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起打疫苗?從中醫角度了解調養與注意要點

「疫」起打疫苗?從中醫角度了解調養與注意要點

1428
Hr

醫師 — 郭哲彰
中國醫藥大學學士後中醫系醫學士
中國醫藥大學中國醫學研究所中醫碩士
廣州中醫藥大學中醫博士
前天主教聖功醫院中醫部主任(民國92至民國105年)
義守大學學士後中醫學系助理教授
新世紀中醫診所院長
中華傳統養生教育發展協會理事長
高雄市中醫師公會常務監事
高雄榮民總醫院傳統醫學科顧問
中華民國中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副秘書長
台灣中醫兒童暨青少年醫學會常務理事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延燒至今,對全球人類的生活與健康造成強烈衝擊,直到各類疫苗問世後,抗疫之路才彷彿出現一線曙光。面對疫情的不確定性,我們該如何正確看待施打疫苗的影響,可以在施打前後做什麼調養,又該注意哪些要點呢?以下郭醫師會從中醫角度為大家解答!

中醫如何看待施打疫苗

中醫探討施打疫苗的必要性,通常有兩派說法。

「正氣存內,邪不可干」,其中一派主張正氣足,外邪就不易入侵。目前中醫在新冠肺炎的診治上,的確已有突破性的進展,從歷代古籍中研擬出方劑,不僅運用在預防,在治療上也可大幅降低新冠肺炎輕症轉為重症的比率,病後調養透過導引溫灸藥膳提升自身免疫力可以降低病毒復陽機率。但這一派的中醫師有少數會反對打疫苗。

另一派則強調,疫苗也算是中醫的範疇,施打疫苗並不會跟中醫的「扶正祛邪」理論相違背,這是有依據的。

中醫與天花:史卷裡最早的疫苗依據

天花,是目前史上堪稱最嚴重的疫情,至少三億五千萬人死於天花。直到1980年,世界衛生組織才宣布天花滅絕。

為何談起天花?其實從古至今,人們都在尋找相對安全且有效的方式來抵禦疾病。在歷史記載中,中醫在疫苗演化上被視為很大貢獻。

中醫,本草綱目示意圖

西元大約一世紀時,天花傳入中國,起初中醫還不知如何處置。李時珍在《本草綱目》中記載,用水牛虱和粉作餅、或燒灰存性和粥飯服下,來預防天花,但功效不佳。經過長時間摸索及人體試驗,中醫終於找到行之有效的「人痘接種法」。

在《張氏醫通》、《醫宗金鑑.幼科種痘心法要旨》中,記載四種人痘接種方法:

  • 痘衣法:給被接種者穿上天花患者的內衣,但有危險性,後來較少被採用。
  • 痘漿法:用天花患者痘漿浸染棉花,塞進被接種者的鼻孔,因其危險性較大,且對患者有損,後來杜絕。
  • 旱苗法:把天花患者脫落的痘痂,研磨成粉末,通過細管吹入被接種者鼻孔,粉末量不易控制,難於掌握。
  • 水苗法:將痘痂研細調水,沾染在棉花上,塞入被接種者鼻孔,12小時後取出,此法相對安全,使用最多。

朱純嘏在《痘疹定論》中也記載,宋真宗時代,峨嵋山上的神醫,在王旦丞相的小孩身上種痘,歷經7天發燒,第12天痘子結疤後成功抵禦天花。到了清朝,清康熙帝下詔徵集種痘醫師,朱純嘏和陳瀅祥二人成了皇家種痘師,不但為皇家子孫種痘,而且赴蒙古科爾沁、鄂爾多斯等地治痘及為諸藩子女種痘。後人更將種痘術傳至俄羅斯、土耳其、英國等其他國家。

李約瑟在《中國科學技術史》裡提到,免疫學緣起於中國,因為中國人發明種痘,成功抵禦天花的蔓延。當時中醫得出的結論──種人痘可預防天花──在免疫學與疫苗發展上,具有極大的貢獻。

