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纓勳專欄|無盡燈的叮嚀──依止法的故事

在我多年朝聖及閱讀有關大師的傳記中,有一段故事,總是百讀不厭,無限感動、思惟與低吟,是幫助我起信大師教法的津梁,那就是大師十六歲時,準備離開夏瓊寺前往衛藏拉薩學法,上師義成寶法王的贈別、祝福與期待,像一帖千古的錦囊妙寶。

蔡纓勳專欄|乘大鵬翅翼翱翔,開啟格魯源流的夏瓊寺

夏瓊寺是元至正九年(西元 1349年),由義成寶法王創建,青海省最古老的寺院之一,位於海東市化隆回族自治縣查甫鄉最南端的—座山顛之上,傍依滔滔黃河奔騰,後邊巍巍群山簇擁。因為此處山形如展翅欲飛的大鵬,故取名「夏瓊」(藏語意為「鵬鳥」)。佛寺就修建於「鵬鳥」的左肩部,寓有乘風凌空,飄然飛翔之意。

蔡纓勳專欄|三歲受戒與授記,宗喀巴大師在夏宗寺

三歲時,我們會想什麼?我們可以做什麼?我們又會得到怎樣的祝福與期待?宗喀巴大師三歲時,那是 1359 年,由於出生具有諸多吉祥夢兆,出生後,無論身相行為舉止,迥異於一般小孩。因此,際遇自然殊勝。三歲的大師,際遇殊勝,靈光慧炬,閃耀於夏宗寺,因為夏宗寺正是第四世大寶法王特別為大師三歲時傳授五戒的道場。

蔡纓勳專欄|滴血化作菩提樹,禮塔爾寺栴檀樹記

那天,2013年暑假的一個日子,一行約 30 人再度朝禮塔爾寺。禮塔爾寺,最先想到的就是那一棵充滿傳奇性、故事性與啟發性的栴檀樹。今天我們在大金瓦殿前所見到的栴檀樹,並非直接就是當年宗喀巴大師臍帶血所長出來的那棵栴檀樹,葉面上烙印著獅子吼佛佛像的栴檀樹。而是延生自本尊的化身栴檀樹。本尊化身,不即不離,一而二,二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