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謝謝你!為我來到這世界─盧紹萱的故事

孩子,謝謝你!為我來到這世界─盧紹萱的故事

1749
Hr

生命難免遭遇困難,如果必須面對、解決每一次遭遇的困難,心靈才能有所提升的話,為什麼這一次我會這麼害怕、這麼緊張?如果它是我生命裡面的一關,只是我無限生命裡面「一關一關的一關」的話,可以跨過去的我,為什麼不能跨過去?

盧紹萱

我跟先生都是高中畢業後就去美國學習,從讀書、工作到結婚,一路都非常順利。我在美國Loma Linda Medical school 做口腔衛生師實習,隨後又到南加大學教育。在朋友眼中,我們看似一帆風順,好像也實現了我們的美國夢。可是在光鮮亮麗的富裕的物質生活下,我的內心其實有著不為人知的秘密。

跨不出門的悲傷

我在十幾歲時非常不快樂,那時還不知道那叫憂鬱症。這個問題在美國讀書時持續困擾我,所以我的學習一直是斷斷續續的。我的狀況越變越嚴重,到後來根本連出門都沒有辦法。當時的男朋友——就是我現在的先生建議我在家裡休息,不要出門。畢業之後結了婚,先生在矽谷找到了工作。但我的病情卻繼續惡化,每天都掙扎著日子怎麼過下去。先生前腳出門,我就盯著那個門,後腳就想出去——我想什麼都不帶,就這樣走出去,消失在這個社會、餓死、病死街頭都好。總之,我就是消失在這個世界,不想再帶給先生負擔。

當時唯一沒有消失的理由是我先生。我忍不住會想:我走了之後他怎麼辦?他會不會對自己自責?他要怎麼面對全然不知道我有憂鬱症的台灣家人?這樣想時,我又決定回頭面對自己痛苦的生命,繼續掙扎。

千禧年(西元二OOO年)到來,公司、團體、學校乃至於身邊的親朋好友對於這個新世紀的來臨每個人都有極大的期待,大家都在慶祝著。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規劃,唯獨在世界角落的我,連門都走不出去。

那個時候,我暗暗地寫下了我未來十年的四個願望:
第一個願望是能夠走出去跟人說話、溝通。
第二個願望是能有兩個小孩。
第三個願望是有自己的興趣。
第四個願望是跟先生有共同的興趣。

看著這個計畫我覺得既諷刺又悲哀……出去跟人說話是多麼簡單的一件事情,可是對當時的我來說,竟比登天還要難。

原來,連結束自己的生命都失去了權利…… 

我的病時好時壞,後來有了大女兒,她五歲那一年,想毀滅自己的念頭又再次現起,越來越強烈,但我沒告訴任何人。有個週末,先生說:「我們一起開車出去晃一晃吧!」其實他的目的只是希望我出門,那怕只是坐在車子裡也好。我答應他坐上了車。

先生把汽車開到家裡附近的一個水庫——那是大家常去走路散步的地方。我下了車,站在湖邊。看著水庫,我忽然覺得水好清好清,水裡的草好長好長,隨著水波搖啊搖地。看著看著,我忽然有種非常想要解脫的感覺,我告訴我自己: 「就是這裡,我找到了,這裡就是解決我自己的地方。」

正當我深陷自己思緒時,身後突然傳來女兒的聲音:「媽媽!」

我一回頭,就看見女兒對著我微笑。好久沒跟我一起出門了。她高興地叫著我。

在那一刻,一種無可言喻、又無可逃脫的痛苦油然而生——我不是沒有奮鬥過,我奮鬥過了,但我忽然理解到,原來我連選擇解決自己生命的權利都沒有。

隨著女兒越來越大,我越來越覺得不能再把孩子放在家裡,我下定決心,自己必須走出去。我帶女兒去上中文學校,並且主動表示願意擔任當班上的家長代表。家長代表必須負責老師和家長們之間的橋梁。對我來說,這樣的工作非常困難,可是為了孩子,我還是硬著頭皮去做了。

曙光的背後原來還有雷雨

在學校的家長群裡,我認識了一個朋友,介紹我去參加一個心靈成長方面的研討班。去了幾次,我注意到在那裡的人,從眼神到動作,都透露出一種對生命尊重的態度。每次針對我提出的問題,他們不但認真的回答,也散發出一種經過思考而透徹了解的篤定感。在這樣的團體中,讓我感到十分自在,慢慢地就靜下心來,開始用心地上研討班的課程。

我在那裡第一次聽到了日常老和尚這個人以及他的開示。漸漸地,我發現,用日常老和尚說的方法,竟然能夠解決很多我生活上的困難。儘管還沒能完全解決憂鬱症的問題,可是研討班上著上著,我發現我的不快樂越來越少,出門也變得不太困難。我甚至期待每個禮拜去上課。

我有一種奇妙的感覺,生命似乎開始為我透出一點點的希望和光。

我先生很好奇,十幾年來不快樂的人為什麼會有笑容?因為想看看我到底都在學什麼,所以他跟我一樣開始參加研討班。因為參加了研討班,他自己也把一些概念用在自己身上、用在工作上,得到了一些好的成果。看到家人也跟我一樣變得越來越快樂,我覺得自己好幸運。當時我一直以為,我們一家從此會過著這樣的幸福生活。一年半之後,我的第二個小孩來報到了。

【影音故事】

 

※了解更多精彩內容,請參考以下福智文化出版書籍。

《當冬日來臨,我聽見花開的聲音》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