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心之勇士陳美麗:我願作你人生的鷹架

521
Hr

§ 勇士心語 §


我願作你人生的鷹架,為你總結成功經驗,成為你生命中的貴人與領航者,讓愛的傳承延續下去。

—陳美麗

「什麼?導師評量我只有84.67分?」從小拿全校第一名、總被稱讚資質聰慧的我,評量分數竟然僅略高於平均值1.5分,聽到分數,我頓時感到一陣暈眩。

自忖可能是第一次帶大學部普通班,還不習慣這些大孩子,所以應該要投入更多的愛給他們吧!於是整年下來,我用自認為好的方式帶著他們去逛花博、遊淡水老街、烤肉、吃麻辣鍋、參加聖誕晚會……我盡心盡力關愛他們,沒想到這樣的付出,隔年卻得到78.67分,分數不僅比去年還低,甚至還低於全校平均值。得知分數當下我瞬間失去了鬥志,已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為了更了解學生心裡頭所想,於是我將每學期表訂的分組討論改成個別會談時間,讓我可與學生深度互動,但這樣做的結果反而造成時間太多,四目相對、不知道要談什麼時反而讓學生很有壓力。在教學生涯中,我第一次如此受挫。二年來越努力關心學生,收穫的越是負面的回饋。我很困惑,到底哪裡做錯了?

好不容易撐了兩年,我向院長提出換班的要求。院長卻說:「全校都知道你是好老師,你在這邊跌倒,就該在這裡站起來。如果換成別的老師,他們也會痛苦。所以你應該要一個人承擔起,直到他們完成學業。」聽完院長的回應,我在心中不斷哀怨地問為什麼是我,反覆想著自己好倒楣、好痛苦,陷入感嘆的迴圈之中。

圖片來源:Unsplash。

 

正當我陷入痛苦深淵,很巧的,當時剛好有位老師介紹我參加一個教師的生命成長研習營。營隊中有一句話打醒了我:「憤怒,是因為你允許被憤怒所征服。」這才發現當時被評比76分的老師一點都不生氣,反而78分的我卻氣得火冒三丈,而會這樣正是因為我允許自己被憤怒征服呀!我任由觀察過失的念頭如狂馬般恣意奔馳,不斷地數落學生的不受教與不知感謝,但其實是我被外在的分數綑綁地死死的,忽略了學生給予不錯的質性評比回饋,「老師不用再做了呢!」「老師對我們那麼好。」明明他們是如此地知足感恩……我痛哭流涕,感到十分羞愧。原來我忘了反省自己。

因為這個轉念,才忽然想到,為什麼學生給我的質性評量良好,量化評量卻如此差勁呢?是不是學生看待自己的標準很高,認為自己不夠優秀?他們會不會給我78分,但卻給自己60分呢?想到這個可能的原因,內心猛然抽痛。想到他們長期被老師們比較和指責,應該已經受挫及自卑了許久,但我卻從未站在他們的角度,反而不斷強迫他們堅強,站起來打仗,無奈他們的槍枝內根本沒有子彈,甚至他們根本疲憊地拿不起槍枝。

原來我忘了同理學生。

我一廂情願地用我的方式關愛學生,就好像我單方面地準備了滿漢全席,而學生卻是素食者,當然無法享用;我以自己的強勢與優秀分享如何拿到全校第一名的經驗,這不是鼓勵而是強迫,不斷傷害他們。當其他老師詢問學生,「你們怎麼那麼笨,你們的導師是誰?」學生擔心拖累我,不敢回應,只能一遍又一遍地被傷害。甚至有的老師知道我是他們的導師,反而會說:「你們老師那麼棒,你們這樣混真是太對不起美麗老師啊!你們要加油啊!」這些指責和期待,再再造成學生的羞愧,對學習倍感壓力,成效呈現更低落。反省至此,我決定歸零,放下分數,重新面對導師的身份,改變對待學生的方式,不再給予壓力,並珍惜剩下的兩年相處時光。

我放下尊嚴,不再要求每學期學生都要與我個別會談。而是真誠地告訴學生,要記得老師永遠關心你們,我的電話二十四小時都開著,隨時都可以與我聯絡。人生發球權在你們手中,我願意靜靜等候,為你們祝福。

圖片來源:Unsplash。

 

第三年,導師評量我拿到了89.64分(全校平均82分),質性評量完全沒有負向字眼,只有感激與感恩,學生也變得更快樂、更正向地看待自己(第四年他們給我90.31分)。

第四年,面臨學生兩次的護理執照模擬考。第一次成績出來,全班百分之百不及格,我被院長叮囑下一次不能再不及格,否則會拉低往年全國評比中的好名次。我跟院長說,我無法再給學生壓力,我只能為他們祈禱。我忍住對學生的苛責也按捺對學生的鼓勵,每一次見到學生,只表達看到大家很高興,提醒他們記得好好吃飯好好休息,也替學生準備考試當天的午餐與飲料,默默給予支持。

第二次成績結果雖然進步了,但全班還是高達八成不及格。在學生面前我保持笑容,私底下卻不斷為學生哭泣,我束手無策,擔憂學生若沒有考取護理師執照,該如何改善家庭的經濟?我為學生吃素多天,希望能為他們多爭取一點福份。

直到有一天,學生邀請我到台北凱撒大飯店參加謝師宴。當時我心想「考試都考不好,何必花錢在高檔飯店招待老師?」謝師宴當天,五十二位學生全到,相約穿著全新的小禮服和西裝,燙染漂亮或帥氣的髮型,從飯店門口成雙排列到會場迎接我和老師們走進來,突然,我曉得他們模擬考成績糟糕的原因了。

他們想要給我們彼此一個難忘的驚喜,於是把時間都拿去打工賺錢籌劃謝師宴了。我感動得無法言喻,於是直接以熱切地擁抱回應學生的真心。

謝師宴與學生合影。 照片來源:陳美麗。

 

謝師宴結束後,學生拚命衝刺準備執照考試,扣除延畢的十位,結果全班三十九位順利考取(錄取率95.12%為全校之冠),這是學生送給我最難忘的禮物。雖然這一班學生已畢業五年,但我們仍保持聯繫,無論是結婚生子他們都會通知我,而我也都會送上祝福。

如果你問我,學生和我的關係是什麼?我會跟你說,我只是一個鷹架,協助學生把房子蓋起來。當有一天學生蓋好結構體、把磁磚貼好,完成了101大樓,我便會拆除鷹架,功成身退。與學生的相遇是一生一會,我用我的生命,感動學生的生命,全力以赴讓他經歷成功。

如同在我過往的生命裡,受到許多老師的關愛與指導,如果沒有這些老師們出現在我的生命裡,給予我求學或求職的協助,我可能是社會上一株自生自滅的小草,終日幽怨哀嘆。尤其母親是我人生中第一位也是最重要的老師,總能看到我的潛能,教我堅毅不拔、以身作則、知恩圖報等做人處事道理,我也會傳承這些恩惠與力量給學生,讓他們的生命充滿希望。

你的生命裡,是否也有對你有恩德的人呢?趁著教師節,提筆寫下對他們的感謝吧,或直接打通電話,表達內心的真摯之情。此生相聚的時光還會有多長呢?與其留下遺憾,不如留下感恩吧!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