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在走,小丑精神要有:專訪紅鼻子醫生馬照琪

時代在走,小丑精神要有:專訪紅鼻子醫生馬照琪

3030
Hr

採訪撰文/黃育上

三月末,不斷突變增生的病毒,在世界各地持續流竄,恐懼隨著統計圖曲線飆升而擴大,卻依然無法遏止激進獨裁者的野心,砲彈不斷擦過遠方基輔城門上的星空,墜落後擊碎一個個平凡的夢,不知是否世界上的悲傷巨大到難以承受,此時此刻,台北的天空顯得灰暗。

「我覺得現在比任何時候都更需要小丑的幽默和歡笑。」

紅鼻子關懷小丑協會秘書長馬照琪,同時也是位小丑醫生,此時她摘下死亡芭比粉假髮,拭去臉上厚重的白色顏料與腮紅,當對話談及小丑價值時,堅定地說到。

訪問的當下,室內溫暖的燈光與牆上搶眼的演出海報,與窗外的冷色與單調形成巨大的對比,但讓我感受最深刻的,除了馬照琪話語中流瀉出的無限暖意之外,她清澈的眼神中所綻放的熱情,更如冬日裡的烈火燃燒。

病房內的最佳玩伴

深愛小丑表演的馬照琪,明白歡笑背後的力量,於二十多年前獨自前往法國深造,鑽研小丑、面具、默劇等表演,而在留學的期間,她首次接觸到小丑醫生,並從中看見向外推廣與傳遞小丑價值的另一種可能。

回國後,除了一手草創沙丁龐客劇團,透過創作與演出來精進小丑表演的藝術表現之外,更二度飛回法國受訓,並於2015年引進完整的小丑醫生培訓系統,成立全臺第一個小丑醫生組織——紅鼻子關懷小丑協會。

沙丁龐客劇團2021年的作品:《白蛇?!—小丑們的終局之戰》。照片提供:沙丁龐客劇團
沙丁龐客劇團2021年的作品:《白蛇?!—小丑們的終局之戰》。照片提供:沙丁龐客劇團

 

紅鼻子醫生是一群經過專業訓練的表演藝術工作者,不僅需具備一定的表演技巧,同時也要涉略基礎醫學、兒童心理學、衛生教育等領域知識,透過固定時間造訪醫療機構,替小朋友、醫護人員、陪病家屬提供即興、量身定做的小丑表演。

「讓醫院裡的小朋友們能在病痛中重獲歡笑,並享受一個快樂的童年,這就是紅鼻子醫生肩負的重要任務。」馬照琪解釋到,眼神同樣炙熱。

對於一般人來說,醫院的治療往往是科學化、單向且有目的性的冰冷關係,專注於解決病患生理上的毛病,然而病人們內心所承受的壓力與焦慮往往容易被忽略。特別是醫院裡的小朋友們,當他們患病住院的那一刻起,如同被命運判了刑,他們無法自由的移動、時間也無法由自己支配,更重要的是他們喪失了外出遊戲的權利,而事實上,遊戲對於小孩早期的身心發展至關重要。

也因此紅鼻子醫生的到來,提供給小朋友們一個機會,和這群帶著紅鼻子、打扮特殊的大哥哥、大姊姊們,一起玩、一起聊天、一起角色扮演、一起在幻想中建立奇幻樂園。

「可以說我們的目標並不在治療,而是從表演藝術的角度,緩解他們的緊張與焦慮,讓他們能在心情愉悅的情況下接受療程,使得醫生提供的療法能夠發揮更好的效果。」

打破隔閡,攜手進入想像的世界

如何和小朋友們建立連結,對於紅鼻子醫生們,是表演至關重要的基礎,卻也是最難踏出的第一步。

面對這些初次見面又奇裝異服的陌生面孔,一開始小朋友們總會有所防備而不敢靠近,除此之外,病房內部的空間限制以及衛生消毒和感染風險的考量,都大大增加了紅鼻子醫生與小朋友們之間的距離。

「這時候,細膩的觀察力以及平時訓練累積的即興技巧就是突破隔閡的關鍵。」馬照琪說到。

紅鼻子醫生兩兩配對,互相配合進行演出,在踏入病房的短短幾分鐘內迅速觀察,從小朋友的病況、身上的穿著打扮、到病床上放的擺飾以及玩具,綜合分析後,隨即開始即興表演。

馬照琪與夥伴在病房進行表演。照片提供:紅鼻子醫生
馬照琪與夥伴在病房進行表演。照片提供:紅鼻子醫生

 

