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我如花,綻放於你心〉:引領學生找到生命的價值

2324
Hr

作者 — 貓心(龔佑霖)
心理作家。台大心理系學士、國北教心理與諮商所碩士。寫作主題為「安全感」。

即便在成長過程中,我們可能都受過傷、失去了安全感,但根據依附理論的基礎,我們每一個人,都能夠運用適當的方式,找尋並重建一段具有安全感的關係。
FB粉絲專頁Psydetective-貓心

 

福智文化今年六月,出版了《願我如花,綻放於你心》一書,裡面闡述了六個人的生命故事,在這一篇文章當中,我想陪讀者一起閱讀其中的第一則:〈願我如花,綻放於你心〉——林羿汝老師的故事。

這一則故事,是林羿汝老師的親身經歷。林羿汝老師在學生時期,是一個不快樂的孩子,雖然在他人眼中,她的成績優秀、總是受人稱讚,別人都以為她會過得很快樂,但對她而言,這樣的讚美,讓她活得戰戰兢兢,一怕失足,就掉入懸崖之中。

在她高中的時候,遇見了一位英文老師,英文老師在上課時,總會分享自己的生活態度,也從不擺架子,很自然地和同學們打成一片。在我們的傳統認知裡,學生上課看漫畫、傳紙條,老師似乎應該要給一些懲罰,來阻止這些事情發生;但這位老師上課的時候,卻不需要特別多做什麼管教,同學自然而然地就能特別專注聽課。

在一次下課時的巧遇,這位英文老師遇見了這篇文章的主角林羿汝,關心她的悶悶不樂,同時也和她分享了自己教學不會倦怠的心念:「每年做的事情一樣,可是遇到的學生都不一樣啊!」讓這位作者升起了想當英文老師的心。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雖然林羿汝老師考進了那位英文老師所讀的學校,卻經過一番掙扎才從英語系畢業。在畢業之後,她到一間學校代課,卻開始了她人生中的夢靨:學生管教不聽,而她總需要大聲斥喝,卻被學生輕浮以待。

她想成為一位受學生愛戴的老師,卻未能如願以償,覺得自己的好心總是被學生辜負,使得她感到疲倦不堪。儘管她曾經參加福智教師營,學習到了要讓學生「觀功念恩」的概念,但她依然沒有辦法讓學生願意好好上她的課。

一直到後來,作者參加教聯會,學到了一個名為「關愛教育」的方法——「要打從心底喜歡學生」之後,她才開始有一些內心的改變:原來要學生喜歡自己的想法並沒有錯,但還有一個前提,就是自己要先喜歡學生、了解學生,如果自己都不瞭解學生,又要怎麼讓學生喜歡自己呢?

原來,觀功念恩的教育並沒有錯,只是林羿汝老師當時是以指導的方式在教育學生,而她小時候遇見的那位老師,卻是打從心底喜歡著教師這份職業、喜歡著他的學生,儘管學生一屆換過一屆,但隨著與不同學生相遇,在相處過程中面對新的挑戰時,也能從中發現自己能夠學習及提升的地方,而這就是教學熱情的所在。

因為觀念的改變,也讓她在後續的教育裡,能夠把自己的關愛傳遞給學生,而當面對一名抽菸的高二生時,她不再像過去一樣大聲斥責,反而是寫信邀請學生中午到辦公室來和自己談談,試圖了解學生的實際情況。

〈願我如花,綻放於你心〉漫畫版

 

原來,這位學生從小就開始翹課,本源的發心是為了幫奶奶送午餐,以及把校園內死在路邊的小鳥與蚯蚓埋葬起來,但小時候的老師並沒有細問原因,僅僅以壞學生來看待這位孩子,讓他感覺到「老師們都不喜歡自己」。

經歷了長時間的談話之後,這位學生不再抽菸了,儘管被教官誤會又再次抽菸,也能開始心平氣和地和教官溝通,最後也去讀了英語系,並在本文作者的建議之下,從夜間部轉到了日間部,以避免被不好的環境所影響。

而最讓林羿汝老師感動的,莫過於在學生轉學成功的那一次碰面,學生從口袋掏出老師邀請他到辦公室聊聊的那張字條,那次的關心,是那位學生第一次覺得有人願意關心自己、站在自己身旁。

