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豐達:一心向善,一心向佛

3932
Hr

「兒子啊,我們來試試做素食,好不好?」母親對我說道。「未來吃素的人口一定會越來越多的。」

最開始做素食的動機很簡單,全源自於母親的這一番話。母親很早便開始學習佛法,深知茹素是非常美好的善業,希望我能夠嘗試轉行做素食,將自身所學的料理手法與專業知識運用在素食上,利益更多眾生茹素。此外,現今不管從環保議題還是身體保健的觀點切入,吃素的好處都能被科學證實,許多名人也在推行蔬食。所以,秉持著滿足母親心願的初衷,同時推行一件有意義的事情,一心素食就這麼開業了。

「一心」的意義,可說是一心向善。

老實說,最初我覺得做素食跟做葷食應當沒太大區別,只是食材從肉食換成蔬果而已。但開始做之後,才發現完全是兩回事。食材的供應管道要重新尋找、調味配方要調整,面對的客戶類型更是大不相同:葷食者在意肉質的新鮮度或嫩度;有不少蔬食客戶對於菜餚的顏色更斤斤計較、雞蛋裡挑骨頭。記得有一次我煮芋頭湯作為當日的免費湯品,當我盛給某位客人時,他看著碗裡的湯,說道:「為甚麼你的芋頭湯是這種顏色,不是紫色的?」我邊在腦海裡埋怨:「你看過紫色的芋頭嗎?」,邊跟他解釋:「芋頭的肉其實是白色的,市面上很多芋頭產品會呈紫色,是因為加入色素的緣故。」即便如此,他還是不相信我,說我騙他。

遇到這樣的客戶,很多時候光靠自己去想,是無法轉心的。因為站在我的角度,我明明就是為他好,為甚麼他們不能理解呢?這種委屈又難以消化的感受常常在我心裡絞成一團,時間久了,也會覺得疲累。再加上自己開店,要負擔房租水電、食材成本,每個月賺進的錢遠遠不及開銷,漸漸有些入不敷出。在每個夜深人靜裡,壓力就像一大片烏雲籠罩心口,令我久久不能入眠。即使知道自己是在做善事、盡孝道,但內心的力量不夠堅毅,讓我對於能否繼續做下去,產生了很多質疑。

不過,雖然遇到了很多困難,我仍沒有想過放棄。通霄鎮這邊有不少獨居的高齡人口,他們大多不會煮菜;而我在這裡開餐廳,可以盡我所能服務他們:烹煮一頓頓豐盛的餐飯,讓他們得以溫飽、維持身體健康。再者,通霄鎮是生產木雕的重鎮,很多法師從全國各地來此領取木魚、佛像等佛具,但這裡沒幾間餐廳,素食店就更不用說了。我在這裡開了一心,木雕工廠如果要請法師們吃頓飯,就會帶到店裡、或請我們外送便當。想到可以幫助到這麼多人,即使辛苦,我也心甘情願。再後來,當我開始學習《廣論》後,更堅定了繼續做下去的信念。

在學習《廣論》的過程中,以前遇到不講理的客人會心有埋怨,是因為我一直從自己的角度出發。但當學到日常師父說的「代人著想」後,我試著站在客戶的立場去想:究竟是能端出珍饈美饌,還是能迎合每一個人口味,才是好廚師呢?與其鑽研怎麼煮出符合自己期許的菜品,不如傾聽客戶的需求、帶著祝福準備料理。我現在每天一邊煮菜一邊念《心經》,感謝這些食材讓我有機會為客人烹調,感謝到店的每一位客人,讓我有機會為他們服務。當我學會站在對方的角度思考,不只讓我在面對客戶時能夠轉心,也讓自己變得更快樂。 

此外,佛法中強調的「發心」,也讓我在行善的路上走得更加踏實。我以前的出發點就只是做做善事、不知道這件善事背後的意義,因此遇上逆境時便容易退縮。懂得何謂「發心」後,才更加了解:推廣蔬食除了是做好事,也能讓自己和客戶遠離殺業、拯救動物,還可以在無數人的生命中種下善良的種子!理解這些道理後內心豁然開朗,像是原本緊閉的房門打開了,陽光從門縫灑溢而出。因為有這樣堅固弘遠的發心、知道這些種子將來會結成美好的果實,我才能在遇到困難時越挫越勇。

從這時起,「一心」這個店名,多了另一層意義:「一心向佛」。

經營素食餐廳讓我接觸到形形色色的人:有人是為了我的手藝來用餐,有人是聽到一心的故事而來,也有人是因為方便、剛好經過來吃一餐。不管是怎樣的契機,我都敞開心胸接納,希望能真正幫助到他們的生命。不只一心向善,也一心向佛,一心素食今後也會這麼一直做下去,直到善業遍地花開的那天。

 

 2021.06.07 
《你是我心中溫暖的光》
感動上市
《你是我心中溫暖的光》立體書封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