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心之勇士胡文玟:幸福源於世代延續的溫暖

1551
Hr

人物資料提供/福智文教基金會
採訪記者/廖育君

 

§ 勇士心語 §

 

爸爸柔軟待人的身影,就像世代承襲的傳家寶,深深地刻在我的腦海,而我也在耳濡目染之下,將幫助他人、為他人付出當作是我的使命。

—胡文玟

小時候每到過節,在鞭炮聲四起的深夜,爸爸都會點亮一盞小小的燈,俯首桌前,一字字寫下寄回安徽老家的家書。在戰亂中抵台的他,深感思親鄉愁,視照顧家人、陪伴同鄉長輩為責無旁貸的責任。對待媽媽,爸爸更是百般呵護,他從台糖退休後,便走入傳統市場,用厚重的鄉音跟菜販殺價,持起鍋鏟、擔下所有家務,在我的記憶裡不曾聽過父母吵架。

爸爸堆起滿滿笑意、柔軟待人的身影,就像世代承襲的傳家寶,深深地刻在我的腦海,而我也在耳濡目染之下,將幫助他人、為他人付出當作是我的使命。

與爸爸出遊的合照。 照片來源:胡文玟提供。

 

在還未調職前,原來的我在台北擔任教職。一次因為突然接到身體硬朗的公公心肌梗塞發作的消息,作為閩南家族長媳的責任感,及自幼看著爸爸照顧他人薰陶的教育使然,不顧眾多同事的勸阻,我義無反顧地將職位調任至台南,也催促嚮往自由的先生立刻收拾行囊,一起搬回台南婆家照顧二老。

但是在台北長期居住,習慣了無拘無束自由生活的我,從沒想過來到台南,迎接我的竟是數不清的文化衝突。

婆婆是傳統的閩南婦女,不善於傾聽他人意見,而我是家中的么女,對於生活也有自己的看法,想法迥然不同的兩人,在生活上不斷產生摩擦。我焦灼於該如何讓婆婆理解我對孩子的教育理念,也曾因珍愛的收藏,被婆婆恣意丟棄,而難過到眼淚沾寖;更曾在懷孕時咬牙挺著大肚來回將重物搬上搬下,只因婆婆想更換擺放位置,從生活瑣事、房子裝修到子女的生涯規劃,婆婆主宰著家中的所有。

只要面對到婆婆,我就會被強大的壓迫感淹沒,每一個被叨唸的記憶紛紛幻為日夜糾纏、縈繞在耳邊的蚊虻,我失去了過往無憂無慮的生活,唯一擁有的掙扎,是日復一日地向朋友訴苦。直到一位同事介紹我去上了一堂心靈成長課程,學習到「孝順」和「念恩」的概念,我才開始細細反思這些年跟婆婆的關係。

其實從搬回婆家起,婆婆就堅持由她來準備全家人的餐點,天氣一冷她便會觀察家中的每位成員是否穿暖,她的心所關注的都不是自己,始終是我們這些晚輩,她也樂於幫助左右鄰居,敞開心胸關懷每一個人。也許以前我所感受到婆婆強勢的個性,是源於拮据日子裡要將五個孩子撫養長大,所造就出來的堅強。想到這裡,我才驚覺自己長久以來,忽略了太多太多婆婆的好……

與婆婆全家人的大合照。 照片來源:胡文玟提供。

 

就在幾年前,我爸爸被診斷出得了罕見的白血病。趁著學校的暑假期間,我著急地搬回台北,日夜守在醫院照顧爸爸,整整兩個月我都待在娘家,而在台南的公婆完全沒有對久住娘家的我有任何怨言,反倒不時捎來他們對爸爸的問候。

爸爸在發病的一年後,安詳逝世。媽媽少了朝夕相處的親密伴侶,離家百里遠的我,因為掛念媽媽一個人住在台北會感到孤單,開始練習打電話跟她聊天。雖然我們過去不曾爭執過,但也稱不上親密,因此起初要按下電話鍵總躊躇許久。不過因為心疼年邁媽媽的感覺,勝過了因不習慣所產生的不安,讓我鼓起勇氣和媽媽談心,漸漸的,每天照三餐和媽媽通話,成了我們無形的默契,也是彼此依偎的信任。

「媽媽,我先上課囉,中午再打給你,記得走路慢一點,小心不要又撞到頭喔!」在電話中,一字一句仔細地叮囑媽媽,是我現在一天的開始和結束。

除了在話筒中關懷,我也決定定期北上陪伴媽媽,帶她一起去吃最喜愛的傳統早餐、喝咖啡、吃下午茶,更走訪台北的網美拍照打卡聖地,策劃如閨蜜出遊的行程。每次我握著媽媽略帶細紋的手,對我來說其實也就像是緊握著我跟她之間相繫相知的依靠。

婆婆知道我每天都會打電話關心媽媽,每隔幾周還會親自北上陪伴。有次婆婆特地把我叫過去,以無比認真的神情告訴我,她覺得我媽媽自己住在台北很孤單,我可以把媽媽接下來台南,搬出去照顧媽媽,她也可以帶著我媽媽一起做運動!聽完婆婆的一番話,我才真正體會婆婆對我的關懷,是那麼不顧自己的全然包容。

與媽媽一去吃傳統早餐。 照片來源:胡文玟提供。

 

回想過往記憶,我覺得自己被一層層的疼愛包裹,有承自爸爸對他人的體貼,媽媽給我暖心的撒嬌,也有婆婆不輕易表露的關懷,是家人的愛,讓我看見生命真正的幸福,有力量把這份暖流擴及至周圍的人。未來,我還想要去學習長期照護技能,希望繼續守護這群最溫暖的家人。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