〈願我如花,綻放於你心〉漫畫版

 

在先前發表的文章中,我曾經提到,依附是會影響一個人一生的重要關鍵。從小的時候,我們依附著我們的照顧者,而當我們進到學校之後,我們的依附對象,便多了「老師」這個角色。

還記得自己在小時候,常常和媽媽頂嘴,總會跟媽媽說「可是學校老師說……」,這也許是許多人在小時候的共同回憶。老師,確實扮演起了我們生命中第二個依附對象的角色,在我們的生命中,佔有舉足輕重的位置。

從小學開始,一天當中陪伴我們最多的,其實是班導師,反而不是自己的照顧者,由這裡也可以知道,原來老師的角色是如此的重要。但是在傳統升學主義之下,許多老師也和父母一樣,多麼渴望孩子成龍成鳳,因此總會嚴厲地管教孩子。

然而,孩子在這樣的管教之下,往往感覺不到老師的關愛,對老師抱持著矛盾的心情:一方面對老師要尊敬,另一方面卻又不屑老師的管教,尤其到了青春期以後更是如此,有許多的學生受不了老師的管教,總是會和老師唱反調。

圖片來源:Unsplash。

 

記得我的成長過程中,第一次體會到被愛的感覺,是我國小六年級的老師。我的國小時期很特別,六年換了六個班導師,其中有一個班導師,常常要我們背靜思語,雖然是背了,但卻沒有讓我有什麼重大的改變;另一個老師,則總是用體罰教育來懲罰我們,還會把全班成績不好的同學全部隔離到一桌去,放牛吃草、自生自滅。

直到小學六年級的時候,我遇見了一個真心關愛我們的老師,雖然那位老師信仰的是基督教,但我看到的是,信仰佛教也好、基督教也好,真正重要的核心還是在「自己能不能發自內心地喜歡著學生」。小學六年級遇到的那位老師運用了關愛的方式,不再懲罰我們,反而是讓我們各組良性競爭,以鼓勵取代懲罰,使得我們能夠團結起來,願意為了組內的其他人奉獻,共同追求彼此的利益。

現在回想起來,我體悟到最重要的或許不是老師用了獎勵制度,而是老師看待我們的態度:小學五年級的老師,非要把我們做錯事情的行為全部導正不可,在他眼裡,做錯事的就是壞學生,就得不到老師的關愛;但在小學六年級時,老師卻讓我們感覺到自己的價值,讓我們在上課的時候,能夠從為小組共同完成任務的目標而努力,每個人都有一定的貢獻程度,使得那些原本被貼上壞學生標籤的人,不再覺得自己的生命與存在沒有價值。

心理學家曾經提出過一套讓不同種族的學生,能夠和平共處的教育方針,就是所謂的「拼圖式合作學習 (Jigsaw Learning)」:小組的每個成員,都得付出自己的努力,我們才能得到群體的獎賞,而且每個人都有自己能夠發揮所長的地方,並不會因為某個人能力好,就獨壟全部的功績,而是需要彼此共同付出,才能讓整個組有著良好的表現。

在拼圖式合作學習底下,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則在於:「我們必須讓每個學生都有自己發揮所長的地方,同時,並不會因為某一組得利,其他組就會受到懲罰。」這是避免資源短缺造成惡性競爭的一個良好教學方式。

而要設計出這樣的教學方案,老師勢必得發自內心地喜歡每個學生,才能知道每個學生的天賦在哪裡,如何設計才能讓每個學生都能感覺到自己的價值。因此,老師要夠了解學生、能夠陪伴學生,便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環。

圖片來源:Unsplash。

 

回到〈願我如花,綻放於你心〉這篇文章來看,林羿汝老師後來之所以會被學生喜歡,最重要的關鍵依然是她願意走進孩子的心裡,讓孩子感覺到自己是有價值的,老師的愛如花一般,綻放在學生的心中,學生也才能感覺到被愛,進而做出努力向上的行動。

依附理論告訴我們,依附需求是人天生的本能;而這篇故事則告訴我們,一個老師若能成為孩子的安全避風港與安全堡壘,將能讓一個被大家放棄的孩子,重新找回自己的價值感。

 

  願我如花,綻放於你心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