直到「免疫學之父」愛德華.詹納醫生,偶然發現擠牛奶的女工似乎都沒有感染天花,研究後證明如果曾經染上牛痘,即能對天花免疫,隨後才發明出比人痘接種更安全、有效的「牛痘接種」。

疫苗:用相對安全的方式抵禦疫情

綜觀歷史,人們都在尋找相對安全且有效的方式抵禦疫情,所以中醫不應認為疫苗是將外來物質打入體內,它只是用不同的方法激發體內的抗體。如同種痘雖然有一定的危險性,但為了能夠有效對治天花,古人仍願意不斷地嘗試與研發。

好比今日的AZ疫苗,雖然有凝血的危險性,發生血栓的風險是0.004%,但感染新冠肺炎而產生血栓的機率則是16.5%,甚至抽菸得血栓的機率是0.18%,都比AZ疫苗高。因此評估危險性後,還是有不少人願意施打疫苗。

施打疫苗示意畫面,非文中指涉之標的。
示意畫面,非文中指涉之標的。

 

疫苗對各國疫情的影響

目前世界各國的全國接種疫苗涵蓋率,由高到低前五名分別是:以色列、英國、智利、美國以及土耳其。

以色列在去年12月中開始接種輝瑞疫苗後,疫情大為改善,確診人數跟高峰相比降低96%,重症跟死亡人數也下降9成,平日生活幾近回復至疫前,但仍實施小量防疫措施,包括「綠色通行證」、外出戴口罩和室內聚會人數限制。英國、美國也在去年12月接種疫苗,疫情有顯著下降。

但智利在接種疫苗後,狀況反而沒有好轉。專家推測,因為施打疫苗多為科興疫苗,總體有效率為50.4%,成效不好。另外加上變種病毒的傳播力增強,人民在施打疫苗後因為安全的假象而鬆懈,政府也未控管人員流動量,才會導致智利疫情急速反彈。

反觀台灣,人民對於防疫的疲勞,也可能是導致疫情爆發的原因之一。

疫苗的保護極限

對比伊波拉病毒、肺結核等疾病,新冠肺炎傳播速度快,但致死率相對較低,因此若有施打疫苗,儘管染疫,也幾乎百分之百不會轉成重症,不只可以壓低致死率,也不會讓醫療資源崩解。

此外,疫苗的保護率最高可達九成,通常較感染者體內所產生的抗體保護率來的高,所以建議大家都要去施打疫苗。

不過病毒在變種過程中,如果影響到棘狀蛋白的話,疫苗就會失效。因此面對不斷變異的病毒,一般疫苗只能撐半年左右,需要再重新製作,比如莫德納疫苗、輝瑞疫苗對於南非變種病毒的防護效果較差,未來可能就要再打第三劑。

總體而言,施打完疫苗雖然不代表完全免疫,但得到重症的比率會大幅下降,進而避免死亡。

調理體質、杜絕外邪,從內到外一起防護

新冠肺炎症狀的嚴重程度,除了年紀的因素外,也跟本身的氣血、五臟六腑的虛實、慢性疾病有關聯性。因此在疫情蔓延中,需注意體質調理,降低重症的風險。

另外也要勤洗手、戴口罩、保持社交安全距離,杜絕外來病毒的侵入。不要認為「正氣存內,邪不可干」,就可以用「人體」去迎接外來龐大的病毒量。

中醫並不會特別排斥合適的疫苗,施打疫苗除了利己也是利人,當群體免疫後,病毒失去寄主就會慢慢消失,疫情也隨之消散。

口罩示意圖

施打疫苗的高風險族群

以下族群,須經醫生謹慎判斷後才可施打疫苗:

  • 對疫苗成分(如聚乙二醇)嚴重過敏者。
  • 打完第一劑產生嚴重過敏者。
  • 對食物、藥物、蟲咬曾發生過嚴重過敏反應者。
  • 易發生血栓族群(自體免疫疾病、孕婦、服用雌性賀爾蒙、三高等)

