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心我心】曾修雄:洞見內心的慈愛

曾修雄退休第二年就報名參加了請法團,跟著師兄師姐到印度當地聆聽尊者開示,「當時飛行管制並不嚴格,我們還從台灣帶了兩大罐燈油過去。」燈油畢竟是高風險物品,所以曾修雄必須全程貼身看顧,「燈油不能放在行李艙中,歷經搭機、轉機、過海關、搭巴士,十多個小時的時間,我就這樣從頭到尾抱著。」......

【師心我心】沈叔棟:終其一生,朝著光前行

沈叔棟出生在基督教家庭,年輕時便跟隨家人移民美國,縱然內心渴望接觸佛法,可不論怎麼探尋,始終在表面遊走,無法深入佛法真正的內涵。直到一九八五年,師父(編按:日常法師)應沈乃宣師兄邀請,前來洛杉磯大覺蓮社帶領在家居士念佛,沈叔棟因緣際會參與了這次的活動,自那次見到師父,才真正感覺自己與佛教有了連結。......

【師心我心】韓敬白:師父改變了我的下半生

韓敬白清楚記得,那天在加州長灘上,他和師兄師姐們分站兩邊,等待師父帶領大家進行放生儀式。韓敬白不是沒看過出家人,可當他看到一位瘦削的老比丘自遠方朝他們緩步走來的時候,不知怎地,他心裡冒出一個念頭:「這個人是為了救我,才會來到這個地方的。」那一刻,眼淚不自覺地流下,他就此發願要放下一切跟隨這位慈悲的長者。......

【師心我心】趙秋陽:全宇宙最幸福的人

「師父是把我們每一個弟子都放在他心上,只要是面對到師父的眼光,那全宇宙的關愛都在你身上,所以我有了師父,我就是那全宇宙最幸福的人!」問起趙秋陽與師父相處的點點滴滴,趙秋陽直呼真的講不完,但每一次與師父的互動中,感受到唯一不變的就是師父珍視一切有情的那顆心,「師父真的是將我們都視為心中的獨一愛子,時時刻刻地呵護著!」...

【師心我心】劉春珠:追隨師長永不退心

劉春珠提起師父時,一字一句都是滿滿的思念與感恩。儘管只是簡單敘述皈依之後生命的轉變與成長,但是這段三十多年矢志不移、緊隨師行的歷程,卻能讓人深刻地感受到師長的悲智恩德。對劉春珠而言,只要憶念師父,就會想起那段常去福智精舍探訪的日子。1990年時,她並不清楚師父在弘揚《廣論》...

【師心我心】林金枝:一條珠寶的河流

「看起來是我在關懷很多同學,但我再再體會到的是師父對我千生萬劫的關懷。這份深恩,無以回報。」林金枝覺得自己就是那個最幸福的人,能夠有機會追隨師長、承擔使命,敞游在這條珠寶的河流裡,也希望自己能夠鋪平一條路,讓更多眾生都可以走到師長心中。

【師心我心】蕭維厚:師父的不言之教

多年後再度回憶一切,蕭維厚彷彿想明白了,師父為什麼每次見到他,總是笑笑地,沒有言語──原來,自己的無限生命,師父早已做了最完善的安排──從他學習《廣論》之後,每一天都在師、法、友的守護下不斷增上,無論師父是否親自開口與自己說話,在師父的笑容裡,都滿含著師父對一切有情最慈悲的承諾:「你自己不放棄,我很樂意陪你走完最後一程。」

【師心我心】郭基瑞:雜草與小樹苗

這一番話,讓郭基瑞對師父更加心悅誠服,他心想:為何師父的法號是上日下常?因為師父的法,深刻地與「日常生活」完美結合,在每一個舉手投足、行住坐臥之間,都能夠如法行持,而非紙上談兵......

【師心我心】黃順得:承載慈心的朴子農場

「不忍眾生苦,不忍聖教衰。」問起黃順得,他心目中對師父(編按:日常老和尚)最深刻的印象時,這是他毫不思索的回答。在1994-1995年期間,師父在無數次的開示中談及使用慣行農法(以噴灑農藥、化學肥料等方式進行的耕作方式)的過患,師父從業果角度一再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