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心之勇士廖雪敏:翻轉偏見,用誠摯迎接彼此相遇

6147
Hr

採訪記者/廖育君

 

§ 勇士心語 §

 

我在心底許下誓願,希望做他們在台灣的家人,盡我所能地幫助他們並傾力給予關心。因為是越昇班,給了我真實轉變內心與擴大心量的快樂,而我要將這股善的力量傳遞下去。

—廖雪敏

 

「你既然不想讀書那就直接出去工作賺錢!」為了尋覓更好的生活,爺爺奶奶從廣東遷徙至越南定居。在越南出生長大的我,到了就學年齡後沒有就讀當地的學校,而是在華人開設的補習班上學。讀了兩三年,因為不喜歡坐在桌前念書,學習成果也不甚理想,於是小學還未畢業我就放棄了學業,自9歲開始就被父母要求到別人家幫傭以補貼家計。

14歲左右時我到一家電子材料工廠工作,為了把握工廠給的優渥薪資,我總是認真完成份內職責,但是我的努力並未得到組長的讚賞,反而時常無來由的被刻意刁難或當眾指責,每天上班過程不好受之外,下班回到家還得聽雙親爭吵。職場和家庭的不和諧讓我相當沒安全感,於是造成了我總是逃避與人正面對應的勇氣,即便受到委屈也選擇默默隱忍,只有偶爾以歌唱緩解心中的煩悶。

原以為自己的一生大概就在烏雲的壟罩下度過,所幸在24歲那年我的人生出現了轉機。因為一位朋友的介紹,我結識了現在的先生,想到可以離開眼前的生活,我便毫無猶疑地決定遠嫁台灣,在台灣展開新生活。時間過得很快,來到台灣也不知不覺度過了十幾年,雖然中文還不是很熟練,但日常溝通還是可以的。隨著生活步調的穩定,當時孩子讀經班老師也在因緣際會下,於2014年帶我踏入了廣論研討班的學習。

廖雪敏與家人的合照。 照片來源:廖雪敏。

 

「聽不懂沒關係,不用有壓力!你坐在教室聽久了慢慢就能學會。」從小在重男輕女的家庭環境下長大,早已習慣不被重視,現在突然感受到他人的關心讓我受寵若驚。班幹部和同學們完全沒有因為我是越南新娘而有差別待遇,這是我第一次體會到原來自己值得被好好對待,所以即便無法完全聽懂上課內容,我仍開心地持續留在廣論班學習。

我非常珍惜能夠再次坐在教室聽課的時光,就像重獲機會彌補小時候沒能好好念書的遺憾。不過更令我珍惜的是能有機會學習《廣論》,讓我重新成為對什麼都好奇、初入學的學生,不時訝異於《廣論》中提到的概念,例如斷器三過、向內調伏等。以往我常因為他人用不好的態度對我而受傷,將難過悶在心裡,用攪不開糊成團的煩惱,幫自己創造了成千上萬個悲傷故事。在開始學習《廣論》後,我開始意識到比起獨自增益負面思路,反而應該要調整心情,試著和他人說出自己的想法。

然而就在我逐漸增加學習廣論的熱情同時,讓我的內心產生極大轉變的契機在此時也突然來到……

一天,意外接到師姐邀請我護持專為越籍移工開設的中文課程班——越昇班。一聽到越昇班要開班,我馬上忍不住提醒師姐跟越南人相處要特別留心,「師姐你們都很善良,但越南人跟你們想的不一樣……防人之心不可無!」。因為不論是過去在越南或是嫁到台灣後接觸的越配,我對越南人留有不太好的印象,常看著同鄉群聚時,抽煙喝酒、口中說著髒話,一天到晚比較誰又買了什麼名牌,提到要跟越南人相處我就打從心裡抵抗。

況且我的母語是廣東話,只能說一些越南話,更別談看越文了,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能幫上什麼忙,但師姐殷勤邀約的眼神不因我的話而有所遲疑。頓時,讓我回想自己當初在廣論班學習的過程,師兄姊們對我全然接納,而我現在為什麼要排擠別人?想了想便決定答應護持的邀約。

廖雪敏和陪伴自己學習廣論的師姐們合照。 照片來源:廖雪敏。

 

起先每隔兩週我會到越昇班承擔一次,盡好責任,認真完成被吩咐的任務,但無法對學員們投注太多感情。而作為義工老師,我也因此開始拿起書本,跟大家一起學習中文。班上學員們的年紀多數與我的孩子相仿,常聽課到後來就捧起課本高聲舉手提問,一心想理解書本上的艱澀文字。身為華人的我在一旁只覺得汗顏,自己未曾好好學習中文,但越籍學員們卻願意在如此年輕的年紀,為了換取更好的工作機會努力投入中文學習,他們專注與勤奮的神情,跟我記憶中的越南人截然不同,我突然驚覺自己似乎從未仔細了解越南人。

其他義工老師的無私付出,更讓我覺得身為越南華僑的自己有一份要陪伴學員們學習的責任。記得真如老師曾說過,要關心一個人,必須先跟他熟。護持不久後,我開始把自己每週的休息時間全撥給越昇班,下班後也會關心學員、陪他們聊天同時也向他們學習越南話。直到真正砸下時間了解這群同學後,我才理解為什麼日常師父常提到:「人與人之間的相遇是為了彼此的心靈提升。」沒當義工前我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心量是如此狹小,不善於助人;從同學們活潑直接的話語,我更找到了心底缺少的坦率、樂觀,每多與他們互動一次,我覺得也多認識一分自己的無明。

「以前我在其他地方學中文,那裡的人都只是想騙我的錢。」一位原本對我懷著防備心的學員,開始坦承地對我說出他的真實想法。「你不用因為過去從一個人那裡吃了虧,就懷疑所有的人呀,我們都很想關心你!」看向略帶歉意的學員,我不禁憶起,自己過去也曾因為一個人對我的評價而難過不已,更在不經意中一次次對越南同鄉貼上了無數標籤。

廖雪敏護持的台南越昇班。 照片來源:廖雪敏。

 

越昇班學員的真誠,翻轉了我對越南人的錯誤印象。想到這些遠離了家鄉,在台灣沒有親人的學員們,我便在心底許下誓願,希望做他們在台灣的家人,盡我所能地幫助他們並傾力給予關心。因為是越昇班,給了我真實轉變內心與擴大心量的快樂,而我要將這股善的力量傳遞下去。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