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自尊下的愛情:為焦慮依附找一條通往幸福的道路

321
Hr

作者 — Psydecative 貓心
國中的時候很著迷於偵探小說,跟著那些名偵探們,一步一步的抽絲剝繭,從線索裡找出真相。到了大學之後接觸心理學,發現心理學不也是這樣的東西嗎?隨著線索一步一步的探索,在最悲傷的事情裡面找回力量,在最脆弱的傷痕裡面找回希望。也許心理學沒辦法給我們世界的真相,但是它卻能帶領我們,去選擇這個世界的模樣。我是貓心,很喜歡貓。貓是一種很奇特的動物,兼顧孤傲與溫柔,就如同心理師一般,在和個案保持界線的同時,溫柔的陪伴個案成長

 

自佛洛伊德以來,許多心理諮商師都為童年經驗如何影響成年經驗,提出了各自的看法。其中,我最深諳的莫過於約翰·鮑比的依附理論,如果從依附理論的觀點來看,一個人的自尊,深深受到小時候是否被好好的照顧所影響。

良好的依附關係是這樣的:當一個孩子有需求時,主要負責照顧孩子的人,能夠適時的出現,並且敏感地覺察到孩子的需求,並對其需求予以支持。這樣的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會深深感覺到自己是被愛的,因而建立起自尊。

相對的,如果需求未能被適時接住的孩子,則有可能出現兩種情況,一種情況是,孩子在大哭大鬧之後,照顧者終究還是會出現,但他們為時已晚,孩子不能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被愛,每次都要好大力好大力地嘶喊自己的需求,才能得到照顧者的關注,也因此,他們會發展成一種稱之為「焦慮依附」的形式——有著低自尊,時時刻刻擔心被拋棄;另一種孩子,則是無論怎麼嘶吼,照顧者都棄之於不顧,或是未能敏於覺察到他的需求,這些孩子終將學習到,自己是沒有人愛的,要生存下去,唯有靠自己,他們會發展成所謂的「逃避依附」——避免和他人交心,總是獨來獨往,因為一旦把自己的心交出去,無疑是把自己最脆弱的一面給暴露出來。他們以為沒有人會愛自己,這麼做是死路一條,因此,他們雖然孤獨、討厭自己,卻也不相信有人能夠陪伴他們。

在這一篇文章裡,我想談談焦慮依附的低自尊,如何影響著他們的愛情,恰巧讀到了一本名為《自尊與依戀的愛情心理學》的書,因此,我將自己對依附理論的了解,結合書中的內容,撰寫成這一篇文章。

明明另一半外遇了,卻依然相信他/她會回心轉意?

我曾聽過這樣的故事。一個人的男朋友,在軍營裡面和同儕們出去買春,女友知道這件事情之後,非常的生氣,但她氣的不是男朋友,而是他的袍澤們──他一定是被帶壞了,才會做出這種事情的。

在《自尊與依戀的愛情心理學》這本書中,作者加藤諦三也舉出了類似的例子:一位太太在先生公開和外遇對象的關係之後,依然離不開她先生,她害怕自己沒有魅力,沒有辦法獨立生活、找到更好的對象,因此依舊相信「先生終究會回心轉意的」。

在過去的戀愛研究中,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兩個焦慮依附的人交往,明明成天在吵架,但卻又離不開對方,他們對彼此的關係滿意度很低,但卻不敢鼓起勇氣去尋找能讓自己過得有尊嚴的感情。加藤諦三把這種現象稱為共同依賴,即便對方再可恨,即便自己再悲慘,就是離不開對方。

因為焦慮依附的人,有著很低的自尊心。他們總是在尋找一個可以讓自己依賴的對象,以填滿幼時心中的空缺。加藤諦三說,與其說他們是戀人,不如說他們是在尋找醫生和護士。

圖片來源:Unsplash。

 

愛情總是來得快去得也快?這是源自於自卑的內心

焦慮依附的人非常渴求被愛,一旦他們眼前出現符合他們條件的對象,並認定這個人是「夢寐以求的對象」,他們就會一頭熱地栽進去。他們看見的並不是對方真實的樣貌,而是他們投射在對方身上的樣貌。

當然,這樣的投射很快就會被現實給喚醒。他們希望對方能滿足自己一切任性的要求,然而,這世界上並不存在能夠無條件接納另一半的人,於是他們會開始和對方爭執,試圖改變對方,回到自己完美的模樣。這並不是說感情當中不能試圖改變對方,但他們改變的方式總是很極端,他們異常焦慮地催促對方趕快做出改變,使得對方背負著極大的壓力,常常也成為分手的主要原因。

焦慮依附的人在分手之後,依然會緊緊抓著對方不放,希望對方能夠可憐自己,有一天能夠回心轉意,他們的執念非常強烈,使得他們常常要花非常久的時間才能走出失戀。而若不幸地他們的愛意轉變成了恨意,很多悲劇往往都是這樣發生的。

