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心之勇士龍贊良:善友同行,走出中途失明的困境

十月心之勇士龍贊良:善友同行,走出中途失明的困境

4887
Hr

採訪記者/廖育君

 

§ 勇士心語 §

 

不是只有達成工作任務才能感到充實,只要真心為他人的生命付出,自己也能體會到快樂和滿足。

 龍贊良

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我會失去視力,這項過去被我視為理所當然的能力,直到將要失去它時才知道要珍惜。在人生將近五十歲時,我走入了視力漸失的歲月,面臨到生命中最大的劇變。

退休前擔任工程公司駐外副專案經理的我,因為擁有流利的外語能力,所以時常到世界各地幫客戶管理建廠流程。除了到鄰近的東南亞國家協助當地客戶的工程建設,我也時常到中東的沙烏地阿拉伯等國,協助客戶建設煉油石化廠。

為了幫客戶蓋出最精密的廠房,過程中我得不斷跟客戶、政府機關及承包商開會,也要站在第一線處理夥伴們的工作難關。每天的工作就像是在打怪,必須持續過關斬將,學習不同專業知識,提升自己對外談判的溝通技巧,才能面對瞬息萬變的挑戰。

龍贊良與沙烏地業主代表在杜拜開會時的合照。 照片來源:龍贊良。

 

我非常喜歡這份工作,身為公司國際業務團隊的成員之一,不僅能經手上千萬美金的案子,還能跟各國一流工作者切磋,多年的工作經驗讓我累積許多解決問題的能力,而我也從工作的成就中獲得滿滿的自信。

然而就在駐外工作幾年後,一次去做視力檢查,我突然被醫生告知罹患了低眼壓性青光眼,導致視神經萎縮,視野出現缺損。記得確診的當下我毫無心理準備,不死心地又再問醫生:「視力真的不能恢復嗎?」結果醫生卻斬釘截鐵地反問我:「你覺得手斷了還能恢復嗎?」雖然心裡無法接受,但多年的職場訓練仍讓我冷靜地告訴自己,如同春夏秋冬的遞進,人生的花開花落必定會發生,與其跟結果對抗,不如好好把握眼前,積極活在當下。

我很清楚自己的視力會一點一點逝去,直到完全失明,但視力消失的規律無跡可循,可能今天還能看到光亮,隔天一早起床,世界便全然漆黑。然而因為當時我的視力還能維持正常工作,所以並沒有將病情太放在心上。

直到兩年前,我完成了在印度的階段任務,回到台灣準備投標新專案,卻發現自己做事效率越來越慢;向老闆報告時,簡報中的文字也成了迷霧中的遠山,不論怎麼努力瞪大眼看,我都看不清眼前的投影。突然急遽惡化的視力,讓我無法如期完成手邊任務,工作進度一再延遲,為了不造成其他同事的困擾,我毅然申請提前退休。

常被人戲稱神經大條的我,起初認為中途失明應該沒什麼,頂多生活會不便些,我相信憑藉自己在業界多年的管理背景,即使失去了視力,退休後一定可以再找到其他不錯的工作。但當我將人力銀行網站上龐大的職缺,進一步篩選出願意雇用視障者的公司後,職缺項目瞬間變得寥寥可數,更別談要跟我的學經背景相關了。霎時我才意識到自己好像完全失去了專業價值,即便我仍想繼續在職場奮鬥……

生活重心少了工作後,我的心也跟著空蕩蕩的,看著同齡的朋友都還活躍於職場,而我卻什麼也不能做,我開始覺得有些沮喪,不知道該怎麼度過下半輩子。那時我沉浸在低落的情緒中很久,我的妻子實在於心不忍,為了讓我轉換心情並重新振作,她介紹我到淡水慈心農場當義工,除了務農也幫參訪遊客做導覽解說,在擔任義工之餘,她也帶著我一同學習佛法,而這也是我第一次到專為視障者開設的廣論班——心光班上課。老實說那時我對佛法並沒有太大興趣。然而妻子卻對我說:「你以前因為工作忙,已經在廣論班三進三出,現在既然已經退休,就有充足的時間可以好好學習了!」

龍贊良在淡水慈心農場與淡水滬尾餅餔老板合照。 照片來源:龍贊良。

 

或許是長年外派工作訓練出的業務性格,我很喜歡利用上課空檔跟同學們聊天,意外得知原來多數同學都是在孩提時就失明,他們對外在世界的理解只能透過想像,也因為失明,他們錯失了所有明眼人能透過眼睛感知的際遇。在加入心光班前,我以為能理性面對中途失去視力的自己很正向,但看著活在黑暗多年,卻依然每天熱情生活的視障同學,我突然覺得他們的樂觀是我無法企及的。比起先天失明的他們,我多經歷了幾十年精彩的工作生涯,況且現在尚未全盲,想到自己當前擁有的積極面,我便不自覺深入揣想,「既然不能再回到以往工作上,我就專心當大家的義工好了!」天生閒不下來的我重新再幫自己找到新的起步點。

「那到底要怎樣才能幫上大家……」因為對同學們的辛苦感同深受,身為班上少數還保有微弱視力的成員,我很期待自己能在各方面支援到大家。直到今年9月恰巧有機會幫班上規劃出遊行程,我知道視障者的活動範圍常因視力不便而受限,少有出外旅遊的機會,要在外地過夜更是難上加難。為此我很認真幫大家籌劃兩天一夜的花東行程,事先進行多次場勘,確保出遊路線有足夠的無障礙規劃,讓大家玩得開心也安全無虞。

在班級出遊的那兩天,每位同學都笑得好燦爛,看向他們如孩子般興奮的神情,我突然領會到,原來不是只有達成工作任務才能感到充實,只要真心為他人的生命付出,自己也能體會到快樂和滿足。

龍贊良協助心光班同學規劃的二日遊,到花蓮玉里東豐農場採柚子。 照片來源:龍贊良。

 

最近我也在班長的建議下,開始思考該怎麼運用自己的管理能力,跟不同企業談合作,期待未來能幫有按摩證照的視障同學媒合更多工作機會。希望在我還擁有微弱視力的時光,多為大家付出一些。而我也相信當我完全失去視力的那刻來臨時,大家也會陪我度過難關。

在這個人生下半場才開始的任務裡,身處能師法友增上的環境,承接著師長教導和周圍善友的策勵,我感到很幸運,因為我的身旁有一盞盞兀自發光的明燈伴我前行,縱使未來是一片未知的黑暗,也令人無所畏懼。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