我互動,可是神奇的是,暑假結束後,她卻突然會看我了,也會開始回應我。甚至在週記上,她寫到:「謝謝老師,沒有放棄我,包容我的任性、然後鼓勵著我,讓我願意重新相信大人。」

我讀到她那一段話的時候,其實是驚訝大於感動,因為我擔心這樣的光景只是曇花一現,我擔心她很快便會「故態復萌」。但一切都只是庸人自擾,高三的每一堂課,她都會抬起頭來看我,看我在講什麼,甚至在高三下學期,準備個人申請入學時,她也會和我討論。

有一天討論到一半,花花突然很真誠地跟我說:「老師對不起,謝謝妳包容我的任性,謝謝妳包容我的不懂事,因為妳,讓我看到我的問題。」

繪圖:大Q

 

花花說,她從小到大的成長歷程中,老師是一個她不相信的職業。因為面對老師時,什麼都不用做、什麼都不能做,更不能反抗,還要被迫接受一些東西,或是必須放棄一些東西,只因為她是個學生。

「但是老師沒有因為我的頑劣放棄我,我一直是一個很叛逆的傢伙,從不聽老師的,還會摔課本,通常一般的老師到這裡都會停下關心我的舉動。就覺得,好,妳不接受就算了。可是妳不會。妳常常默默做很多事情,在我很煩的時候,妳會突然在桌上放一顆糖果,然後給我一張紙條,鼓勵我。一點一點的累積下來,我才慢慢打開心胸,願意相信妳。」

然後聽著花花真誠、直接的感謝,我一直掉眼淚,我在想,如果沒有關愛教育的話,我學不會堅定的相信,我更謝謝花花,和她相處的這兩年,花花送給我一份很珍貴的禮物,她讓我好好的去學習當一個好學生,去學習怎麼關愛一個人!

繪圖:大Q

 

 看【漫畫版】故事請至 ↓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