馬照琪分享到,某次進入病房後,發現小朋友因視力受損而無法和他們正常互動,於是她和夥伴靈機一動便開始模仿溪水流過的聲音、清風吹撫樹林的聲音、鳥的鳴叫與各種動物發出的聲響,接著將布偶帶入,拿到小朋友的跟前讓他觸摸,就好像真的來到了一個魔幻的森林。

「過程中我們都沒有說任何一句話,但從小朋友的眼神中可以看得出那份驚喜,因為在霎那間我們彷彿一起到了另一個幻想的國度。」

心與心之間的連結,是邁向共同成長的道路

一次次的表演、一場場奇幻的遊戲,紅鼻子醫生和小朋友們之間,翻轉了醫生和病患的關係,他們是一同冒險的夥伴,彼此的距離是親密且靠近,在每個共處的當下,他們之間心與心的連結是強烈且深刻的。

也便是如此的貼近,當離開病房、卸下所有妝容以及戲服,回到原本身份的小丑醫生們,面對小朋友們對抗病魔甚至是死亡的恐懼,在內心如同浪潮般襲捲時,又是另一個挑戰。

一談到死亡,馬照琪稍稍停頓了幾秒,她緩緩地和我們了分享一個從南部夥伴那聽到的故事。

不久前一位他們長期服務的小女孩不幸因病去世,而因為她非常喜愛紅鼻子醫生,女孩的爸爸便提出邀請,詢問他們是否能在告別式上替女孩做最後一次表演,起初紅鼻子醫生們因種種考量而有些猶豫,但最後仍舊決定一起錄製一段影片送給女孩。

當父親在告別式上播放影片時,影片中的每位小丑,一邊表演一邊接唱完成一首女孩生前最愛的歌,瞬間歡笑聲填滿了肅穆的喪禮現場,儘管錄影時鏡頭後的小丑們哭得唏哩嘩拉,但他們仍舊以小丑歡樂的方式送她最後一程。

「這對我們來說其實是最大的回饋以及肯定,因為能夠參與這麼親密的場合,不僅僅代表了我們獲得家人們的認同,更重要的是,我們有幸得以融入小朋友的生命歷程。」她輕巧地說著,一開始的沉重氛圍變得輕盈,她的話語如微風溫柔撫過。

時代在走,小丑精神要有:專訪紅鼻子醫生馬照琪

紅鼻子醫生此一身份,如同一座聯繫彼此生命的橋樑,小朋友們透過小丑的表演,在至深的黑暗中重獲生命的喜悅,而這群小丑扮演者,也同樣從小朋友和家屬的身上體會到生命的溫度與韌性,重新理解了死亡的意義。

小丑的生命哲學

在準備這次訪問的過程中,偶然間看見一則報導,是關於一位烏克蘭的職業小丑,他在今年戰爭爆發之際,毅然決然地扛起機槍上戰場,保衛自己的家園。

此時我的腦中不自覺地浮現,一位臉上畫著濃妝並戴著紅鼻子的小丑,口中大喊慷慨激昂的口號,衝入前線奮勇殺敵的畫面,那違和感不自覺得使我會心一笑。

但在報導的最後,記者問到是否擔心戰後將難以回復過往平靜的生活,他則堅定地說到,戰爭一結束,他就要馬上展開新的演出計畫,誓言要再次為這個世界帶來歡笑。

這令我不經思考到,或許在這個最壞的時代,小丑的價值才能真正顯現,於是在訪問的最後我便和馬照琪分享到這個小故事,而她的回覆與分享,至今仍舊在我心中餘波盪漾。

所謂的小丑,其實就是回到每一個人小時候的狀態,對一切充滿著好奇,沒有既定的刻板印象,總是懷抱著過分的自信與天真,儘管最後終將無法避免失敗,但他絕不輕言放棄,會持續努力直到達成目標。」

「如果我們真的重新找回了那樣的狀態,其實就會發現這世界上沒有過不了的難關,因為沒有人是完美的,所以我們也不必試圖去當一個完美的人,僅僅只要接受自己原本的樣子,就可以活得更開心、更愜意一點。」

或許大家印象中的小丑是滑稽、可笑的,但在歡笑背後那股溫柔卻足以改變世界,而紅鼻子醫生們的努力似乎便是讓社會看見小丑價值的第一步。

中間偏右、白色側背包者,即為頭戴死亡芭比粉假髮的馬照琪。照片提供:紅鼻子醫生
中間偏右、白色側背包者,即為頭戴死亡芭比粉假髮的馬照琪。照片提供:紅鼻子醫生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