嚴重過敏症狀包括呼吸困難、氣喘、休克。新冠肺炎疫苗引起嚴重過敏機率約5%以內,因此多數人都不會嚴重過敏,只會有輕微的皮膚癢疹。建議有三高者需將心跳血壓控制穩定後再去施打。

施打疫苗後必須注意的狀況

疫苗接種後的「不良事件」與「不良反應/副作用」定義不同。

「不良事件」不一定和疫苗有因果關聯性,只是碰巧在接種疫苗後發生對健康有害的事;「不良反應/副作用」則與疫苗有因果關聯性,例如全身倦怠、注射部位壓痛等反應。

新冠肺炎疫苗常見的副作用包括肌肉痠痛、疲倦、頭痛、畏寒、發燒、關節疼痛等。尤其是接種AZ疫苗後容易發燒,越年輕發燒的比率越高,而且在48小時內容易出現頭痛、肌肉痠痛等類流感症狀。西醫藥會吃普拿疼,中醫則會開立荊防敗毒散、柴葛解肌湯等藥方來緩解症狀。

但若持續發燒超過48小時,出現呼吸困難、氣喘、眩暈、心跳加速、全身紅腫的症狀,應盡速就醫;若接種兩週內,出現呼吸困難、胸痛、持續腹痛、嚴重頭痛、四肢腫脹冰冷、視力模糊,或是皮膚有出血點、瘀青、血斑,則需注意是否產生血栓。

生病示意畫面,非當事人
示意畫面,非當事人

 

中醫在施打疫苗前後的調養方法

中醫以「衛氣營血」來探討施打疫苗的理論。

外邪入侵體內會經過「衛氣營血」四個階段。疫苗也算外邪,施打疫苗後會穿過「衛分」直衝「氣分」,所以肌肉痠痛、頭痛、關節痠痛就是「衛」病;發高燒就是「氣」病。若外邪侵入「營血」,會傷及臟腑,產生血栓。

所以在施打疫苗前要「調和營衛」,提升疫苗的保護率;施打疫苗後則可服用祛風寒、調衛氣的藥物來緩解副作用。

施打疫苗前

可服用桂枝湯來調和營衛,若有過敏體質者可服用柴胡桂枝湯。切記不要過度服用補氣、補血藥,避免疫苗接種後產生劇烈的副作用。

睡眠充足不吃辣,可養營血;白天運動不偷懶,可養衛氣。

施打疫苗後

若有頭痛、肌肉痠痛等衛病,可服用荊防敗毒散、十神湯、麻黃附子細辛湯,有高燒則可加石膏。

若體質較為陰虛者,可服用清熱涼血的藥方,比如玄蔘、赤芍、丹皮、生地,或是喝蓮藕汁,避免傷及營血,預防血栓。

針對自行抓藥的建議

舉例來說,中醫師公會所發表的「清冠一號」藥方,是清熱解毒藥,雖然對輕症有幫助,但若未染病就服用,反而會使人的免疫力下滑,尤其是慢性疾病、免疫疾病患者。

為了能夠確實對症下藥,且避免民眾隨意抓藥使藥材耗盡,因此建議不論是服用何種藥材,仍需經過醫師指示。

關於施打疫苗與居家防疫的小叮嚀

無論是否有施打疫苗,一定要勤洗手、戴口罩、維持社交距離,除了是保護自己與家人,也是保護整個社區。

中研院研究也發現薄荷、紫蘇有抗新冠肺炎的效果,因此可飲用防疫茶來調養身體。

切記睡眠要充足,三餐飲食正常,建議可多吃蔬食,才不會造成身體額外的負擔。針對有三高者,須維持血糖、血壓正常,建議在室內多運動,減少飲食量,來維持能量的平衡。

居家防疫小叮嚀

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Please Login to comment