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心之勇士許清閔:愛讓缺憾成為幸福

一月心之勇士許清閔:愛讓缺憾成為幸福

6120
Hr

採訪記者/廖育君

 

§ 勇士心語 §

 

雙眼看不見的生活對許多人來說可能是天大的災難,但我覺得自己卻因為失明擁有不同的生命歷程,但在捱著人生苦痛的同時,只要注視到旁人的暖意,就具備持續向前的不絕動力。

—許清閔

「我們清閔最乖了!來嘴巴張開,啊……」身為家族成員中唯一的視障者,小時候只要有好吃的點心爺爺奶奶一定會優先留給我,生活裡舉凡吃飯、洗澡,奶奶和媽媽也都會協助。然而為了醫治我的先天性青光眼,經濟不富裕的雙親更是花光了積蓄,尋遍各方療法,想幫我緩解雙眼疼痛。家人無微不至的照顧,讓我覺得自己彷彿是備受寵愛的王子,雖然眼睛看不見,卻也沒有因此感到太大的難過。

但原以為的幸福,在幾年後竟發生巨大的轉變。為了讓我受專門特殊教育,八歲那年,父母決議把我送到台中啟明學校就讀,從那時起我便開始了住校的生活。

年幼的我還不懂該怎麼照顧自己就得迎向團體生活,於是前所未有的挫折感迎面而來。當周圍同學們都能熟稔地獨自穿衣用餐時,我卻像什麼都不會的幼童,還在學習拿湯匙、捧碗、辨認衣服正反等基本事項;就連就寢前的沐浴,我也只會抓起肥皂胡亂往身體抹,嘴裡還曾不慎吃進苦澀的肥皂泡沫,每天晚上因委屈無助而源源湧出的淚水,即便蓮蓬頭水柱開得再大都沖不淨。適應學校表定的每一個作息都令我非常痛苦,常常在深夜躲進棉被哭著入睡,龐大的心裡壓力更讓腸胃長期處於不適的狀態。

許清閔參加中崙高中生命故事分享活動。 照片來源:許清閔。

 

記得那時在吃完宿舍餐點後,班導師常會再親手做一份愛心早餐,希望幫我補充營養。其實早上多半是我最緊張的時刻,因為心裡清楚即將要展開一整天的學習了,但老師對我仔細關顧的心意就像是隨時支持著我、最有力的手,當我一口口嚼著熱騰騰的早餐,原先澎跳的不安彷彿都得到了止息,湧現敢迎向困難的勇氣。而當我跟不上身旁同學們的行動,愣在原地不知所措時,老師也都會馬上走到我身後牽起我的手,輕聲告訴我不用驚慌,一步步耐心教我該如何打理自己。老師耐心的陪伴領著我逐步適應作息,順利融入團體生活,雖然住校的辛苦早已淡忘,但老師的守護卻留下了很深刻的溫度。

幾年後,畢業的學長為了回饋母校,決定義務指導學弟妹學習二胡,我在學校課業外被發掘了音樂才能,也因此遇見了二胡啟蒙老師,開始每週固定向老師學琴。但尚處愛玩年紀的我,有時會因為貪玩不小心放老師鴿子,事後再怯生生地走回教室找老師,他雖然感到無奈,卻不曾因為我有一搭沒一搭的學習狀態就放棄指導。高三那年我便在老師的指導下,順利以二胡專長考上第一志願文化大學國樂系。而學校老師們對我同等於家人的愛,在我從啟明學校畢業後竟一直延續,不曾消逝。

許清閔至雲湖書院參訪。 照片來源:許清閔。

 

 

因父母突然離異,為了減輕擔任清潔工母親的經濟重擔,我開始利用大學課餘時間到按摩院打工賺取自己的生活費,但儘管每天支出都省吃儉用,日子仍過得極為拮据。

那時我常利用工作空檔打電話回去跟小學老師聊天,每次掛電話前老師總會問我:「生活費還夠不夠用?你如果有困難一定要告訴我喔!」雖然我從未向老師求助,但老師的話對每天為錢憂慮的我來說,就如同定心之錨,讓我不再感到害怕,無論如何身後永遠有座靠山義無反顧相挺。

在打工和求學間忙碌了四年,即便戴上了學士帽、從國樂系畢業,對往後的職涯選擇我仍舊相當迷茫,除了擔心自己的演奏技巧尚未純熟,也憂慮該怎麼養活自己。而就在我徬徨焦慮時,昔日的二胡老師竟主動伸出援手替我安排一席樂團工作,還出借音響、卡帶等設備,讓我能順利考取街藝證照,一夕緩解原先的經濟困窘。其實我從未想過原來老師們對我的心意不僅僅是音樂教學,在我生活裡的每一件難處,老師都完全放在心上。

「喂,周老師嗎?我最近有買了一罐很好喝的比賽茶喔,您最近什麼時候有空?我去拜訪您!」每逢過節我都會打電話問候每一位求學階段的恩師,也會逐一送上老師們各自喜歡的東西。是因為師長的守護和教導,我才能擁有眼前的成長,也希望認真生活的我能夠盡己所能報答恩情。

對比一些被家人孤立的視障朋友,我總覺得自己是幸運的盲人,從小到大家人給了我充足的關愛,生命的每個階段也都擁有很好的師長緣,我曾疑惑自己為何能得到那麼多人的協助?但向旁人表達感謝時,他們回應的神情又顯得如此理所當然。這讓我不禁思考會不會為他人付出本身就是一種快樂?於是從領到第一份薪水開始,到現在每次表演結束,我必定會捐出部分收入做公益,希望所有人都能一同體會被照顧的溫暖!

許清閔參加向日葵失智據點護老活動。 照片來源:許清閔。

 

或許是樂於布施的果報,我在街頭表演獲得的收入常遠超過許多上班族的月薪,除了有更多能力幫助有需要的人們,這幾年我也陸續將街藝所得分別為父母存下退休金,小時候是父母給我富足的童年,現在我期待自己能令他們的下半生無憂。

我很喜歡《入行論》中提過的一段話:「佛子雖逢難,善增罪不生。」雙眼看不見的生活對許多人來說可能是天大的災難,但我覺得自己卻因為失明擁有不同的生命歷程,眾人的守護讓我相信自己值得被愛,也永遠都能愛人。捱著人生苦痛的同時,只要注視到旁人的暖意,就具備持續向前的不絕動力。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