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生共榮,找回鱉溪的生命力

共生共榮,找回鱉溪的生命力

2226
Hr

封面照片提供:張宗仟

從麻荖漏山蜿蜒向下的鱉溪,是富里鄉居民記憶中最溫柔的存在。她流淌過大地,使農田富裕;她陪伴著孩子,使童年繽紛;她守護起生態,使魚群徜徉。

張振岳說:「這是一條活著的河流。」儘管曾因開發而變了樣,她依舊有著生命的脈動,等待著居民的醒覺、魚群的回歸。

改變的契機,從2018年鱉溪復育計畫開始,由政府與NGO組織、當地居民聯手,共同將鱉溪的美麗還給她,直至現今,居民守護溪流的意識已然穩固,隨著政府資源的逐步撤出,保衛鱉溪的行動,便在富里鄉居民的自動自發下持續進行。

文化也能成為附加價值:鱉溪米募資計畫

守護鱉溪的任務交還給當地居民,除了代表資源的減少,也考驗居民將如何永續經營保育行動。為了讓鱉溪能夠常保美麗,長期投入鱉溪復育工作、後山采風工作室的張振岳,以及拉米特工作室的騰莫言・基鬧決定開始「鱉溪米募資計畫

該計畫主打在地、有機、生物友善的理念,販賣由鱉溪灌溉而成的有機稻米,期望由此建立守護河川的公基金,若卓有成效,更能鼓勵其他居民一同加入鱉溪米計畫,也能潛移默化地減少土地汙染、增加物種多樣性,實現生產與生態共存的願景。

因此兩人與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秘書長楊志彬合作,共同規劃了鱉溪米募資的案型,除了賣米,更搭配許多當地漢民族與阿美族的文化行程,比如竹筏體驗、生態池導覽、瀑布戲水等活動,讓當地的文化成為鱉溪米的附加價值。買米不再只是為了購買糧食,更是為了保育生態、拓展眼界

於鱉溪永豐段水田中整理稻草。照片提供:張振岳
於鱉溪永豐段水田中整理稻草。照片提供:崔智蒨

 

懷抱夢想、小心實踐,是對鱉溪復育計畫最好的註解。張振岳很謙虛地說:「我們是走一步算一步,做出一個成效再往上走,儘管做的事情都很小,卻因為產生化學反應而發揮影響力。」從鱉溪復育的夢想開始,信念串起了人與土地,也串起了一個村莊的情誼,儘管與政府的合作看似告一個段落,鱉溪的未來卻才開始。

丟掉魚梯,讓河流的生命力湧動

為了串起人們的信念,張振岳選擇從魚梯開始,鼓勵居民走出來一起製作魚梯──即是為了幫助洄游性魚類能在人工的水利環境中生存的設施──凝聚居民的團隊精神,引發大眾對鱉溪的關注。這樣的規劃顯然十分成功,魚梯的製作不只成為媒體爭相報導的設施,更讓富里鄉的居民在守護環境時得到不少成就感。目的既已達成,魚梯便不再那麼重要,所以2021年颱風過境將魚梯吹壞後,張振岳決定不再投入製作。

「其實如果河川健康的話,根本不需要魚梯。」張振岳認為,河川治理的首要目的,只是要讓河川恢復健康,魚梯頂多是手段,若過於將焦點放在魚梯上,實在有些治標不治本。

能跳脫固有邏輯,或許是因為張振岳看待鱉溪的角度與他人十分不同,正因為從小便在鱉溪河畔玩耍,張振岳對於鱉溪始終有一種親近感,也因此更能感受到鱉溪的生命力。「鱉溪是一條活著的、會呼吸的河川。」她的堤岸尚未成為水泥,她湧動的河水仍是居民喜愛親近的存在,這條美麗的河依舊有著無限的生命力,不需要靠著魚梯,也能將靈動的魚兒推到想去的任何地方

於鱉溪永豐段架設魚梯。照片提供:張振岳
於鱉溪永豐段架設魚梯。照片提供:大為文化吳泰維導演

 

尋回歷史的根源,喚回鱉溪的聲音

曾經,為了整治河川而實行的工程讓鱉溪的生態不可避免地產生了改變,也讓居民的生命與鱉溪一分為二,不復親密。直到2018年復育河川生態的專案帶來契機,才讓富里鄉的居民們練習走回與鱉溪甜蜜的過去。

單看TIMOLAN復育區、魚梯與鱉溪米募資專案等成果,鱉溪的復育似乎頗有成效,然而張振岳笑著談論鱉溪的未來時,並不驕傲,反倒語重心長地說:「我常跟大家說,一條河川經過二十年的時間惡化,怎麼可能不過短短五年就回到原狀,說不定要花比二十年更長的時間,才有機會回去。」他們從不自滿,像是稻子一般彎下了腰,殷切地傾聽土地的教誨、踏穩每一個前進的步伐。

復育鱉溪這條路,像是尋根,他們尋著河流的歷史,找回過去的自己,也找回想親近自然、走入自然的心。這條復育的路,儘管著急,卻不急躁,富里鄉的鄉民有信心用更長遠的未來,喚回魚群,喚回河川的聲音。

鱉溪永豐段水田。照片提供:張振岳
鱉溪永豐段水田。照片提供:張振岳

 

※在閱讀完本篇特別企劃後,想更進一步了解鱉溪的故事,不妨參考由鱉溪1691團隊與張振岳以及騰莫言・基鬧兩位在地居民與文化工作者一同籌備的「鱉溪米——農民守護河川計畫」,一同為守護臺灣自然環境盡一份心力!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