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心之勇士鄒碧珠:我想為你實現優遊天際的夢

4025
Hr

人物資料提供/福智文教基金會
採訪記者/廖育君

 

§ 勇士心語 §

 

爸爸對長輩細緻、裡裡外外的守護,是無形的情感傳承。我再再在心裡提醒著自己,要效學他全然為長輩付出的孝心。

  碧珠

踩下縫紉機窄窄的踏板,直直盯著眼前的一方侷促,卡噠卡噠一針一線來回車縫工作臺上的花布。學生時期結束後,在媽媽的牽線下,我進入她任職的紡織廠擔任作業員,跟著其他人一起輪早中晚三班,工廠的工作任務很單純,只要願意學習就能上手,但相對來說也較為單調。

日復一日操弄案前的布料,在工廠工作三年後,我很渴望能有機會改變那樣的枯燥職場生活 ,遂向爸媽提出想轉換跑道的請求,原以為會被他們斥責太任性,但從小最疼愛我的媽媽並沒有多說什麼,她說她能理解我的個性較為率直,不喜歡重複性的工作,所以便主動拿了一筆錢替我報名美髮速成班,希望讓我習得一技之長。不過美髮並不是靠短期上課就能掌握的專業,於是後來我決定再轉往另一間髮廊,從基礎開始學習。

獨自在外工作一段時間後,我終於成為一名能夠獨立承擔業務的美髮設計師,於是決定回家鄉開了自己的工作室,不過疼惜我的媽媽因擔心我一個人做會太過勞累,於是義無反顧放下手邊的事,前來支援我的美髮工作,陪我一起當從早到晚都忙碌的拼命三郎。

數十年過去,看著為我付出大半輩子的媽媽,漸漸白髮婆娑,我真的好想回報她的愛,不斷思考該怎麼給予她後半生的快樂?才驚覺在困窘時局下長大的媽媽,所有歲月都獻給了家人,從未好好慰勞過自己。但媽媽的個性跟我一樣直率,相較於人口密集地的都會,戶外遼闊的景緻其實更適合樂天爽朗的她,我揣想在媽媽心底多年來一定夢想著能夠遠離喧雜、好好放鬆,於是我開始規劃帶媽媽出遊的行程,無論是走在日本古色古香的京都、遊走壯闊的廣西桂林,或是走進泰國純樸古剎,我們幾乎走遍了亞洲各大城市。

「我們去更遠一點的國家好不好?」出國幾趟後媽媽提出了她少有的願望,我特地選在母親節前夕,報名義大利十日遊的行程,希望能讓她開心,但當時的我並不知道這趟旅遊即將迎來讓我終生難忘的意外。

鄒碧珠和媽媽在義大利著名建築前合影。 照片來源:鄒碧珠。

 

抵達義大利後,媽媽開始發生嚴重水土不服的反應,一看到食物就反胃作嘔,連日下來幾乎沒什麼進食,導致她精神不濟,走路也使不上力。然而旅行團的行程一直往前推進,看著難受的媽媽,我根本沒心情欣賞途中的景色,只能整路攙扶著身體虛弱的她走過一個又一個景點。

其中一天,我們來到著名的特雷維噴泉矗立於羅馬中心的小廣場,蔚藍池水配上精雕的白色大理石雕像,潺潺水聲流經每位到訪旅人心間,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爭先將手上的硬幣擲進泉裡,希望能換得傳說中的心想事成。因為聽聞這是一座非常靈驗的許願池,於是我也默默跟進並在心中許下願望:「希望媽媽身體沒事,讓我順利帶她回台灣」。

旅途的後半,媽媽的狀況實在是嚴重到無法行走,於是我決定直接陪著體力不支的她在遊覽車上休息。空無他人的座位,冷氣猛烈地吹擊著我和媽媽。媽媽不斷難過地呻吟,坐在一旁無所適從的我,只能不斷在內心呼喊、求救,口中喃喃持著熟悉的佛號,祈求諸佛菩薩加持,一直念一直念……。

接連數日的食不下嚥,媽媽消瘦到沒有體力,第八天晚上,她躺在飯店房間的床上虛弱地對我說:「對不起,多保重,我要先走了!」聽到媽媽突如其來的話,我恐懼地不知如何回應,只感覺到右胸心跳急速拍打的劇痛。

在離家九千多公里,語言不通、人生地不熟的義大利,我只能選擇勇敢面對眼前的境界,一心持咒皈依祈求,相信佛法定有辦法,後來也許是虔誠感動了天,透由佛菩薩的加持力,我們順利搭機平安回到台灣。

這趟旅程後帶給媽媽身體很大的負擔,我非常自責帶媽媽出遠門,才會讓她身心受那麼多苦,不僅血壓和血糖因此飆高,行動也變得無法自理。後來我接媽媽回來和我同住,擔起她的飲食和所有生活起居。陪伴媽媽養足體力的過程需要漫漫長路,在繁瑣的照料過程中,我不禁回憶起她過往為我付出的點滴,更在腦海浮現了過往爸爸孝順外公外婆的身影。

鄒碧珠和媽媽情同姊妹,感情非常要好。 照片來源:鄒碧珠。

 

自幼就失去雙親的爸爸,很小就出外做長工,跟媽媽結婚時身無分文,外公外婆卻完全沒有嫌棄他窮,爸爸一直記得岳父母對他的照顧,對外公外婆非常孝順。但凡外婆有任何需要,爸爸一定會第一時間趕去關心。也因為外婆家位處山區交通不便,沒有工人願意上山裝熱水器,爸爸不忍讓外婆冬天還要用大灶生火洗澡,有一年直接自己買熱水器,上山親自為外婆裝上,照應她冬日的嚴寒。在外婆晚年生病時,爸爸更常常自己騎一小時的單車去看顧,將她喜歡吃的食物切成小塊,一口一口送進她嘴裡。

「你爸爸好孝順,你以後也要像爸爸一樣孝順父母喔!」外婆去世前曾殷重叮囑我。

爸爸對長輩細緻、裡裡外外的守護,是無形的情感傳承。我再再在心裡提醒著自己,要效學他全然為長輩付出的孝心。

透過這些年持續地陪伴媽媽,現在她的身體很健康,每天仍舊在工作室陪著我,對我來說能和她一起天南地北暢談,就是最幸福的事 。

跟媽媽一起坐在鐵藍色的夜空下,牽起她佈滿細紋的雙手並牢牢握緊。憶起曾發生過的這段難忘記憶,我真的不敢再讓媽媽經歷長途旅行的辛苦了,不過除此之外,鄰近的短程出遊,我仍想盡力為媽媽安排,因為小時候是她為我撐起頂上的藍天,現在該由我為她實現夢想了。

 

照片來源:Unsplash。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