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心之勇士李燿琳:矗立起爸爸未完的夢

八月心之勇士李燿琳:矗立起爸爸未完的夢

4251
Hr

人物資料提供/福智文教基金會
採訪記者/廖育君

 

§ 勇士心語 §

 

我會好好珍惜接下來的歲月,好好規劃此生的每個際遇,如此才能讓生命綿延無盡,才不枉此生與爸爸的相遇。

 李燿琳

「我會在祖產的地蓋一棟電梯大樓讓你們都住進新房子!」大學畢業那年,爸爸興奮地對全家人許下宏願。我望向嶄新的建築模型,也期待著爸爸這次要做的「大事業」。但沒想到就在大樓輪廓逐漸築起時,突如其來的921大地震一夕改變了我們所有想像,南投的房市直落至低點,政府對建案的審核標準更提高許多,爸爸一直申請不到使用執照,於是決定等房市好轉再繼續建設。工地停擺,為了維繫基本的營運開支,我和在美國工作的哥哥各借了一大筆錢給爸爸,但十幾年過去,爸爸總說不出何時要把房子蓋好,施工到一半的大樓默默成為附近鄰居看笑話的廢墟。

其實在國中時,我就曾看著在理財上橫衝直撞的爸爸因投資失利,讓家中經濟瞬間崩潰,房子因此被查封,爸媽也常為了錢爭吵。眾人借給爸爸的錢都不是小數字,我不懂他為什麼不把房子蓋完?難以理解的情緒慢慢築起我們之間的高牆,離家北上工作後我也沒時間探究更多。

李燿琳與爸爸。 照片來源:李燿琳。

 

直到7年前,一次,爸爸打電話跟我說,他的支氣管周圍長了一顆惡性腫瘤,可能沒辦法再照顧得帕金森氏症的媽媽了,希望我能回老家幫忙照料,也幫他蓋完那棟電梯大樓。身為護理人員卻沒有及時發現爸爸身體的異常讓我相當自責,但想起他的那棟燙手山芋,原本回鄉的心情因此變得煩燥,因為不敢想未來會發生什麼事?只能先跟太太做財產切割,我害怕回去擔起爸爸的夢想會連累家人。

在最後幾天的上班日,我幾乎都哭著騎車回家,當時在新竹任職長照專員的我,第一次在工作中體會前所未有的成就感,我非常喜歡這份工作的良善價值,也渴望繼續守護那些長輩和病者們,但現在全部得被迫中止。

回老家的初期,我花了大量時間摸索爸爸的財務狀況,才知道習慣報喜不報憂的他早已欠下三千多萬元的債務,每月銀行加上地下錢莊的利息就高達24萬,而要把債務最快解決的辦法就是把房子賣掉,但爸爸堅決不願退讓。

這個話題我跟爸爸已爭執了多年,我覺得他的夢想很不切實際。其實從爸爸開始蓋房後,我們父子關係便急轉直下,所以以前回南投,我都很難在家好好吃完一頓飯,更別談跟爸爸共事了。

直到有一天,爸爸叫我去清大樓工地角落的臭水溝,那條水溝積著附近的家用廢水,常散發難聞的異味,我幾番推託,擺明不想去做,因為明明是別人排出的廢水,為什麼是我們去整理環境?但爸爸依舊堅持,我只能帶著滿腹不悅,認命前往,而在我開始清理不久後,爸爸也加入協助的行列。我們一起埋頭清理髒污,惡臭開始漸漸散去,我突然意識到,其實只要同心同願,再困難的事都可以解決。那為什麼我的心如此難調,一直拉開跟爸爸的距離?看著水溝漸淨,我心裡對爸爸掘起多年的深溝開始緩緩鬆動。

李燿琳的爸爸早年在規劃建屋時的照片。 照片來源:李燿琳。

 

12年前在太太的介紹下,我學習了佛法,佛法中常提及父母尊長是福田門,對父母要恭敬承事。但多年來我對爸爸少有尊重,只是不斷責怪他為什麼總在亂花錢。而今爸爸罹患的是癌症末期,他建房子無非是希望讓全家人凝聚在一起啊!我跟他爭執了那麼多年,能完成他的心願的機會只剩這次了!想了想,我不禁心軟,答應爸爸要幫他把房子蓋完。

但沒想到這個應允,竟是把我自己推向一個巨大深淵……

重建房子的一年後,爸爸就過世了,建了超過20年仍未完工的房子,要重新啟建得不斷增資、貸款。為了籌措建設的費用,哥哥也將美國的房子拿去借貸,匯回一大筆錢支應開銷,我也陸續向許多親戚借錢周轉。每天的生活就像頂著一片烏雲前行,在照顧媽媽、工地監工、四處籌錢中迴旋。我覺得自己實在是傻到不能再傻,護理出身的我,要轉從事建築根本就是大外行,每個過程都很失敗,繳出大把學費,也不知道最後建案能賣出多少?能不能還完鉅額債務?我真的好想放棄。

但在重建房子的過程中,我卻慢慢從工地裡重新認識爸爸。

大樓的鋼筋骨架是工人口中少見的穩固結構;配置水電鑿開原有的牆壁,都得花上好幾個小時,因為原先的牆面太堅硬不易鑿穿;大樓內每一處都採用上等建材,就連管線也刻意設計為共用的,一戶連著一戶。工地的一土一木,就如同爸爸對家人的心意,扎扎實實。

太陽西落我從工地走回家,眺望這棟高聳的建築,只覺得爸爸真是一位樂觀夢想家,在透天屋林立的南投,竟想建造一棟電梯大樓。記得小時候我常常陪著喜歡建築設計的他北上看建築展,想到他或許在很早以前就開始琢磨家的藍圖,所以才不惜砸下全部的退休金,不惜與旁人撕破臉,只為完成家人同住的堅定夢想。

想到爸爸的心意和對他的承諾,我一直咬牙撐著。

「謝謝你願意幫我實踐,我完成不了的心願!」爸爸過世前曾向我道謝,更囑咐等房子蓋完後,希望能無償提供一戶給奶奶家的兄弟住,因為他們生活過得很辛苦。爸爸離開後,有一天我在整理他的遺物時,發現抽屜深處藏著好多好多他借款給別人的借條,對比爸爸永遠為他人著想的心胸,我覺得自己仍是太自私。

在爸爸過世的兩年後,我總算建起他盼望的電梯大樓。那時我常想,如果時間能重來,好希望我能早些聽懂爸爸的心意,替他築起對家人的愛,不要等爸爸離開後才完成他的夢想。

但生命如秋雲無常,就像師父說的:「我們的生死像看戲,壽命像閃電、瀑布,很快的就消逝了。所有的一切都在顯示無常,所以現在真正重要的是觀察自己。」我會好好珍惜接下來的歲月,好好規劃此生的每個際遇,如此才能讓生命綿延無盡,才不枉此生與爸爸的相遇。

完工的大樓。 照片來源:李燿琳。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