這並不是要我們不能在關係中設定理想對象的標準,但焦慮依附的人之所以焦慮,就是因為他們害怕沒有人會愛他們,一旦有人對自己好,他們就會很快地陷入感情當中,未能去檢視對方是否符合自己的標準——因為他們不相信自己能夠找到下一個這樣愛自己的人。然後在進入關係之後,他們又希望能將對方變成自己喜愛的模樣,因而引發許多爭執。

對於這樣的關係,與其說他們是彼此相愛,倒不如說是焦慮依附者單方面地在向對方索求愛。焦慮依附者關心的並不是對方本身,而是希冀對方能夠滿足自己的願望與需求,諸如消除孤獨、有人陪伴等等。這也是為什麼兩個焦慮依附者相愛的時候,彼此都陷入共同依賴、難以自拔的原因——他們看見的不是彼此的真實樣貌,而是不斷加諸在對方身上的樣貌。

「只有你表現得夠好,你才值得被愛」的童年經歷

焦慮依附的人,對於自己的自尊是低的,也因此他們十分的討厭自己,但他們有時候並不自知,就如同前面文章提到的脆弱高自尊,焦慮依附者常常要膨脹自己、吹噓自己,不斷追求名聲與利益,他們認為,唯有獲得越多人的稱讚,他們才是值得被愛的。

回想起我的成長經驗也是如此,我的母親生前從未給過我一句讚美,每當我考第一名,興高采烈地和我母親說的時候,總是得到一句「世界上有那麼多第一名,有什麼好驕傲的。」一直到我母親過世之後,我才從父親口中聽到,原來我的母親在做志工的時候,總會和其他志工分享自己兒子去演講的經歷,我的母親以我為榮,但她從未讓我知道她以我為榮。

我是一個焦慮依附者,每當我要獲得愛,都必須要將自己表現得很好,於是我很努力地讀書、很努力地寫作、很努力地追求名聲,渴望被他人看見,但我的內心卻是匱乏的。我想,有許多人的成長經歷也是類似的,總是得追求外在成就,來獲得自己的價值,來獲得自己被愛、被看見的權利。

但自我評價低的人,是不會真心相信他人的讚美的。他們雖然很想相信,但過去心中的那些內隱信念,早就讓他們自覺是一個低自尊的人,又要如何相信他人的讚美呢?

當一個人低自尊的人聽到心儀的對象向自己表白時,甚至會感到害怕,心中想著:「你大概對每個人都這樣子說吧?」

然而,低自尊的人,真的不可能有所改變嗎?

圖片來源:Unsplash。

 

安徒生的《雛菊》

《自尊與依戀的愛情心理學》一書的最後一章,作者提到了,雖然書中再再提及,如果從小生長在缺乏愛的環境之下,會變得如何不幸,即便談再多戀愛,也難以開花結果,但安徒生卻是個例外。

安徒生的童年非常的悲慘,父親是個修鞋匠,母親據說是大父親15歲的女性,他們在結婚的時候,據說連住的房子都沒有。安徒生的父親罹患了精神疾病,發狂而死,而母親則因酒精中毒,被慈善醫院收養,後來在那裡過世。事實上,安徒生的母親據傳在婚前已產下他,因此安徒生的父親到底是誰,至今尚未有定論。

然而,安徒生卻寫下了《雛菊》這一篇故事:在鄉間的路旁,矗立著一棟別墅,庭院裡種滿了花,而柵欄外長著雛菊。那些花園裡的花,總是爭奇鬥艷,期盼著得到眾人的注目,得到鳥兒的青睞,但最終,百靈鳥卻選擇和雛菊作伴。

為什麼呢?因為雛菊和其他花兒不同,她完全接納自己的狀態,即便其他人看起來認為她一事無成,但她卻很滿足地做她自己,因為自己在這兒,才能享受陽光的溫馴、百靈鳥的歌唱。也就是說,雛菊真正接納的是她自己,而其他花兒則要透過外在的讚賞,才能得到自己的價值。

什麼是接納自己?接納自己不是說「我就是這麼爛,我就是沒有人愛,我就是個廢物」,這不叫接納自己,就好像一個酒鬼說「我知道我是酒鬼,所以我要繼續喝酒」一樣,這不是接納。

所謂的接納指的是,如實聽到自己的聲音,並且溫柔地對待它。「我感覺到我很害怕」,這叫做覺察,「我感覺到我很沒自信」,這叫做覺察,覺察並不代表是接納,接納是需要溫柔的,即便我只是一朵小雛菊,依然能在這兒享受陽光的迤邐、百靈鳥的歌唱,這才是接納。

圖片來源:Unsplash。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